甄嬛傳:沈眉莊是真愛溫實初,還是只把他當作懷孕工具?細節暴露真相

易理人生 2021/10/01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有多少人看完《甄嬛傳》都被沈眉莊與溫實初的愛情所感動?他們明明彼此相愛,卻因為身份的懸殊,註定不能走到一起。可沈眉莊當真愛溫實初嗎?說句實在話,她跟甄嬛都背叛了皇帝,可她的動機卻比甄嬛更加齷齪,因為溫實初對于眉莊來說,並非真愛之人,而是一個懷孕的工具。

沈眉莊家世優渥,從小就被教導著怎麼博取皇帝的歡心,明明是那麼溫柔典雅的女子,在第一次侍寢的時候,竟絲毫沒有羞澀感,大方的舉動讓人懷疑她是不是被專門訓練過的,皇帝喜歡主動的女人,再加上沈眉莊是所有進宮小主中最優秀的一個,自然成了皇帝最先寵愛的妃子。

1、眉莊對溫實初的「愛」疑點重重

其實,眉莊是個活得很通透的女人,她根本不相信所謂的愛情,只相信自己的骨肉和友情。

當初進宮,眉莊最先得到皇帝的寵倖,後來甄嬛的聖寵超過了她,她也沒有為此與甄嬛反目成仇。當甄嬛問她會不會吃醋時,眉莊坦誠答道:「只有一點點。」

由此可見,眉莊並不是一個癡迷于愛情,執著于愛情的人。她曾對甄嬛說過:為一個男人傷心絕望不值得,男人的愛只是曇花一現, 女人要想有個依靠,必須得有個自己的孩子。

也正因為眉莊急切地想要個孩子,才導致她利令智昏,去找人要什麼「求子秘方」。以至于被 曹琴默等人抓住了她的軟肋,加以構陷。 落得一個「假孕爭寵」的罪名。

在眉莊心裡,一直認為自己的孩子比男人更可靠, 任何男人都無法與自己的孩子比,不僅僅是皇帝,就連溫實初也不能比。

雖然從「假孕爭寵」之事發生後,眉莊徹底對皇帝冷了心,但她希望自己能有個孩子的心願,卻始終如一,未曾改變。

然而,隨著甄嬛的得寵,後續安陵容的得寵,以及伴隨著一些新人的進宮,皇帝已經不怎麼召幸沈眉莊了。即便偶爾召幸,眉莊也已經對皇帝失去了興致。畢竟,這個男人曾經深深傷害過她。眉 莊要的是一個即便不怎麼愛她,至少也不曾傷害過她的人。

在這種時候,恰恰溫實初出現了,溫實初不但是甄嬛的世交發小,還是眉莊的「救命恩人」 。這樣的男人用來做自己孩子的「爹」,無疑是最恰當不過的。

再說了,在這後宮之中,也別無選擇。除了太監就是御林軍,再就是太醫了。利用太醫問診的時機與其親密接觸,是最方便不過的,也更利于掩飾開脫。

鎖定目標後,眉莊開始以愛的名義耐心「狩獵」。並最終借用一杯「暖情酒」如願以償了。

2、眉莊的行為比甄嬛更可惡,

不得不承認,眉莊的出軌比甄嬛出軌的性質更惡劣。

果郡王與甄嬛「造人」,好歹醞釀的依舊是皇家血脈,可這溫實初與眉莊造人算怎麼回事啊?萬一眉莊生了男孩,又僥倖被立為太子, 那不就等于把這萬里江山拱手讓給外姓人了嗎?這可是顛覆江山的大罪呀!

所以說,從本質上講,眉莊的出軌行為比甄嬛更惡劣,更可惡。至少人家甄嬛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而眉莊直接給人家更換血統了。這也太狠了點吧?

實事求是地講,眉莊是有些虛偽的,她之前的人生格言是:「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但她的行為與她的信條卻背道而馳。

這句詩原本的意思是:寧可在枝頭上孤獨終老,也不會屈服于「北風」——喪失自己的尊嚴與氣節。 而事實是怎樣的呢?眉莊卻在明知溫實初心系甄嬛的情況下,頻頻暗送秋波,極力勾引。

由此看來,眉莊的傲氣也只是「做給」別人看的,她並沒有那麼清高孤傲,相反,為了得到一個男人,她甘願卑微到塵埃裡。

有人說,哪個女人陷入愛情後,不會卑微到塵埃裡?話是沒錯的,可關鍵是,眉莊並不是為了「愛」,她只想得到這個男人。 說得更露骨一點,只不過是為了「求子」。

如果真愛溫實初,就不會讓溫實初「立于危牆之下。」溫實初覬覦皇帝女人的事,一旦暴露,他就會被皇帝五馬分屍,甚至誅滅九族。眉莊為他考慮過這些嗎?

甄嬛與果郡王偷情,好歹還知道避開皇宮呢,可眉莊居然是在皇帝的眼皮底下,這溫實初是冒著多大的風險啊?無異于刀口舔血,火中取栗!

更過分的是,眉莊懷孕之後,為了要與溫實初「劃清界限」、警告溫實初切莫再靠近。竟然一直戴著皇帝賜給她的鐲子。換個立場想,一個口口聲聲愛自己的女人,在懷上自己的孩子之後,卻開始戴上別的男人的信物了,溫實初是什麼感受?

反觀甄嬛,即便進宮之後,手上戴的也是果郡王給的「珊瑚手串」。那是因為,甄嬛是真心愛果郡王的,所以才會情不自禁地戴上愛人給的東西。

由此可見,眉莊對溫實初並非真愛,充其量把他當作一枚懷孕工具而已。如果一個女人真愛一個男人,是絕對不會允許他心裡還有別人的。

「真愛」與嫁給皇帝的性質不一樣,嫁給皇帝,與很多女人同侍一夫,原本就不是為了愛,而是為了家族的榮耀。可眉莊與溫實初的關係,並不是為了家族的榮耀呀。

所以說,眉莊從來就沒有把溫實初當作真正的愛人,當她利用完溫實初以後,就緊接著用皇帝的鐲子來與溫實初劃清界限了。言下之意:「我是皇帝的女人,懷的也是皇帝的孩子,你切莫癡迷不悟,再生妄念了!」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