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刷《夢華錄》才懂,招娣為何怒摔陳廉送給她的瓷娃娃

招娣和陳廉決裂了。

當招娣的母親面目猙獰地追打著招娣管招娣要錢,招娣卻死命反抗的時候,陳廉卻在一旁說:招娣,她是你娘,有什麼話不能坐下來好好說呢!

招娣一氣之下,摔碎了手里的娃娃,這娃娃可是陳廉跑了好幾條街才買到的。

村上春樹曾說: 世界上許多人有時候需要的其實不是忠告,而是充滿暖意的附和。

決裂

陳廉攪和在招娣和她娘之間,試圖當和事佬。可招娣根本不吃那一套,惡狠狠地瞪著陳廉說: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們全家都死絕了。

招娣在說這句話時,眼神里充滿了決絕和憤怒,如果陳廉懂她,就該知道,眼前的這個娘親一定是做了傷害招娣很深的事情。

可陳廉沒有,他依然堅持自己的想法,甚至指責招娣的行為,覺得招娣不講道理,怎麼可以如此對待自己的娘親。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當招娣被自己的娘追著打要錢的時候,其實招娣心里多麼想,陳廉是站在自己這邊的,是可以護她周全的,哪個女孩不希望自己喜歡的人在自己遇到麻煩時,挺身而出保護自己。可是陳廉并沒有。

記住,你的男人任何時候都是來給你撐腰的,而不是來給你講道理的。

招娣一氣之下摔碎了陳廉送給她的瓷娃娃。

陳廉的心好似碎成了玻璃渣,憤怒地對招娣大吼:這可是我跑了好幾條街才買到的。

招娣更加憤怒地說:你買的東西,我就一定要喜歡?你覺得對的事情,你就可以管?你以為你是誰啊?

招娣摔碎的哪是什麼瓷娃娃,而是她對陳廉的感情。招娣從小到大飽經風霜,吃了太多的苦,陳廉的出現,就像是她生活里的一顆糖,帶給她嬉笑和溫暖。她以為這顆糖會永遠甜下去,消除內心的苦楚,殊不知,吃糖有時候也會嗑到牙。

可是陳廉并不懂招娣內心的那份苦,如果不是被欺辱得太過分,誰會不認自己的親娘。招娣無法給陳廉講述自己內心的傷痛,因為好不容易結痂的傷疤,要再次揭開,就會變得血肉模糊,再疼一遍。

世界上最溫暖的事,不是有人懂你說出口的故事,而是有人懂你說不口的心事。

就比如盼兒和三娘,看到招娣和她娘撕扯的場面,就明白了七七八八。

三娘和盼兒在招娣娘面前演了一出戲,假裝招娣打碎了盼兒價值不菲的觀音像,正好招娣沒錢賠,索性就讓她娘賠,盼兒開口就要50貫,嚇嚇她。

誰知,招娣的娘卻說:50貫?她爹當初把她賣給鄰村的李家兒子,也不過就收了10貫錢。要不這樣, 我把她賣給你,別看她年紀小,長得還可以,接幾年客,50貫怎麼也就賺回來了。

同樣為人母的三娘,聽到招娣娘說的這些話,心里像是被刺扎了一下,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狠心的娘。

招娣娘在盼兒面前簽招娣的賣身契時,還想讓盼兒再給點錢。盼兒也爽落問:要多少。招娣娘伸出一張手示意:5貫錢。

這時,躲在門外的招娣早已泣不成聲。 我清楚地看到,招娣是捂著嘴哭的,她不敢出聲,或許以前自己和父母之間還有一絲絲牽連,哪怕是孽緣,可如今,那賣身契上的紅指紋,將這孽緣徹底掐斷了。招娣沒有開心,反而多了一絲心痛。從此以后,她就是真正的孤兒了,是解脫,也是心酸。

所謂的骨肉親情,到頭來,卻不如一個外人對自己的同情,多可笑。

如果陳廉目睹這一切,或許就能明白招娣為什麼對自己的娘避之不及,那些所謂骨肉親情的道理,不是在所有人身上都能講得通的。畢竟, 人類的悲喜,并不相通。

和好

陳廉拿著被摔碎的娃娃,哭得像個孩子。

他向顧千帆提出,要接城外的案子,總之只要能出城的工作,他都愿意去,最好越遠越好。

與此同時,顧千帆也意外得知了盼兒父親的死和自己父親有關的事兒,不知道該怎樣面對盼兒,所以也故意避而不見。

陳廉和顧千帆就這樣消失在招娣和盼兒的世界里,仿佛人間蒸發一樣。

直到陳廉在城外執行完任務回京后,一切謎團才漸漸解開。

陳廉回京第一件事,就是去桂花巷找招娣。

可誰知,招娣新仇舊恨一起找陳廉算了個清楚。

招娣推開大門看到陳廉的那一瞬間,劈頭蓋臉的一通臭罵,以為他是顧千帆派來的耳報神,陳廉就這麼安靜地聽招娣罵完,然后深情的問了一句: 我走了那麼久,你還好嗎?

男人的真心總是能適時宜地融化掉女人心里的刺。

陳廉又立馬道歉:那天你娘的事兒是我錯了,我也是出了京之后才想明白,每個人的前塵往事有所不同,我不該拿我的想法去要求你,對不起。

招娣剛硬的性格,根本不理睬這種「打一巴掌再給顆棗」的戲碼。

陳廉見道歉無用,便開始打真情牌:你知不知道,其實我走的這些天每天都在想你,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說話嗎?

陳廉的真心,招娣在心里已經原諒了他的無心之過,可卻不能原諒他是顧千帆的下屬,在招娣心里,陳廉和顧千帆就是一伙的。

此時的三娘、盼兒和招娣同氣連枝,都把顧千帆認定為負心薄幸的男人,而招娣又是那麼的嫉惡如仇。

招娣繼續沒好氣地說道:我跟著我們家盼兒姐,你跟著你們家顧頭,咱們倆水火不容。

在招娣心里,盼兒對自己有知遇之恩,她早就拿盼兒當成自己的親人,如果顧千帆不來找她的盼兒姐,不來說清緣由,以招娣的性格,根本不會和陳廉和好,她做不出在盼兒眼皮子底下和與顧千帆萬般親近的陳廉眉來眼去,這不是給盼兒添堵嗎?

招娣的話,不過是想讓陳廉在中間使把勁兒,探探顧千帆,到底是為什麼?發生了什麼?她不愿意看到盼兒為此傷神傷身體。

陳廉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訴了招娣。他說顧千帆受了重傷,現在每天都在喝藥,陳廉以為招娣會起憐憫之心,誰知道,招娣卻說:喝藥有什麼了不起的,盼兒姐現在每天晚上都要喝蟬蛻湯才能說得著。

陳廉一邊說顧千帆的苦衷,招娣一邊憤憤不平地說著盼兒內心的苦楚。

其實他倆挺像的,都是那種很講義氣,又能為朋友兩肋插刀的人。這樣可愛的兩個人,緣分又怎麼會舍得讓他們分開呢?

陳廉從兜里取出了一個娃娃,和上次招娣摔碎的一模一樣,不一樣的是,這個娃娃是陳廉親手做的。

很多時候,是生活的荒誕遮蔽掉了愛情,我們常常以為,愛情被生活打敗了,其實愛情一直都在。

愛憎分明

大概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久了,看慣了世態炎涼,嘗夠了世情風霜,所以,招娣身上總有一種「愛憎分明」的江湖義氣。

當初她為了掙錢,受壞人指點,在半遮面施以小計陷害盼兒,卻被盼兒識破。盼兒非但沒有怪罪她,臨走時,還塞給她一貫錢,告訴她:女孩子的手不能留疤,拿去買些金瘡藥。

招娣傻傻地接過錢,并沒有拒絕 。因為這個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被溫柔相待,那些銀錢足以溫暖她曾經荊棘叢生的歲月,或許在以后的困苦生活中回想起來,也能帶給自己些許甘甜。

招娣心里,始終記著盼兒的恩情。

加入到半遮面后,招娣經常在盼兒和三娘繁忙的時候,幫她們洗衣物,她并不覺得這是什麼低三下四的活。

有一次陳廉見到便問:你怎麼還幫她們洗衣服呀?

招娣嘴角上揚:因為盼兒姐和三娘姐,我住上了這麼好的房子,這輩子都沒住過這麼好的房子,給她們洗幾件衣服又算得了什麼。

陳廉欣慰地說:沒想到,你還是個知恩圖報的人。

善良是一種天性,善意是一種選擇。善意始終對人有一種教化作用。

或許在碼頭上看慣了人性的鄙夷和冷漠,所以盼兒和三娘滿滿的善意才會讓招娣感到大大的滿足。

在顧千帆不知所蹤的那段日子,原本姐妹幾人說好的盤下望月樓,也泡湯了。提前付的定金,也因為老板扯皮要不回來了。

這里面有招娣幾十貫錢,這是她所有的身家,是她為自己辛苦攢的嫁妝,是她一邊在碼頭打工一邊在茶樓端盤子賺來的辛苦錢。

三娘對招娣說:一會兒看到盼兒,千萬別說一些埋怨的話,當初抵押房契這事兒是我們三個一起做的決定,也不能只怨她一個人,你的那幾十貫錢,我以后會想法子給你。

招娣一聽,很不高興: 三娘姐,你當我是什麼人。我字兒雖然不認得幾個,但我也知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幾個字怎麼寫。

錢對于招娣而言,是再稀缺不過的東西了,可情于她而言更珍貴。真心待她的人,她愿意付出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還之。

善良會帶出悲憫,這種悲憫之心能讓我們以美好的態度去面對世界。

作家大冰說過這樣一句話: 如果方向一致,兩個命中注定要結伴同行的過客是不會擦肩而過的。

所以,招娣是幸運的,在姻緣里遇到了陳廉,在事業上遇到了盼兒和三娘,她們沒有與她擦肩而過,緣分讓她們比肩同行。

最后,我想用余秀華的一首詩結束本文:人這輩子,千萬不要馬虎兩件事: 一是找對愛人,二是找對事業,因為太陽升起時要投身事業,太陽落山時要與愛人相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