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甄嬛只「飄」過一次,就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不論後宮還是前朝,凡是高調張揚者,基本沒有好的下場。

高調的年氏兄妹、夏冬春、余鶯兒、祺貴人等個個悲慘收場。

甄嬛深諳此道,從進宮開始就低調行事,也時不時提醒自己的家人,在宮外一定要低調再低調。

這一點,就連後來的四阿哥都學會了。

一次,甄嬛帶著四阿哥去見皇帝,正碰上甯貴人。

甯貴人說皇帝正在生三阿哥的氣呢,幾個人在外面聽見皇帝因為三阿哥背不出《貞觀政要》而大發脾氣。

甯貴人問四阿哥皇上說的這些書你都會背吧,四阿哥回答說自己開蒙晚,這些都不會背。

甯貴人走後,甄嬛問四阿哥,你前兩天還背的滾瓜爛熟,現在怎麼說不會背了?

四阿哥說,額娘凡事不喜張揚,這都是跟額娘學的。

如此低調不張揚的甄嬛,卻張揚過一次,也因為這次的張揚而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甄嬛因為小產對皇帝不處置華妃有怨念,被皇帝刻意疏遠。

感受了從天上掉到地下的巨大反差後,她決定複寵並復仇。

甄嬛隱藏了自己的真實心思,對皇帝更加體貼,還幫著皇帝處理正事,比以前更得皇帝的寵愛。

剛開始參與討論前朝之事時,甄嬛還有些惶恐,再三申明自己是後宮之人不能干政。

皇帝對她說沒關係,這只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

甄嬛從開始的小心翼翼,到越來越得心應手。

皇帝因為年羹堯的事大發脾氣,蘇培盛立即讓人去請了甄嬛,而以往這樣的事都是皇后去做的。

皇后趕著去安慰皇帝,卻聽說甄嬛在裡面,回到自己的宮中就非常失落。

剪秋安慰她說,甄嬛是後宮之人不能干政。

皇后說是皇帝讓的。

剪秋有一句話說得很對,她說皇帝的心思別人很難猜,好的時候是沒事,但一旦沒猜中他的心思,皇帝說是干政就是干政。

沒想到剪秋一語中的,甄嬛果然栽在這件事上。

皇帝決心處置年羹堯之時,因事情重大,沒人能夠分擔他的壓力,甄嬛就成了他最好的參謀和助手。

在兩人的聯手之下,順利處置了年羹堯一党,甄嬛也借此除掉了她自認為最大的敵手華妃。

此時,華妃已死,曹貴人也被皇帝暗暗除掉,放眼整個後宮,好像再也沒有了自己的敵人。

甄嬛雖然知道皇后和安陵容、祺貴人走的近,但她覺得皇后這些人即使不喜歡她,也不會對她做出什麼過分的事來,這麼多年,皇后一直被華妃壓著,實在不是什麼厲害的角色。

甄嬛成為後宮第一紅人,皇帝寵著她,事事與她商量,還準備封她為妃。

此時,她沒有意識到,華妃已死,她已經成為皇后的下一個對手。

皇后安排了祺貴人的父親暗中對付她的父親甄遠道,甄遠道私下說的話被祺貴人的父親暗暗報告給了皇帝。

自從處置了年羹堯之後,皇帝對那些忠臣就多加忌憚,包括甄遠道。

皇帝認為甄遠道是同情與年羹堯有關聯的人。

皇后除了在前朝讓人用力之外,自己在後宮也沒閑著。

先是太后勸誡皇帝不要讓甄嬛過多干政,否則以後是個麻煩事。

接著,皇后又借機說甄嬛干政。

皇帝雖然為甄嬛辯解,但心裡已經有了芥蒂。

他和甄嬛共同的敵人沒有了,甄嬛再過多參與前朝之事,皇帝就開始覺得是她參與過多。

可惜,甄嬛沒有意識到危機四伏,還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之中。

加之她本性善良,只要是沒有直接害過她的人,她大多選擇網開一面。

她先是建議皇帝封在獄中的允娥的兒子一個虛職,接著又說皇帝不該把對年羹堯歌功頌德的汪景祺的人頭掛在城牆上,更不該牽連他的家人和族人。

此前,皇帝聽著她的建議多順耳,這時,聽著就多刺耳。

皇帝覺得,正如皇后所說,甄嬛跟她父親一樣,同情跟皇帝作對的人,這是跟他不同心。

既然前有華妃和年羹堯,那隨著甄嬛和甄遠道的勢力做大,會不會成為第二個華妃。

在做足了功夫之後,皇后接著又祭出了最狠的一招,讓甄嬛誤穿了純元皇后的舊衣。

純元舊衣事件有很多疑點,自己冊封的衣服無緣無故就破了大洞,關鍵時刻,內務府找到的替代品是皇后宮裡送來要修補的禮服。

按照甄嬛以往的心思,她會有所懷疑,不會輕易穿這件衣服。

可惜的是,此時的甄嬛在華妃和曹貴人死後,少了以往的警惕,對自己和皇帝的感情過于自信,才會不假思索穿了純元的舊衣。

純元舊衣事件不能全怪皇后陰毒,甄嬛自己麻痹大意也是重要原因。

華妃之死已讓皇帝心中不爽,屢屢干預前朝之事讓皇帝疑心大起,再加上純元舊衣,皇帝借題發揮,關了甄嬛禁閉。

從此,四郎和嬛嬛的感情徹底走樣,儘管四郎放不下嬛嬛,也真心愛上了她,但嬛嬛覺得自己以前的癡心只是個笑話,傷心欲絕後如曾經的華妃一般徹底死心。

甄嬛本可以和皇帝的感情順順利利走下去,但人在坦途的時候,特別是少年得志的時候,很容易「飄」起來,可能連自己也不自知,這是人性,甄嬛也不例外。

甄嬛在「飄」著的時候,就自我感覺良好,忘記了最重要的是皇帝的心思,而不是「我為你好」。

不但自我管理放鬆,同時也放鬆了對外界的警惕,被人抓住機會給出致命一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