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後宮一姐放的狠話,終于成了糯糯的笑話

十阿哥新喪,也許是這小小嬰孩死去的淒慘模樣刺激了身為人父的皇帝,皇帝傷懷不已,特恩許早夭的十阿哥隨葬端慧皇太子園寢,以示隆遇。

意歡深深沉溺于喪子之痛,無法自拔。她一身素白單衣躺在床上,死死抓著十阿哥的肚兜貼在面頰上,唇上血色隱去,青絲如衰蓬枯草。

如懿以皇后之尊,懷二胎之喜,也不過穿半舊月白色荷花暗紋薄綢長衣,以憐意歡之悲。想起冷宮出來時初見意歡,墨瞳瀲灩,笑意嬈柔,臨水花顏明亮,前時今日,不勝感慨。

便是在這悲意彌漫之時,一曲清亮嫋娜的唱詞撞入如懿耳際,竟十分動聽。

正是那因鹿血酒事件失寵已久的令妃魏嬿婉,在向南府歌伎學習昆曲唱詞。

如懿當即沉下了臉,冷冷吩咐三寶,十阿哥喪中不知輕重唱這些歡詞靡曲,掌嘴五十,罰去十阿哥梓宮前跪上一日一夜。

第二日,如懿在為十阿哥上香時,看到了雙目紅腫、兩頰亦高高腫起的魏嬿婉。

作為讀者,看到這裡,約摸要叫一聲好,反派受罰,大快人心。

那麼這樁事件,有否似曾相識?

當年嫡子永璉病重,富察皇后從阿哥所探望回來,鬱鬱傷懷,卻在御花園撞見放風箏的海蘭,嫡子病重之際,外頭的福晉命婦一撥撥進來探望,海蘭一個小小貴人,竟然歡天喜地放風箏玩兒!

富察皇后抑制不住怒火,罰海蘭在雨中罰跪,導致海蘭高燒昏迷三日,醒來後的海蘭猶如脫胎換骨,妥妥黑化,自此開始爭寵,也暗中同冷宮裡的如懿謀劃,終于害死了富察皇后的心肝肉永璉。

都是皇后懲罰沒有眼力見兒的嬪妃,因為富察皇后是反派,所以她罰跪海蘭是她「惡」,她兒子被害死了是活該;而如懿罰魏嬿婉就很應該,魏嬿婉的報復就是她狠毒。

正反派的標籤,對許多人而言,就是這麼管用。

其實永璉被害死和後來的永璟被害死,本質上有區別嗎?都是受打壓的嬪妃反撲皇后,累及稚子。

但凡嬪妃要反撲,第一步必先示弱。

海蘭當年一舉得寵,並不囂張,一副「溫順淡然」的人設。魏嬿婉亦差不了多少,必柔、必順、必怯怯。她在如懿面前哀哀垂淚,十分恭謹,道自己一時忘情,皇后娘娘無論怎樣責罰,都甘心承受。

她眼中含了楚楚的淚,以退為進,說總覺得皇后娘娘對她不如往日了,是否自己莽撞,無意中做了冒犯娘娘之事,她請娘娘明言,願意承受一切後果,只求與娘娘相待如往日。

原本屬于皇后党邊緣人的魏嬿婉,被排擠出來,第一樁是因為曲苑風荷一舞得盛寵,身為皇后党成員,敢背著皇后去爭寵,自然惹嫌惡。第二樁就是鹿血酒事件了,堂堂後宮一姐,居然當著妾室的面,跪受她的「少年郎」訓斥,若非見喜,扳回這一局,失寵的可不是令妃,而是後宮一姐如懿了。

這兩樁事件,撕掉了這一對後妃虛與委蛇的表面依附關係,兩人雖都心知肚明,魏嬿婉問得,如懿卻答不得。

魏嬿婉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只激起如懿心底的不屑與鄙夷,她不認為有必要與之多言,只淡然放了幾句狠話—— 這兩年來你所做的這些事,當本宮都不知道麼?本宮對你所做的責罰只是明面上之事,你私下的所作所為,你自己當一清二楚。若以後你安分度日,本宮可以不與你計較;若再想施什麼手段,本宮也容不得你。

如懿放的狠話夠狠嗎?不狠,無效。

事實上如懿對這幾年魏嬿婉究竟幹了什麼,可以說一無所知。她不知道魏嬿婉玉瓶鑽老鼠驚死了九阿哥,也不知道魏嬿婉給意歡藥中添料,弱死了十阿哥,更不會知道魏嬿婉迷香加色誘,妄圖向淩雲徹「借種」。

而之後魏嬿婉幹的事情,如懿又何曾知道了?她根本不知道魏嬿婉什麼時候攀附上了太后……

關于放狠話,知己知彼,有制敵之策,放出來的狠話才有力度,無的放矢的狠話,只顯得外強中乾紙老虎。

因此在如懿為十阿哥上完香離開後,剛剛還「楚楚可憐」的魏嬿婉,旋即仰起身體,冷笑數聲:「好厲害的皇后!好大的口氣!」

其實對于如懿的無能,連令妃的侍女春嬋都看得透透的,她認為皇后娘娘懲罰令妃,不過是同情舒妃喪子,若真是知道了什麼,以皇后娘娘今日的態度,哪裡還能容得下令妃呢?

枉如懿也算是出身大族,後宮浸淫二十年,如今又居一姐高位,她不懂座下嬪禦的心思,可她的心思,卻連對手的奴婢都料得准。

當時的如懿沒有回頭,她沒有看到魏嬿婉眼含怨毒,光芒冷厲。

如懿的狠話中,有一句 「若以後你安分度日,本宮可以不與你計較;若再想施什麼手段,本宮也容不得你」,那麼以後的實際情形呢?

魏嬿婉馬鞍藏針致殘了八阿哥;

魏嬿婉命人調教富貴兒,一舉滅了五公主六公主;

魏嬿婉脅迫田嬤嬤,繞頸了如懿腹中「貴不可言」的永璟;

魏嬿婉「救」了世子慶佑,憑此功勞絕處逢生並攀附上和敬公主;

魏嬿婉蠱惑陳婉茵收集抄錄皇帝緬懷孝賢皇后的詩詞,使得人人都知道皇帝是如何故劍情深,繼後又是如何不合聖心;

魏嬿婉坐實了如懿與淩雲徹的「姦情」。

魏嬿婉幹的樁樁件件,都是不安分的手段,可是那位曾經出言恫嚇的後宮一姐,真沒見她有什麼計較的法子,更沒見她拿出「容不得你」的手段。

突然想起永壽宮前任小主莞貴人,曾經挑釁翊坤宮前任盛寵且有協理六宮之權的華妃—— 容不容得下嬪妾,是娘娘的氣度,能不能讓娘娘容下,是嬪妾的本事。

這沉甸甸的金句,應該也是魏嬿婉想要砸給如懿的吧?

永壽宮出戰神,誠不我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