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皇帝有多愛華妃?看他見到華妃的妹妹后,是什麼反應?

導語:甄嬛懷著孕從甘露寺被皇帝接回宮后,曾一度被寵上天,甄嬛的宮殿被裝修得奢華無比,而且,甄嬛一進宮就被封妃了。貌似皇帝真的很愛甄嬛,仿佛重獲失而復得的珍寶一般。

還以為皇帝自此會寵愛甄嬛一輩子,至少會寵愛幾年吧?

然而,令人萬萬沒想到的是,甄嬛尚還懷著身孕,皇帝就移情別戀了。

1、嫵媚妖嬈的赤芍,成為華妃的替身

在原著中,這個赤芍是華妃一奶同胞的親妹妹,所以,眉眼之間與華妃酷似,那張揚霸氣的個性也與華妃極像。

然而,因為華妃家族獲罪,華妃的家人也被流放。赤芍化名之后,趁選秀的機會混進了皇宮,成了徐燕宜身邊的一名宮女。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皇帝來看望懷孕的徐燕宜,赤芍趁機插嘴與皇帝搭訕,皇帝便一眼看中了這個霸氣側漏、容貌神韻酷似華妃的宮女。 只是礙于徐燕宜正在孕中,皇帝不便表現得太過猴急。也只能強作鎮定,不去理會。

然而,皇帝的心事還是在一次闔宮宴飲中暴露了。他的一舉一動都落在皇后的眼里。皇后為了取悅皇帝投其所好,也為了利用赤芍打擊懷孕的徐燕宜和甄嬛,于是就主動提出:讓皇帝把赤芍「收了」。

原文如下:(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原文里的人稱與人名改成電視劇里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皇后道:「不是臣妾要笑話,皇上一晚上的眼風都不知道落在哪里了。徐婕妤知情識禮,想必調教出來的人也是極好的,若不然皇上也不會青眼有加。既然今天是這樣大喜的日子,不如皇上賞赤芍一個恩典,也了了一樁心事吧。

皇后的套路大家都懂,此時宮中已經有兩位懷孕的嬪妃,皇后首尾難顧,應付不暇。雖然徐燕宜不怎麼得寵,但她肚子里的孩子卻讓宜修深為忌憚。

甄嬛就更別提了,不但身懷龍裔,還因她酷似純元而被皇帝格外寵愛。若能借別的女人來打壓甄嬛與徐燕宜,何樂而不為呢? 對于皇后來說,皇帝的寵愛越分散,她的皇后之位也就越穩固。原文繼續:

皇帝不覺含笑道:「皇后總是事事為朕考慮。」

皇后目光徐徐落定在徐燕宜身上,緩緩道:「赤芍到底是你的人,還是要你說句話的好。」

皇后最惡毒的手段就是:不僅要「借刀殺人」,還要讓被害者「欣然接受」,表達感謝。這是最招人恨的手段之一。

原本徐燕宜在懷孕期間被皇帝瞄上自己身邊的宮女,就已經感覺到雙重的背叛與羞辱了,皇后卻還要逼迫她來「真心祝福」,這無異于傷口撒鹽。

徐燕宜面上一陣白一陣紅,起身低頭道:「皇后做主就是。」

皇后擱下筷子笑道:「這話就像是不太情愿了。你的宮女總要你點頭肯了才好,否則本宮也不敢隨便做這個主。」

皇帝忙笑道:「燕宜是懂事的。朕遲遲未開這個口也是怕她生氣傷了胎兒,緩一緩再說也是好的。」

很顯然,皇帝已經默認了他對赤芍的「好感」。即便當著甄嬛的面,也毫不掩飾。他的口氣也是不容置疑的:赤芍早晚會成為我的女人。緩一緩也無妨。此時的甄嬛該作何感想呢?當初允禮在甘露寺里愛她時,可是心無旁騖的,滿心里只有她。 而皇帝卻不一樣,皇帝可以同時愛很多人。即便她現在懷著」他的孩子」,也依然拴不住他那顆躁動的心。

​2、皇后的歹毒

對于皇后而言,在這種時刻,她巴不得皇帝能朝三暮四,寵幸新歡呢。這樣一來,甄嬛與徐燕宜也就避免了倚仗懷孕、恃寵而驕。這等于借力打力,以毒攻毒。

皇后與華妃爭斗多年,對于華妃的氣質容貌早已銘刻在骨子里,當她看到「華妃類卿」的赤芍時,又怎能不心中打鼓、并暗暗去調查她的背景來歷?

所以,她完全不會擔心赤芍這條小泥鰍能成得了什麼大氣候,一旦她羽翼豐滿,變得不好控制了,皇后就可以亮出她的底牌來——赤芍是罪臣之女,隱姓埋名混進宮中,這就是欺君大罪。

所以,對于如何控制赤芍,皇后早已經成竹在胸。自己可以抬舉她,也可以隨時滅了她。 當初,她用酷似純元的甄嬛來打壓華妃,如今卻有用酷似華妃的赤芍來打壓甄嬛了。這個情景是何等諷刺?原文繼續:

皇后和顏悅色道:「身為天子妃嬪,這樣的事遲早誰都會碰上,能算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眾人的目光如劍光一般落在徐燕宜身上,她緊緊抿著嘴唇,臉色微微發白道:「是。臣妾也覺得很好,謝娘娘為赤芍做主。」

皇帝松一口氣笑道:「去拿朕的紫檀如意來賞婕妤。」蘇培盛忙應了去了。

看了吧?這就是皇帝對甄嬛所謂的「真愛」,在遇到「華妃類卿」之前,他曾對甄嬛百般寵愛,即便甄嬛不方便侍寢也要守著她。一旦酷似華妃的赤芍出現了,皇帝的魂兒就立刻被勾走了。你說他更愛誰呢?

其實,他更愛失去的和得不到的,甄嬛已經網中之魚,無需再費精神。而華妃卻已不在人世,寵一寵她的替身,解一解相思之苦也是好的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