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仗著為盛家生兒育女,要求盛家放過康姨母的康允兒,她真狠

原著中康允兒是康姨母的親生女兒,也是康家嫡女,她沒有繼承親娘康姨母的狠毒與手段,卻擁有康姨母沒有的善良與溫柔。

康允兒同時是王若弗看好的兒媳人選,因為父母的緣故被盛家人討厭,婚后甚至連當家主母的位置都差點不保!

01康允兒錯失長柏

長柏中了進士,又被選了庶吉士,伴隨而來的好消息是長柏的親事確定,相中的是江寧海家家主的嫡出二小姐。

王若弗得知這個消息之后,哭著說: 「柏哥兒到底是我生的,這討兒媳婦的事我總能做主吧,老爺如今說也不和我說一聲,便請了耿世叔去說親,我做親娘的到了這時才知道兒媳婦是哪家的閨女!老爺將我置于何地!」

盛紘冷笑: 「別以為我不知,你瞧上了你大姐家的閨女,若不是我先下手為強,怕是這個月你就要請外甥女過來住了吧!」

王若弗不服氣: 「允兒有什麼不好?知書達理,秀外慧中,又與柏哥兒中表之親,彼此知根知底的,我瞧著再好也沒有了!」

盛紘直言:「正是因為知根知底才不能與康家結親!」

或許允兒給王若弗留下的印象不錯,現實卻是王若弗不能改變允兒不好找夫家的事實,康家的家世不錯,可是康允兒的爹是個扶不起的阿斗,若不是有盛家與王家扶持,康家在他的手里幾乎敗完。

隨之而來的就是康允兒的親事成了大難題,家世好的看不上她,家境差的康家瞧不上。

因此康姨母也是特別希望允兒能嫁給長柏,可惜盛紘看不上康家,盛老太太更是不愿意與康家做親戚!

其實在我看來,康允兒嫁不了長柏是兩家的幸運,長柏雖然重情義,但是他更注重規矩,還不會被情感勒索,康允兒注定一心撲在娘家,如果兩個人真的在一起,別說幸福連舒心都做不到!

所以說康允兒嫁不了長柏這是一件好事!

02康允兒與盛家定親!

王若弗在老太太面前提起允兒婚事難的問題,盛老太太想到了盛家大房的盛長梧。對王若弗說:

「康家雖說是世家,可如今也不過是你外甥一個有出息,說到家產厚薄,太太比我更清楚;你維大伯家不敢說家財萬貫,卻也是殷實富裕的,他家只有兄弟二人,將來梧哥兒便是分家單過也富富有余,梧哥兒的人品如何你做嬸子的最清楚,這些年單身一人在京城里,真是老實上進,從無半點花花腸子,說起來也是親上加親的好事。」

王若弗還想挑刺,老太太直言: 「梧哥兒已然被保舉了中威衛鎮撫,轉眼就要上任,他既有仕途又有人品,家財又豐。若不是姻緣運不好總也說不上親,我那老嫂子也不會托到我頭上,太太若實在覺著不好便算了,我找人另行打聽別家姑娘就是。」

王若弗一聽著急了,表示立刻給親姐康姨母寫信,康姨母得知此事,又親眼見到盛長梧,便應了那句話: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歡喜。

于是兩家一拍即合,互相表示盡快成婚。

表面上看起來康允兒嫁到從商的盛家大房是下嫁,其實卻是康允兒高攀的福氣。

盛家大房的老太爺曾經寵妾滅妻,逼的妻子帶著一雙兒女逃到鄉下討生活,盛大老太太母子三人過了好多年的苦日子,才在盛老太太的幫助下漸漸過上好日子。

有了不堪回首的經歷,盛家大房對待家中兒媳是相當的寬厚,而盛家大房的男子在婚前也不許納通房,因此盛家大房的生活氛圍是相當的舒服。

盛家大房的大兒媳婦文氏婚后幾年未有所出,公婆夫婿不僅沒有怨言與懈怠反而多有維護,由此來看允兒嫁到盛家大房也是有福氣的。再加上盛長梧娶親晚,他對媳婦是相當的稀罕,也會對妻子疼愛有加。

上有寬容的公婆,下有疼愛的夫婿,還有明事理的祖母,康允兒的婆家是多少女人理想中的婚姻。相對于幸福的婚姻狀態來說,門當戶對反而不重要!

就像楊絳先生曾經說到: 「對于時代,我是落伍者,沒有什麼良言貢獻給現代婚姻。只是在物質至上的時代潮流下,想提醒年輕的朋友,男女結合最最重要的是感情,雙方互相理解的程度。理解深才能互相欣賞、吸引、支持和鼓勵,兩情相悅。門當戶對及其他,并不重要。

康允兒與盛長梧雖然不是兩情相悅,但是兩個人互相滿意,互相關心、體貼,這樣的婚姻生活才是舒心的。

03康允兒差點毀了自己當家主母的位置!

康姨媽曾經為了給明蘭添堵,把康兆兒送到顧家,這件事情惹怒了盛老太太,于是盛老太太做主把康兆兒送回了宥陽老家,讓盛家大房的人幫忙給康兆兒找一門合適的親事。

盛家大房的人得知康姨母的所作所為,都氣憤不已,更是遷怒到了康允兒的身上。

盛家大房要求康允兒立馬動身回宥陽老家辦理康兆兒的婚事,家中會派其他得力的女子來照顧盛長梧,原本這件事也是給康姨母提醒一下,讓康姨母安穩些!

事后只要是康允兒在公婆面前好好地表現一番,再加上盛長梧的求情,康允兒很快就能回到京城盛長梧的身邊,康允兒依舊還是過著舒適的當家主母的生活。

可惜盛家的行為反而激起了康姨母的恨意,那時候開始她計劃著解決盛老太太,這才有了之后盛老太太中毒之事。

在這之后,長柏執意把康姨母送進慎戒司,終生不得出!長柏有句話說得好:姨母就是一顆壞果子,只要有她在,康家、王家以及盛家都沒法安生,王家是最受影響的。只有把這顆壞果子扔掉了,才能保住剩下的好果子。

康允兒得知母親要在慎戒司度過余生,她見不得母親受苦,總是苦苦哀求盛家人原諒康姨母,甚至放過康姨母。

更是利用盛長梧的關系,時時帶著孩子們去慎戒司看望康姨母,更為過分的是,康允兒自私給遠在藩地的明蘭寫信,請求明蘭夫婦放過康姨母。

這件事被發現之后,嚇壞了遠在宥陽老家的公婆,他們立馬寫信要求把孩子送回宥陽老家,由他們來撫養。

康允兒這次是真的怕了,她請求華蘭幫忙: 「表姐幫幫我吧,我那幾個孩兒打出娘胎就沒離過我身邊呀。我娘罪孽深重,我如何不知。可那回我去慎戒司瞧她,真是操勞得沒人樣了,她對著我一直哭,為人兒女的,我怎麼看得下去!」

華蘭卻話鋒一轉,

「聽說最近王家表弟又添了個兒子?要說舅母眼力不錯,抬進來的二房奶奶果然旺夫益子。」

「你也該知足了,我大伯父大伯母待你夠厚道了,雖心中氣恨,但從未遷怒于你。想想元兒,她的公婆還是咱們嫡親的舅舅舅母呢!你倒好,得寸進尺,一忽兒去探母,一忽兒纏著老太太原宥——老太太難得回京一趟,你大過年的跪在壽安堂門口又哭又求,盡招晦氣!」

華蘭的話語已經非常明顯了,可康允兒還是不依不饒: 「如今老太太身子安好了,已發話叫姨母回來了。大家都富貴榮華,闔家美滿了。何況那是我娘呀!」

華蘭直接譏諷道: 「老太太沒事,那是她洪福齊天。姨母居心惡毒,卻是板上釘釘的。我們盛家大房二房多少年的情分了,比尋常分家的親兄弟還要好,這份情往后還要接著下去。伯父伯母絕不會為了你,叫兩房人生了嫌隙!你放明白些,不論你有多少道理,只能選一邊,別想著人人都體諒你、遷就你!」

是呢,盛老太太是明蘭與長柏的照顧下才沒事的,而康姨母就應該為她的錯誤買單,康姨母這樣心思狠毒不知悔改的人,又怎麼配得到原諒呢!

康允兒的行為惹怒了宥陽老家的公婆,他們不僅提出讓允兒的孩子回宥陽老家,還給長梧找了一個良妾,想要把這個良妾抬為平妻!

孩子是康允兒在盛家的依仗,公婆要求孩子回宥陽老家一來是斷了康允兒的依仗,二來是培養孩子與盛家的親近,以免孩子受康姨母的影響。

康允兒作為女兒,找機會去看望康姨母那是她的孝心,可是不能讓盛家的人為她的孝心遷就她,從而原諒康姨母并且把她從慎戒司帶出來,這就過分了!

說到底,康允兒看似是為了給親娘盡孝心,實際上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執念或者是人設,她要保住自己孝順、善良的人設,可是她的善良是用孩子的前程、夫婿的前程以及盛家大房與二房的情誼來換。這是善良嗎?這是利己主義!

康允兒最后落得人人厭惡的結果,純粹是自找的,可她又是幸運的,她的夫婿盛長梧還是在父母面前維護她,不愿意把那個良妾抬為平妻,想著再給康允兒一個機會!

只要康允兒不再犯糊涂,她依舊還會享受當家主母的舒心生活!只是康允兒真的就能舒心生活嗎?只不過無論結果如何都是她自己拎不清造成的!苦果只能她自己來承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