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讓曹錦繡嫁進賀家,是賀老太太對曹家最狠的報復

原著中有一段是:曹姨娘鬢發凌亂,胸口半敞著,緊緊地拉著床邊的男子,哀求道: 「表哥憐惜我。」然后半個身子掛到了男子的身上。

賀奶奶(賀弘文的妻子)一把把曹姨娘從男子身上拖開,用力摜在地上:「 婆母過世才幾個月?!相公還守著孝呢,你就這般下作地來勾男人了!這麼饑荒得厲害,我去外頭尋幾個長手大腳的壯漢子來,給你去去火!何必累及相公不孝!」

曹氏被主母掐得生疼,想要撲到男子腳邊,卻被賀奶奶又一腳踢翻了,曹氏在地上滾著哭道: 「表哥,你就看著我這麼受打罵嗎?」

那男子站在門邊,依舊神色淡淡的,好似眼前這兩個女子的扭打跟他全無關系: 「她是主母,你是妾侍,她要教誨于你,你好好受著便是了……我累了,先回去了。」

曹錦繡不知道的是,原本賀弘文同意納她為妾,不是可憐她,也不是怕曹家與賀母,而是真心的喜歡她。只可惜,曹錦繡擺不清自己的位置,硬是把這段情誼給作沒了!

01曹家攪和明蘭與賀弘文親事!

如果沒有曹家的事情,大概明蘭與賀弘文會訂親,畢竟兩家幾乎默認了這門親事,只等合適的時機納吉征彩!

曹錦繡的出現是這門親事的變故,細細想來,沒有顧廷燁幫助曹家快速到達京城,曹表妹也會是明蘭與賀弘文之間的一道坎!

曹錦繡一家從小涼山回到京城之后,曹家開始想方設法的與賀家加深親戚情誼,曹錦繡就是那個橋梁,只是要曹錦繡能夠嫁到賀家成為賀家的當家主母,曹家一家的生活就不愁了。

退一步講,即使曹錦繡只是賀弘文的妾室,也會是貴妾,曹家依舊可以依附在賀家過好日子!

因此當曹錦繡的母親曹太太打聽到盛老太太帶著明蘭去賀家做客,趕忙帶著女兒來賀家,她要攪黃盛家與賀家的這門親事!

曹太太得意的對盛老太太說:「聽我妹子說,老太太和我妹子的婆婆是頂要好的手帕交,我也不嫌臊了,我們錦兒和我外甥弘哥兒是自小青梅竹馬一道長大的,那情分喲……不是我夸口,當初我們家離京時,弘哥兒可是追在后頭哭著喊錦兒的!如此情義,我們錦兒自然……」

賀老太太怒極,臉上反而微笑,「姨太太,我一直想送錦兒這孩子一支簪子,今日趁大家都在,姨太太若不嫌棄,便拿去吧。既有了簪子,回頭便叫錦兒把頭髮都盤起來吧。這穿戴也該改一改了,沒的婦人家還做姑娘打扮的!」

賀老太太當著盛家祖孫的面就把這件事說出來,不僅狠狠打了曹家的臉,表達不滿,還震懾了賀弘文的母親。

賀老太太的態度讓曹家明白,曹錦繡想要嫁進賀家,還得找賀弘文。

于是就出現了曹表妹約賀弘文在小樹林中訴苦的的場景!

曹錦繡低低地哀聲道:「那位盛姑娘,又標致又大方,家世也好,老夫人也喜歡她,這真是好極了,表哥的終身大事算是定了。盛姑娘溫柔靈巧,日后定能好好照料姨媽和表哥的,娘說要表哥納了我,我如何敢奢望,我早不干凈了,是個殘花敗柳了,我給表哥做小丫頭吧!給你和盛姑娘端茶遞水,做使喚丫頭好了,只要能時時見到表哥便心滿意足了!」

賀弘文被曹錦繡的樣子感動了, 大約沒有一個男人能夠拒絕一個既對自己有情義,又仰望自己的人吧!

賀弘文內心動搖了,他心疼表妹,也真心想要納表妹為妾,因此他才會一臉懇求地看向明蘭,希望明蘭能夠答應!

賀弘文這會兒是既舍不得明蘭這個正妻的助力,也舍不得心中的白月光曹表妹!可是他只想做那個得益者,就選擇為難明蘭,果然應了那句話:這種事情若是覺得為難,那麼得益的大體都是男人!

02不要明蘭要曹錦繡的真相!

賀家與盛家的這樁婚姻因為明蘭一句胡陷入僵局。

「弘文哥哥,不是我逼你,你且好好想想,你若真與曹姑娘有情,我決不怨你。這些年來,賀老夫人與我家助益頗多,兩家的交情也會依舊。統共我只有一句話,若有我,便不能有曹姑娘,偏房、妾室、丫鬟,統統不行。」

明蘭的堅決,賀家明白這件事他們沒辦法踢皮球了,想要這份姻親就只能把曹表妹這件事解決好!

賀家做了一番努力之后,還是無法破局,其實賀老太太有解決的辦法,那就是讓曹家一家回到老家,與曹家斷親,只是這樣就會讓賀弘文母子對她有怨言,這是賀老太太不想看到。

因此她默默放手把這件事交給了賀弘文來解決, 一來是磨滅賀弘文對曹錦繡的那點情分,二來就是讓賀弘文對賀母不再言聽計從,三來明蘭只是一個庶女,這份姻親只是看起來比較合適,即使錯過了明蘭,賀家依舊有很多選擇!

可以說,即使沒有顧廷燁,賀家依舊會選擇曹表妹!原因有三:

一、名聲!賀家懸壺濟世比較重視名聲,雖然他們可以出具理由拒絕幫助曹家,即使大家都了解曹家的品行與行為,到底還是有損名聲,畢竟人們內心還是比較同情弱者!

反之,賀家幫助了曹家,人們都知道曹家的過分行為,兩相比較,人們只會夸賀家的重情義!

二、曹家做事無下限!

有句話說的好:只有千年做賊的,沒有千年防賊的!在曹家人的眼中,抓住賀家就能享受榮華富貴。他們不會輕易松手,如果賀家這個時候真得不管曹家。指不定曹家會做些什麼。

曹錦繡告白賀弘文時的聲音卑微之極,透著無盡的悲愴和哀傷,望著賀弘文的目光猶如地獄的鬼魂仰望人間。

畢竟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與其整日擔心被曹家報復,不如讓曹錦繡進門,既給曹家一個希望,又緩解曹賀兩家的矛盾!這樣賀家也避免了隱患。

兩全其害取其輕,衡量一下利弊,賀家還是選擇了曹表妹!

三、曹錦繡成為賀家人,才會任由賀家人拿捏!

曹錦繡成為了賀家人,賀老夫人就可以任意的拿捏她,更深一層次就是讓賀弘文對年少的這份感情徹底失望!不再對曹表妹有任何的心軟!

曹表妹進門之后,賀嫁老太太不會讓她在賀弘文身邊生活,會帶她回白石潭老家,她在賀老太太的眼皮底下,掀不起任何風浪!

等賀弘文娶妻生子之后,再讓曹表妹過來,到時候曹表妹只能任由賀家的當家主母磋磨。畢竟對內曹表妹沒有了表哥的愛,沒有子嗣,對外曹家沒法給曹表妹帶來助力,這樣的人生活在內宅,只能看著當家主母的臉色生活。

那麼賀家真的不擔心盛家嗎?

說到底賀老太太有本事扭轉盛家對賀家的不滿!賀老太太給盛老太太送了一本調養的本子,這本筆記對于即將出嫁的明蘭來說非常有用!這樣一來盛家只會受情,不會出手擠兌賀家!

另外一方面便是賀老太太明白盛老太太的性情,即使兩家的親事黃了,盛老太太生氣也不會對賀家做什麼。

還有一點就是,明蘭雖然養在盛老太太名下,說到底還是一個庶女,以后再議親的時候,如果不想受到影響,這段經歷就得不去在意!

賀家老太太才是真正有手段的人!

03賀老太太才是真正的狠人!

不得不說姜還是老的辣!表面上看起來賀家錯過了一段合適的婚姻,實際上,賀家收獲頗豐!

首先曹家被發送到原籍,他們也不敢入之前那般毫無顧忌的在賀家打秋風,而且按照曹家人的品行,賀家給他們的置辦的家產,只會加速他們的敗落,畢竟曹家的人不思進取。

果然如賀家所想,曹家破落到連日常燒火做飯都要曹家的媳婦自己動手,吃不飽、穿不暖。

其次,賀弘文徹底看清曹表妹的面目,內心里對曹表妹那點情分全部磨滅了,只剩下了厭惡,曹表妹的結局便是被賀弘文的妻子隨意磋磨!

年少的情誼,唯有自己發自內心的失望了,才會真的不在意了,如果在一開始,賀老太太硬是干涉,只會加深曹錦繡在賀弘文心中的位置,反而適得其反!

只有讓賀弘文經歷了失去,他才會看清楚曹表妹,才會在將來的生活中理智清醒的生活!

而隨著曹家以及曹錦繡的得寸進尺,賀弘文心中那點情誼愧疚早就磨滅了,同時磨滅的還有賀弘文對賀母的那點母子情誼只剩下孝,沒有順了!

果然賀家老太太應了那句話: 「女兒家的要厲害在心里頭,厲害在面上那是要吃虧的,不但叫人詆毀,還不見得頂事!那越是厲害的,越是臉上看不出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