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曹錦繡由始至終都不值得同情,她比林噙霜還能作妖呢

曹錦繡初次出現在賀弘文面前的時候,就讓明蘭抓了個正著,大家都說她對賀弘文傾訴感情和請求明蘭收留自己的樣子,活像從前楚楚可憐恃弱凌強的林噙霜,但其實曹錦繡和林噙霜還是有本質區別的,林噙霜被抄家后孤苦無依是真的慘,但凡她能有一份厚實的嫁妝都不能甘心給盛紘做妾,而曹家一直都有賀母接濟日子還過得去,曹錦繡是為了攀附權貴才給人做妾的。

沒有看過原著的人不會知道曹家行徑有多惡劣,曹錦繡更是由始至終都不值得同情,她這個女人可比林噙霜還能作妖。

賀弘文與曹錦繡本是青梅竹馬的表兄妹,賀家也有意為賀弘文求娶曹錦繡,但由于曹家被判流放之前地位比賀家要高一些,他們不僅用嘲諷的方式拒絕了賀家,還大言不慚地表示曹錦繡是準備高嫁的,結果還不等曹錦繡找到合適的人家,曹家就因為曹父貪污而獲罪,而且之所以要全家流放,還是因為數額過大,曹家賠付不起導致的。

如果曹錦繡是個心地善良不知世事的小家碧玉,那從千金小姐淪落到被流放的罪臣之女確實可憐,但曹家向來只讓嫡出子女享受榮華富貴,對待庶女的方式比康姨母有過之而無不及,賀弘文撞見幾次都覺得曹姨母太不厚道,可曹錦繡明知庶妹過得不好,每一回都為母親遮掩,其實她自己心里也十分看不起庶出的妹妹們。

嫡出子女看不起庶出本是人之常情,但曹家這次流放又不止曹錦繡一人遭殃,她的幾個庶妹都被迫嫁到不同人家去做妾了,給曹錦繡還是挑的家境最好的副千戶之家,因此她的出嫁并不算是為家族犧牲,而是家道中落之后最優的選擇,以曹姨母對親生女兒的疼愛來看,要是曹錦繡寧死不從,曹家是不會逼迫她去做妾的。

最惡心的是,因為這次大赦,曹家想到賀家有利可圖,只把曹錦繡贖了出來,她的幾個庶妹依然處于水深火熱之中,曹錦繡不覺得自己逃過一劫是最大的幸運,反而還想以待嫁姑娘的身份嫁給賀弘文做正妻,原著里她拼命攪和明蘭與賀弘文的婚事,可不僅僅是為了做一個貴妾這麼簡單,她是以姑娘的裝束去與明蘭競爭的。

是被賀家老太太拆穿之后,曹錦繡才假模假樣求賀弘文給自己一條生路,還故意選擇盛家門口與賀弘文拉拉扯扯,就是為了讓明蘭知難而退放棄賀弘文。后來因為顧廷燁中途截胡,曹錦繡才撿了個便宜,在賀弘文娶妻之前進門做妾,原想著在賀弘文娶正妻之前培養好感情,或者干脆絕了賀弘文娶妻的打算。

可賀老太太是誰?人家年輕的時候也是后宅戰神,一屋子鶯鶯燕燕愣是沒留下一個子嗣,所有兒女皆是正室所出,賀老太太能慣著曹錦繡?她一過門就被賀老太太帶去了白石潭老家,直到賀弘文順利娶妻并生下一子一女之后,曹錦繡才被允許回到京城,那會兒賀弘文與賀太太的關系已經穩定,她還依然賊心不死。

曹錦繡自知無法生育在賀家不能立足,就讓自己的丫鬟跟賀弘文在一起,企圖借腹生子,可這個丫鬟與幾位曹家兄長都不清不楚,與賀弘文在一起的時候就有著兩個月的身孕,曹錦繡打的什麼算盤不用說大家也清楚,得虧賀老太太一直防著她,事情剛發生就查清了來龍去脈,直接氣死了當時只剩一口氣的賀母。

賀母去世之后,曹錦繡才稍微消停了幾個月,可不到半年的時間她又開始作妖,騙賀弘文說自己病得快要死了想見最后一面,賀弘文到了才發現曹錦繡衣衫不整[酥.胸]半露要勾引自己,被賀太太發現之后還想用苦肉計引起賀弘文的同情,可賀弘文對她僅剩的感情也已經在賀母過世之后消磨殆盡,十分認同賀太太對曹錦繡的懲罰。

就曹錦繡嫁進賀家后的一系列操作,不難想象出她流放嫁人時的做派,一個比林噙霜還會邀寵裝可憐的妾室,怎麼能不引起主母的厭惡?而且曹錦繡是在被主母灌了無數次紅花后,依然決定使計懷上孩子,這才因為被落胎而傷了身子從此不能再有孕,她這樣作死還能活到回京城算計賀弘文,根本就是遺千年的禍害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