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老太太那麼討厭林噙霜,卻幫她進門?為了噁心大娘子而已

看完整個《知否》故事,一度想不通一個問題——盛老太太那麼討厭林噙霜,為什麼在關鍵時刻,無視大娘子的怒火,幫她一把,她成功進入盛家?

林噙霜是盛老太太的故舊之後,家道中落之後,就寄居到盛府。

林噙霜在盛府的處境,和《紅樓夢》中的林黛玉類似。但是兩者的性質和地位天差地別。

林噙霜的生母和盛老太太是閨中舊時,交情不過爾爾。林噙霜當時家族還在,但族人刻薄狠毒。她一介孤女依附親戚,「被養死」的可能性非常高。盛老太太當時年輕守寡,膝下寂寞,心一軟,就同意林噙霜入府了。

林黛玉投奔賈府,名正言順。她父族無人,母親去世,投奔在世的親外祖母,合情合理。起碼,她和賈府是血緣關係的。

所以說,盛老太太對林噙霜,恩情非常重。

繼夭折的親子、養子盛紘之後,林噙霜成了盛老太太撫養的第三個孩子。

這個孩子,後來成了盛老太太最厭惡的人之一。

林噙霜剛到盛府時,全部家當就是五六個包袱,穿在身上的衣服還沒有盛府的丫鬟好。

盛老太太待她很是寬厚,她的吃穿用度都是按照盛府小姐來。盛老太太甚至親自教她讀書識字。林噙霜識文斷字能寫會畫,能和「紅狼」談詩詞歌賦人生哲學,秒殺只會看帳本的大娘子,還得感謝盛老太太的教育有方。

林噙霜卻給了盛老太太一個大大的背叛。

盛老太太準備給林噙霜找一門親事,算是完成舊人託付。林噙霜窮怕了,覺得盛老太太相中的對象,家底太薄,過不上好日子。她瞄準了盛紘。

于是,她和盛紘有了私情,還搞大了肚子。

王大娘子發現林噙霜和盛紘的情事,怒氣衝衝哭到盛老太太面前。盛老太太這才後知後覺。

盛老太太一生規矩嚴明,想不到庶子和養女來了這麼一出「暗度陳倉」。

盛老太太表示很受傷。

王大娘子不願意接納林噙霜入門當妾室,要把林噙霜趕出盛府。

林噙霜在盛老太太面前跪了幾個時辰,「哭訴真情祈求成全」。

盛老太太真是被噁心到了。林噙霜明明是貪圖富貴,還自作聰明根據盛老太太年輕時的經歷,以為只要以「真情」為賣點,就能打動自己的恩人。

盛老太太告訴盛紘,她會強壓下王大娘子,讓林噙霜進門。但林噙霜以後不准出現在她面前。

這件事情上,盛老太太完全不站在正牌兒媳王大娘子這邊。僅僅是因為林噙霜和盛紘,讓她投鼠忌器無可奈何嗎?

我覺得不是。

盛老太太一直都很討厭林噙霜,還是容忍在她盛家囂張近二十年。她顧及和養子盛紘淡薄的母子情分是原因之一。

最重要的還是王大娘子行事欠妥。

盛老太太不是一個泥人。

她也有自己的怒氣。

王大娘子對盛老太太的輕視和慢待,早就讓盛老太太內心窩火了。她再怎麼吃齋念佛,淡泊世事,平靜如水,她骨子裡依舊是那個烈性如火、愛恨激烈的勇毅侯府嫡出大小姐。

王大娘子入門後,盛老太太對她很客氣,很寬鬆,不要她立規矩,不要她晨昏定省。這讓王大娘子引來多少羡慕的目光。

王大娘子呢,樂得逍遙,仗著自己家世好,嫌棄盛老太太不是盛紘的親生母親,對盛老太太很是輕視,連面子工程都不做。就連王大娘子的朋友都看不下去,勸她對婆婆要好一些。那個年代的媳婦,伺候婆婆是當媳婦的首要任務。你要在這個圈子裡混,就得遵守這個規則。

王大娘子才不幹!她如同螃蟹一般在婆家橫衝直撞,當了一個很舒服的媳婦。

泥人還有三分脾氣呢!

于是,盛老太太同意讓林噙霜入門。王大娘子有了一個強敵,好日子結束了。

盛老太太要收拾林噙霜,隨時都可以。

接納林噙霜入盛府為妾,就相當于把煩惱交給王大娘子。

王大娘子在盛家說一不二的好日子結束了。

盛老太太冷眼旁觀,凡事不問不說。只要林噙霜不犯致命錯誤,她就不care了。

為了對抗林噙霜,王大娘子娘子送心腹女使、安排妾室來分寵,使勁了渾身解數。

盛家內宅之爭由此開始。

盛紘害怕王大娘子在日常用度和子女教養上苛待林噙霜,違規撥出一部分祖產專門給林噙霜傍身。這種事情在嚴守妻妾之分的官宦之家,可謂驚世駭俗,一時之間王大娘子成了社交圈的笑話。

盛老太太依舊不做聲。

王老太太暗恨女兒不爭氣。她平日要是對盛老太太做足了禮數,在關鍵時候盛老太太說幾句話,就能幫王大娘子好大的忙。

王大娘子這位正妻就被林噙霜弄得不愉快了好多年。

盛老太太等到林噙霜犯了致命錯誤,覺得這個工具人可以收拾掉了。

悲催的林女士,在原著裡就被關到莊子上。王大娘子聽了康姨媽的主意,天天只給她豬油拌飯。林女士自此失去了好身材容貌,養成了一個肥婆。

王大娘子至死都沒有想明白,她的婆婆真不是像她看到的那樣,是一個平靜如水安靜養老的婦人。盛老太太的骨子裡是:「人若敬我,我必敬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如果她還未出手,要麼是不屑,要麼是覺得時候未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