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壓垮甄嬛和皇帝感情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什麼?

甄嬛和皇帝的感情經歷了戀愛期、蜜月期、磨合期、穩定期、分裂期,最終七零八落,昔日的甜蜜化作一腔怨恨,甄嬛跟皇帝的心也漸行漸遠。

這裡面有皇后的推波助瀾,但真正推毀兩人感情的不是純元舊衣事件,不是皇后的算計和陷害,而是皇帝對甄嬛的態度。

早在純元舊衣事件之前,甄嬛跟皇帝的感情就已經出現裂痕。

甄嬛被華妃罰跪後小產,眾人都以為罪魁禍首是華妃,在甄嬛看來,皇帝不重重處罰華妃就對不起自己和那個未能出生的孩子。

而皇帝雖然對失去這個孩子也很痛心,但為了穩住年羹堯,皇帝也只是罰華妃跪了三天,冷落了華妃一陣子。

對這樣的處置甄嬛是非常不滿意的,她一方面傷心失去孩子,另一方面傷心皇帝的處置態度,整天鬱鬱寡歡。

而在她越是需要安慰和關心的時候,皇帝為了避免見面的尷尬,不但沒有去關心她,反而還可以疏遠她,甚至還專寵安陵容。

在皇帝看來,自己這是轉移痛苦,不見才能不勾起傷心事,加上安陵容也說自己會慢慢勸甄嬛,皇帝也就任甄嬛自生自滅。

在甄嬛看來,自己失去孩子,身體受損,傷心難過,皇帝非但不處罰華妃,不來安慰自己,反而疏遠自己,與安陵容唱歌聽曲,就是刻薄寡恩的表現。

這一次,甄嬛已經對皇帝失望,對皇帝的感情也不似以前那麼純。

但此時的甄嬛心中還有皇帝,還忘不了以前皇帝與自己的感情,所以用胡蝶複寵。

如果說這一次只是讓甄嬛和皇帝的感情受損,兩人的感情基礎還在,那麼純元舊衣事件則是徹底推毀了甄嬛的幻想。

皇后設計純元舊衣事件,不是為了惹怒皇帝,讓皇帝疏遠甄嬛,而是為了徹底摧毀甄嬛對皇帝的感情。

皇后曾經對安陵容說過,除了太后,就屬她最了解皇帝,皇帝會為了甄嬛誤穿純元舊衣事件而發怒,不過等氣消了,他還是會繼續寵愛甄嬛。

所以皇后的發力點在甄嬛身上,先是通過純元舊衣事件讓甄嬛意識到自己不過是純元皇后的替身,讓甄嬛對曾經付出的感情產生懷疑。

皇后沒想到甄嬛會在關鍵時刻懷孕,為了徹底打垮甄嬛的意志,她又安排祺貴人的父親誣告甄嬛的父親甄遠道。

甄遠道被下了大獄,安陵容故意安排人把這個消息告訴甄嬛。

甄嬛為救父親,要找皇帝求情。

甄嬛雖然因為純元舊衣事件對皇帝失望透頂,但還存著最後一絲希望,她拿出皇帝給自己的珍愛之物,讓溫太醫交給皇帝,如果皇帝見自己,那說明皇帝還沒有完全絕情。

皇帝果然見了甄嬛,甄嬛來見皇帝,是抱著希望而來的。

可惜的是,甄嬛之前沒有意識到皇帝為什麼會對自己如此絕情,不僅僅是因為穿錯了一件衣服,她給皇帝提的建議太多,讓皇帝覺得她已經干政了也是重要原因。

甄嬛見面就對皇帝說,不要讓事態擴大,弄的人心惶惶,不要冤枉了好人等等,皇帝聽在耳朵裡甄嬛不是在求自己,而是在指責自己做的不對。

本來已經心軟的皇帝火氣一下子上來了,對甄嬛說你一來不問我好不好,就跟我來說這些,還把自己寫的給純元的東西摔在甄嬛的臉上。

本來,皇帝寫這些東西並不一定是多麼思念純元,只是甄嬛的事讓他左右為難,一方面放不下甄嬛,另一方面想讓甄嬛主動服軟,還有皇后等人在後面盯著,無處排解鬱悶心情才寫下的這樣文字。

不過在甄嬛看來,這就是一篇在思念純元的文章,「縱得莞莞,莞莞類卿,暫排苦思」,讀起來字字紮心。

皇帝這文章是什麼意思不是很明顯嗎,自己只是長得像純元而被皇帝寵愛,但在皇帝心中也是暫時的,自己不過是皇帝寄託相思之苦的一個工具而已。

看到這些,甄嬛悲痛欲絕,不顧君臣之禮大聲質問皇帝「那我算什麼,到底算什麼?」

這也算靈魂之問了,如果皇帝能知道自己的回答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應該自己斟酌才回答,但此時的皇帝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愛上甄嬛,又被甄嬛的態度所激怒,于是回答道「其實能有幾分像莞莞,也算你的福氣。」

這不就是親口承認了甄嬛在自己的心中只是個替代品嗎?

高傲的甄嬛如何能夠承受這個回答,她痛苦地喊「究竟是我的福還是我的孽,何止是皇上錯了,我更是錯了,這幾年的情愛與時光,究竟是錯付了。」

皇帝的回答才是壓垮甄嬛的最後一棵稻草,曾經懷疑也好,難過也罷,畢竟皇帝沒有親口承認過,現在皇帝親口對她說,不錯,你就是個替代品。

甄嬛心想,我真是瞎了眼,這幾年你對我的好原來都是假的啊,我這些年的付出也都錯付了,你根本就不值得。

從此,甄嬛對皇帝徹底死了心。

哀莫大于心死,徹底死心的甄嬛對皇帝也就不報任何希望了,縱然後來皇帝想挽回,甄嬛也覺得都是假心假意,沒有任何真情在裡面。

這就是兩人的矛盾點,甄嬛希望皇帝把自己當妻子待,但皇帝首先把自己作為皇帝,和妃嬪也有君臣之分,妃嬪犯了錯,他不是以丈夫的身份,而是以皇帝的身份來壓制,要求對方低頭反思。

一個要求平等,一個需要對方臣服,誰也不願低頭,誤解和裂痕就此產生,再也難以回頭。

圖片來自《甄嬛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