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皇后執意打掉所有的胎兒,絕不是為了將來成為唯一的皇太后

易理人生 2021/07/15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皇后宜修,作為烏拉那拉氏家族的庶女,嫁入雍親王府為側福晉。本以為「生下皇子」可以扶正福晉,沒想到,嫡出姐姐純元的出現,讓原本到手的福晉之位拱手她人。親生的大阿哥被迫成為庶出,自己兒子的太子之位被他人一朝奪去。 只因純元是嫡出女兒,入府便是福晉,又是專房之寵。雍親王只顧著姐姐的有孕之喜,對宜修高燒不退的大阿哥不聞不問。原本屬於自己的一切,瞬間成了泡影,宜修的心裡充滿了仇恨。大阿哥不治而死後,宜修對純元開始了瘋狂的報復。太后烏雅成璧為了烏拉那拉氏的家族榮耀,為了皇后的寶座一直在自己人手裡,純元死後,雍親王一稱帝,太后就讓自己的表侄女宜修坐上了正位中宮的皇后寶座。 從此以後,宜修走上了「防胎打胎、殘害皇嗣」的不歸路。

皇后先是在碎玉軒的海棠樹下埋藏麝香,一舉打掉了得寵的芳貴人的胎;利用打手安陵容調香制香的祖傳絕活,借用一隻叫松子的貓,害得富察貴人小產;通過加了很重分量麝香的舒痕膠,成功嫁禍華妃除去了甄嬛腹中四個月的龍嗣。再加上欣貴人之前的小產,純元皇后生下的死胎,皇后宜修手中殘害的皇嗣至少5個。 皇后提攜利用安陵容和祺貴人,卻只允許她們分寵,絕不允許二人有孕。安陵容每次侍寢後,皇后都要安排奴婢親眼看著她喝下墮胎藥;更是直接賜給祺貴人一串絕育的紅麝香珠項鍊。皇后作為「安祺拉」組合的首腦,不僅組織協調能力不行,還縱容手下內鬥,逼迫一把年紀、又沒有童子功的安陵容苦練冰禧,不得不食用再也不能生養的息肌丸。為了嫁禍熹貴妃,用藥效猛烈的助孕藥強行令安陵容懷上生不下來的孩子……

皇后深知齊妃愛子心切又人傻無腦,慫恿她去加害一時風頭正勁的寧嬪。齊妃果然不負皇后望,直接實名制賞賜九寒湯,逼得齊妃自戕後,將三阿哥收為養子。有了三阿哥這個指望,皇后殘害皇嗣更加肆無忌憚。甚至為了給三阿哥繼位鋪路,不惜命人下毒殘害已經成人的四阿哥。「偷雞不成蝕把米」,皇后此舉直接促成了甄嬛榮耀回宮。皇后強行人為使安陵容強懷孕後,甄嬛如臨大敵,她錯以為如果安陵容生下皇子,皇后手裡就有2個皇子可用。連皇后的對手甄嬛都知道,如果皇后的手下懷孕,皇后成為唯一皇太后的可能性會大大增強。家世不俗、人美傻缺的祺貴人不讓懷孕,出身卑微、心機手段都不低的安陵容也不讓懷孕,明明手裡握有的皇子越多,皇后爭儲奪嫡的勝算越大,為何皇后偏偏「劍走偏鋒」,絕對禁止安祺拉團隊有孕呢。 皇后打掉所有胎,絕不僅僅是為了成為唯一的皇太后。如若只是這個目的,她就該放開了鼓勵「安祺」二人生子。皇后執意打胎,原因有三。

一是皇后明言說過「沒孩子的人本宮用著安全」。齊妃出身不高、頭腦簡單,皇后要「殺母奪子」,尚且要費一番功夫,為此還被自己的頂頭上司太后烏雅氏一通數落,二人還因此撕破臉皮。若是家世不俗的祺貴人懷孕,或是心機深沉的安陵容懷孕,要「殺母奪子」,談何容易。且不說祺貴人出身滿軍旗,家世頗高,母家又是平定年羹堯一党的功臣。 若是祺貴人生下皇子,其身後母家必然格外重視,甚至挾皇子居功自傲,皇后想要動手,恐怕非常棘手。與其到時候進退兩難,不如沒有子嗣來得輕鬆乾淨。安陵容本就心狠手辣,能說出「皇后不喜歡的女人就不配活著,皇后不喜歡的孩子也不該活在這世上讓皇后厭煩」這樣狠毒的話,為了爭寵上位,連曾經多次幫助自己、與自己情同姐妹的甄嬛和眉莊,說害就害,這樣的人,既不好掌控又不得不防。皇后怎麼會允許安陵容真的生下皇子呢? 安陵容心思縝密,對自己殘害皇嗣的事情一清二楚,到時候為了孩子魚死網破,皇后該如何收場?安陵容不能生育,便只能緊緊抱住皇后的大腿,為皇后所用。

二是皇后手裡有了三阿哥這個指望,又沒有齊妃爭奪太后位,只要幫三阿哥登基鋪平道路,便可以高枕無憂,想讓誰做皇后誰就是皇后。宜修曾經對齊妃說過:「甄嬛的孩子還小,便是怎麼趕也趕不上的。」雖然皇后指出康熙帝曾執意要立四阿哥為太子,但那是為了慫恿齊妃下毒的藉口。在皇后心裡,三阿哥是皇上的長子,又是唯一一個養在宮中的、已經成年的皇子,雖然天資不高,但四阿哥和五阿哥都不受皇上寵愛,三阿哥立儲奪嫡的可能性最大。現在三阿哥結結實實養在自己名下,自己又是中宮皇后,三阿哥便成了嫡長子,身份如此貴重,他日登基名正言順。所以, 皇后滿心的指望都在三阿哥身上,認為只要將可能與三阿哥爭奪皇位的人全部除去,使之再無奪嫡可能,自己就坐穩了唯一皇太后的寶座。其他嬪妃,便只能對自己俯首稱臣。她便能像自己姑母那樣,選擇自己喜歡的人做皇后。掌控權力的快感,不再被人議論庶出的身份,才是皇后最在意的。所以,皇后對剪秋提出的「收養四阿哥」建議一票否決,又想方設法要毒害四阿哥,並千方百計打胎防孕。

三是對自己親生的大阿哥的死不能釋懷,對毀壞「像純元一樣與皇帝恩愛生子」的美好事情形成執念。皇后的大阿哥,因高燒不治而死之際,自己嫡出的親姐姐純元卻與自己心愛的丈夫恩愛生子,這成了皇后心中抹不去的隱痛。就像宜修對自己庶出的身份耿耿於懷一樣,因為庶出身份,她從小活在純元的陰影之下,「自己和自己的額娘從來不被重視」。好不容易嫁入王府,和雍親王恩愛了一陣子後,這種美好又被後嫁進來的純元毀之殆盡。 所以,皇后心中充滿仇恨,即使她親手下藥,害得純元「母子俱亡」,仍然不能消解她內心的苦痛。為此,在與皇上當面對質時,她喊出了那句埋藏心裡已久的真心話:「凡是深愛丈夫的女子,怎麼能看著別的女人與心愛的人恩愛生子呢?」皇后宜修只允許別的女人爭寵,卻堅決不允許她們懷上皇上的孩子。

儘管皇后宜修有很多機會可以握有更多的皇子,但她還是義無反顧地選擇去滿足自己打胎的執念。她寧願活在自己的幻想中,認為只要打光所有的胎,她的心就不會痛了。可是她忘了,她打光了所有的胎,她的大阿哥也回不來了。她的偏執,最終斷送了她自己所有的後路。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