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誰會想到,爾虞我詐的後宮,也會開出兩朵真蓮花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以前總是聽說《如懿傳》有多爛,可真的去看了,才發現是一部很好的宮鬥劇。

如果說《延禧攻略》是一部比較適合年輕人看的爽劇,那麼《如懿傳》更適合已婚的人看的現實愛情劇。

看似講的是宮鬥劇,其實全然間都是情愛,以及感情的易逝,還有一個人的真心和無奈。

好的作品不會被埋沒,《如懿傳》在豆瓣的評分早已經超過了《延禧攻略》,大家都覺得自己錯怪了《如懿傳》,而且錯怪了周迅。

《如懿傳》之所以評分越來越高,主要是它的立意比較高,不是一部爽劇看完就沒了,而是會讓你反思自己。另外它其中的每一個人物形象都比較立體,很完整,每一個人物的上線和下線都有著各自的悲情。

後宮的女子,哪裡有什麼贏家?一入了宮牆更多是無奈,即便是當了太后的甄嬛,也不是真正的贏家。

一、為情而來,絕情而去的意歡

葉赫那拉·意歡,她的名字很好聽,意歡,意歡,一見傾心人,滿心歡喜。

太后的安排,讓意歡夢想成真;太后的安排,讓意歡的夢想永遠都不能成真。

意歡在後宮是比較乾淨的人,她不曾害過任何人。你像如懿為了自保也有宮鬥和反擊,但是意歡沒有,她從頭到尾捧得都是一顆對於皇上的真心。

她的相貌可以跟金玉妍相媲美,在原著中有花開並蒂之說。

金玉妍極其美豔,而意歡更多是一種出水芙蓉的清冷。她性子清高,氣度冷傲,說話做事都很直接,也不常和宮中人來往。

用現在的話來說,意歡很不合群,但是她的不合群不過是不願意爭寵罷了。

她喜歡皇上,便用一顆「真心」去愛皇上,但是她也知道皇上的嬪妃眾多,她從來沒想過獨佔也不會妒忌,而是皇上能多看她一眼,她便知足了。成日裡,別的嬪妃在想盡法子爭寵,而意歡只會不停地抄錄皇上的詩詞,以及畫皇上的畫像。

她把對皇上的愛,更多地放在對他的欣賞上,不計得失,一直捧著真心。

可是意歡不明白,在宮裡,最被踐踏的就是真情。

別人拼命地懷孕生子,是為了母族,為了依靠。意歡獲知懷孕時驚喜萬分,是因為她有了與皇帝的「愛情結晶」。

固然是魏嬿婉趁她懷孕偷偷給她「加藥」,固然是魏嬿婉揭穿了「坐胎藥」的秘密,可是意歡這般捧著一顆真心而來的女子,早晚都不容於這盡是虛情的後宮。

意歡孤拐性子,凡事只憑自己的心意。就連富察皇后懷上永琮這樣的闔宮大喜事,若非如懿勸說,她都不願去道個喜,只因她並沒有真心的歡喜。

還有如懿從冷宮出來的第一個立冬日,各宮都自己做了餃子,湊成一宴,討皇帝歡喜。意歡的那一道餃子,逼著皇帝非咬了一口,辣得皇帝眼淚都出來了,又好生敬了一杯酒灌足了,方才笑生雙靨,道:「這樣的餃子吃過了,皇上往後再吃到什麼餃子,都不會忘了臣妾了。」

這是合宮家宴,並非她舒嬪宮裡的二人宴,這般矯情不顧,確實過於目中無人。

難怪當時慧貴妃就飽含了醋意:「皇上不就是喜歡舒嬪這樣的矯情樣子麼?何必拿臣妾來比呢。」

意歡確實孤拐性子、自詡清高、目中無人,但她也確實沒害過人,連言語挑唆都沒有,她一雙手一顆心,乾乾淨淨。

當她發覺自己癡心了十幾年的愛人竟如此齷齪,她絕然自焚,走得乾乾淨淨。

基本上,意歡屬於林黛玉翻版,質本潔來還潔去。

二、溫室花朵,戰鬥值偏低的戴湄若

戴湄若出身鑲黃旗,為總督那蘇圖之女,身份貴重,入宮即封忻嬪( 劇中的穎妃)。

皇帝自那日在柳蔭深處偶遇了忻嬪,喜歡得不得了,一時盛寵宮中無人能及。

年輕美貌又出身高貴,皇帝喜歡不稀奇,難得的是如懿皇后一見之下也甚是喜愛她的天真清甜。

當時如懿帶著五公主陪皇帝用膳,忻嬪來拜見。

如懿見她抬頭,果真生得極是妍好,不過十六七歲年紀,眉目間迤邐光耀,肌映晨霞,雲鬢翠翹,一顰一笑均是天真明媚,嬌麗之色便在豔陽之下也無半分瑕疵……宮中美人雖多,然而,像忻嬪一般澄澈中帶著清甜的,卻真是少有。

……

如懿聽她言語俏皮,雖然出身大家,卻無一點兒嬌矜之氣,活潑爽快之餘也不失了分寸。

當時的皇帝年過四十,品嘗過「初老」的恐慌,又剛剛經歷舒妃自焚的惱怒,他確實最需要忻嬪這樣的女子——年輕美貌、天真明媚,小兒女情態中不失大家風范。

可是忻嬪的獨領風騷並沒有多久,她遇到了強勁的對手魏嬿婉。

彼時,皇帝攜了忻嬪、穎嬪等幾個親近的嬪妃前往熱河秋狩,如懿與餘下的嬪妃們仍住在圓明園中。

因「鹿血酒事件」失寵已有兩年的魏嬿婉稱病回宮,卻在太后暗助之下趕往熱河,扮成小宮女的樣子在清晨時分初秋紅葉下素衣微涼,臨風吟唱昆曲,引得皇帝心意遲遲,一舉複寵。

又陪著皇帝策馬行獵,英姿颯爽。

先與穎嬪、忻嬪平分春色,漸漸更勝一籌。

忻嬪的一切優勢,在魏嬿婉的手段面前,均告敗北。

忻嬪是溫室裡的花朵,是她總督阿瑪的小棉襖,自她出生,就沒有爭奪過什麼,因為她根本不需要爭奪,自有人為她準備最好的一切。這樣的女子,心眼兒乾淨,戰鬥力卻低。

所以面對寒門小戶出來的魏嬿婉,忻嬪不是對手,但她也從未失過皇帝歡心。

沒多久,忻嬪懷孕了,卻因受魏嬿婉刻意調教的「富貴兒」驚嚇,早產六公主,夭亡。

溫室裡的小花受到這個打擊,幾乎去了半條命,從此變得憔悴木訥,不復天真嬌俏。

皇帝心疼,晉她為忻妃。

忻妃雖無心害人,為六公主報仇之心卻是很強的。

如懿撫著滑膩的玉柄,淺淺含笑,慵懶道,「嘉貴妃落得今日,也多虧妹妹的阿瑪濟事。」

忻妃切齒,含了極痛快的笑容:「她既要了臣妾愛女的性命,落得如此地步,也是報應不爽!也怪她和李朝的人都糊塗油蒙了心。臣妾阿瑪朝中為官多年,門生故舊總還是有的,只稍稍去那李朝使者跟前提了一句若四阿哥出繼為孝賢皇后嗣子,那人便巴不得去了,也不打量著皇上是什麼性子!」

當年金玉妍幹的好事,白蕊姬錯報復了富察皇后,如今金玉妍替魏嬿婉背鍋,也算是天道迴圈。

調養了好幾年,忻妃又生下了八公主璟嫿。

自得此女,忻妃欣喜若狂,將玉團似的女兒疼得不知該如何才好,其餘事都撇在一邊,專心養育公主。

這時的忻妃,有女萬事足,再無心爭寵,更無心害人。反正只要有她總督阿瑪在,皇帝總是會捧著她的。

之後寒香見入宮,皇帝瘋狂癡迷,一眾嬪妃如臨大敵。

魏嬿婉哀鳴:「皇后娘娘,這種亡族敗家的妖孽[蕩.婦],絕不可入宮。」

穎嬪聒噪:「皇后娘娘,這種亡族克夫的妖女,怎配入宮侍候皇上?」

連海蘭都道:「臣妾活了這一輩子,從未見過這樣的美人。先前淑嘉皇貴妃與舒妃在時,真是一雙麗姝,可比得眼前人,也成了足下塵泥了。」

只有忻妃靜靜道:「回皇后娘娘的話,臣妾什麼打算也沒有。臣妾好容易才有了八公主,一心一意只以公主為念,不作他想。」

忻妃牽動唇角柔和笑意,低頭撚著衣角,「臣妾進宮時,阿瑪就說過,得不高不低之位,爭不榮不辱之地,才得長久平安。」

不得不說,忻妃有位好阿瑪,不拿女兒當籌碼,不需要女兒為家族爭榮耀,一心只希望她平安順遂。

只可惜忻妃早產六公主時損了身子,後一直鬱鬱寡歡,生產八公主後,身子又弱了一弱,不過三十歲的年紀,竟熬得油盡燈枯,撒手而去。

拋開報錯仇這一節,忻妃也算後宮一朵真蓮花了,只是她這朵蓮花曆不了風雨,經不起風霜,終究不是人間富貴花。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