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相比甄嬛,安陵容的自我掌控意識究竟有多弱?

相比主動型人格,被動型人格不僅缺乏主動性,還缺少一種珍貴的自我掌控意識。

這種掌控意識不僅來源于自信,還來源于內心一以貫之的價值體系,以及獨立思考的習慣。

甄嬛總給人一種氣勢很足、氣質獨特的感覺,就是因為她具備這種掌控意識,尤其在人際關係的處理上,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她和崔槿汐的關係。

如果僅從年齡和後宮生存閱歷來說,崔槿汐並不是一個好駕馭的員工,但甄嬛不僅駕馭好了,還把她為己所用。

甄嬛和崔槿汐這對強強聯合cp是雙方相互選擇的結果。

從甄嬛的角度來說,她決定重用崔槿汐之前,對其進行了一番考察和引導,最終確定其能為其所用,才真正把崔槿汐放到心腹級員工的位置上。

從崔槿汐的角度來說,她決定輔佐甄嬛之前,對其進行一番觀察和試探,最終才決定【All in】式地輔佐甄嬛。(對于甄嬛和崔槿汐的雙向選擇,我會在後面崔槿汐的專題中詳細梳理,此處不再延伸)

把余鶯兒推上死路,是甄嬛和崔槿汐第一次主僕聯手合作。

經此一事,甄嬛對崔槿汐的辦事能力已經有所了解,但還要進一步考察崔槿汐和她的默契程度。

于是就有了這場對話:

余氏死後,宮裡開始有鬼神之說。夜裡甄嬛睡不著,崔槿汐關心:「小主,怎麼不睡了?」

甄嬛道:「我有些害怕……」話不說盡,事不挑明,就看下屬如何意會,這就是領導的說話藝術。

崔槿汐便說:「那些鬼神之說,都是世人以訛傳訛的,小主不要放在心上。」

崔槿汐這回應就足以看出她是老江湖了,她的情商智謀和蘇培盛是一個水準的。

她其實猜中了甄嬛的心思,知道甄嬛害怕的不是鬼神之說,但是她為什麼又要這麼說呢?

因為作為員工一下子就把領導的心思猜得透透的,領導會非常沒有安全感的。

所以,她聰明地用「鬼神之說」引發甄嬛的否定,但鬼神之說又是和餘氏相關的話題,沒有偏離話題,又能抛磚引玉地讓甄嬛自己把害怕的內容說出來:「我不是害怕鬼神之說,我是害怕,雖然餘氏一命歸西,但此事並沒有完全了結。」

甄嬛還是沒把話說透,因為她要考察崔槿汐的理解力,崔槿汐便說:「小主是懷疑餘氏背後另有人指使吧。」

崔槿汐回答滿分,終于說出了正題。

考察結束,甄嬛對崔槿汐的表現很滿意,便把自己的擔憂和分析詳細地說給她聽:「你仔細想想……」

崔槿汐聽罷:「當日小主真應該留下她一個活口,細細審問才是。」

崔槿汐這話是在試探甄嬛水準的高低,余鶯兒背後的人是誰還用審問麼?只要看懂了後宮局勢,余鶯兒是華妃的人顯而易見。所以崔槿汐這麼問就是想看看甄嬛對後宮局勢的了解到了什麼水準。

甄嬛說:「她恨我入骨,不會說出背後指使的,甚至會反咬我們攀誣旁人,反倒她死了,主使她的人才會有所鬆懈,我們才會有跡可循。」

甄嬛當然知道余鶯兒背靠華妃,但這時候她對崔槿汐還未完全信任,所以話只說三分,拋出個題目,考察崔槿汐的謀劃能力。至于甄嬛對後宮局勢的認知,以及認知到什麼程度,一點也沒透露,你崔槿汐自己猜去吧。

崔槿汐自然領會,立刻獻上計策:「那咱們就拿餘氏的死來做一出好戲。」

第二回合,甄嬛是在立威宣示主權。考察崔槿汐和她的默契程度之餘,也暗示崔槿汐:我知道你很聰明,閱歷也深,但我棋高一招,我是領導你是員工,別以為你很了解我,更別想操控蠱惑我。

在這方面,安陵容恰恰相反。

她在人際交往中的表現是順從、奉承,存在感很低,甚至就連她的宮女寶娟都能輕易地影響到她的判斷和情緒。

除卻安陵容自己說得「不懂得如何駕馭下人」的原因,還因為安陵容內心沒有一以貫之的價值體系,說白了,就是沒有主見和原則。

一個人存在感低,不僅是因為自卑不自信,還因為ta沒有原則性和主見。

就拿安陵容來說,她最早依附甄嬛和眉莊,三人姐妹相稱。

然而,寶娟兩三句話就成功挑撥了安陵容和眉莊的關係,為什麼安陵容能這麼容易就被挑撥呢?

因為安陵容就是一個毫無原則的人。

安陵容的爹出事,眉莊沒能幫忙求情,她就說:「出了這樣的事,我才知道什麼都是靠不住的,眉姐姐平日裡與我姐妹相稱,有事相求,便唯恐避之不及。」

「什麼都是靠不住的」,再加上安陵容的感慨:「誰的話都沒有皇后娘娘的話管用。」

皇后幫了她一次,她就扭頭奔向皇后,對昔日幫她對她好的眉莊一頓踩踏。

這就充分說明,在安陵容的價值判斷中,沒有一個一以貫之的體系,什麼姐妹情誼,什麼共情理解,什麼堅持和信任……她都是沒有的。對她來說,有奶就是娘,對她有利就行。

因為沒有原則,沒有主見,身邊人的一言一行就很容易影響到她。

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就像一場力量均衡的爭奪戰,你強一些,對方自然就弱一些,這就是甄嬛能把崔槿汐這等人才收入麾下的原因;你弱了,對方自然就會得寸進尺干涉你多一些,這就是寶娟總能輕而易舉地蠱惑影響安陵容的原因。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