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明蘭兩次遭賊圍攻,第一次最為危險,第二次最是痛心

易理人生 2021/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原著中的驚險片段不少, 例如說明蘭就曾經兩次遭賊圍攻,每一次都有驚無險,

兩次之中,最為危險的,是第一次,最為痛心的,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在回了宥陽老家的途中遭遇了水賊,險象叢生,明蘭和一眾丫鬟被逼跳水逃生,幸得顧廷燁相救,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正想著,忽然遠處傳來‘砰’的一聲巨響, 震的整個水面都晃動了,明蘭在椅子上搖了搖才穩住,然後與扶著椅子的長棟面面相覷。

——發生什麼事了?

明蘭連忙去開窗,抬眼望去,只見遠方某處火光沖天,似是其中一艘大船著了火,其間人影閃動,隱約能看見一個個人掉下水去;順著風水聲,明蘭隱隱聽到一陣陣叫喊聲和打鬥聲,長棟趴著窗,小臉兒慘白;這時船舷上也響起尖銳的呼哨聲,似是放哨的船夫在示警。

不一會兒,船上的人都醒過來, 明蘭一邊把丹橘叫醒,叫她把其他女孩叫起來,一邊拉著長棟去尋長梧,一路上船夫丫鬟婆子都趴在船舷上張望,人人俱是神色慌張,明蘭不去看他們,只一路沖到長梧艙內,只見允兒嚇的臉色蒼白,只捧著微隆起的肚子坐在那裡;她一看見明蘭,連忙拽著她的手道:「你兄長去外頭查看了,我剛叫了人去尋你們;菩薩保佑,大家沒事才好!」

明蘭不知道外頭出了什麼事,也只好坐到允兒身邊,長棟伸頭伸腦的想要出去,被明蘭一巴掌拍了回去。

不過一盞茶功夫,長梧氣喘吁吁的回來,道:「 是水賊!」眾女眷大驚失色,然後長梧三言兩語把事情交代清楚。

如今眾人行駛的水道叫永通渠,南北向運河的淮陰段,今夜風平浪靜,許多船隻都停泊著歇息,除了盛家這艘,還有兩艘官眷富戶的大船,兩艘護衛船,外加寶昌隆的商船數隻,因都停泊在河中,便都在這個葫蘆口的避風處靠了,前後是商船,中間是護衛船和客船。

待眾人入睡後,一夥水賊趁夜摸上船,首先劫殺了前後幾艘商船,誰知寶昌隆的其中一艘船上運的俱是桐油,糾纏打鬥中,幾個商行的小夥計們點燃貨艙,一整艙的油桶炸了開來,整艘船立刻火光熊熊,不但夥計們趁機跳水逃生,也給了其他船隻預了警。

明蘭看允兒嚇的不住哆嗦,拍著她的手安慰道:「嫂子,你莫太憂心了,我瞧這水賊也不甚高明,有經驗的都知道應先打劫客船的,哪會先往貨船上跑呀?這不打草驚…人嘛。」

此言一出,一直繃著臉的長梧忍不住莞爾,贊道:「 六妹說的好,正是如此!大約是群散碎蟊賊,現正被護衛船纏住了,下邊已經備了舢板,你們收拾一下,到了左岸邊便好了!」

眾女眷頓時神情一松。

水賊人數並不多,不過勝在‘偷襲’二字,且船上狹小,受襲者不便躲避,他們才能逞兇,永通渠右岸曲折,恰巧成了個避風處,眾船隻便停在此處, 而左岸卻是一片廣闊的蘆葦地,那密密叢叢的蘆葦直有一人多高,且那裡直通往最近的淮陰衛所營,若到了左岸上,會有衛所的兵營前來援手不說,來追擊的水賊一分散,便也追趕不及了。

這個時代還沒有救生艇的概念,原本岸上的船家早叫水賊趁夜全制住了,長梧好容易才弄來兩艘小舢板,好在他到底是砍過人的把總,知道些對敵之策, 于是一邊叫人收拾著下了大船,一邊叫人將整艘大船每個屋子都點的燈火通明,再叫人來回跑動,顯得船上的人眾十分慌張,而小舢板上則不許點半分火光,在夜色的掩映下,就能無聲無息的上岸。

急忙之下,丫鬟們愈加手忙腳亂,長梧不斷催促,允兒臉色蒼白的嚇人,捂著腹部,面色痛苦, 想是動了胎氣,明蘭看了眼數十丈遠的火光處,似乎廝殺正酣,便道:「嫂子不適,待會兒怕更不能動彈了,不若哥哥先護送嫂子和四弟弟過去, 我一收拾完即刻趕上。

允兒和長梧本來不肯,但眼瞧著水賊還未可到,長梧咬了咬牙, 便留下一半的護衛和一艘小舢板,臨走前諄諄囑咐:「一些銀錢沒了便沒了,你趕緊上來!」

明蘭點頭,還把燕草留在長梧身邊。

其實她估量過對岸的距離,作為志在上山下鄉的有為青年,明蘭哪怕只剩下以前姚依依游泳技術的一半,應該也是能遊過去的;剩下的,丹橘會些狗刨,小桃能帶著她遊,綠枝和允兒留下來的幾個丫鬟也都多少會些水性。

這次長梧是回家奔喪的,待大老太太一過世他便要丁憂, 是以長梧幾乎將京城這幾年積攢的財物都帶上了,著實不少,沒道理便宜了那夥技術含量不高的蟊賊;明蘭一面指揮幾個丫鬟將輕便的玉瓷古玩和金銀首飾全都收入油布裹制的小囊中,正收拾著,忽聽在船舷放風的綠枝一聲歡呼:「活該!射死他們!」

明蘭連忙撲過去看,只見不遠處幾艘大船的船舷上,一些護衛正張弓搭箭朝水裡射,一陣陣叫駡聲中,還夾雜著慘叫和驚呼聲,明蘭心頭一緊,立刻道:「 不好!他們的船被堵住了,便散開人手,從水裡遊過來了!」

女孩們都嚇壞了,明蘭沉吟片刻,抬眼看了下長梧的那艘小船已到了江心,她迅速做出反應,指著面前的女孩們,沉聲喝道:「 你們三個把這一層所有艙室的燈都丟進江裡,不許留下半點照明物件,我帶著綠枝去把下一層,小桃和丹橘把這些薄皮小鐵箱拿繩子系了,小桃水性好,把繩子系到船底,然後把箱子都放到水裡去!完事後到底艙的廚房來匯合!要快!

「姑娘,為何我們不趕緊上小船走呢?」允兒的一個大丫鬟遲疑的問道。

綠枝瞪著眼睛,怒駡道:「混帳!姑娘讓做就做,廢話什麼! 若不是為了你們的主子,我們姑娘早走了!你們還敢囉嗦!」丹橘脾氣溫和,趕緊解釋道:「 如今水裡已有了賊人,我們能駛多快,若被追上了,一鑿子就翻了我們的小舢板!

那女孩立刻紅著臉低下頭去。

明蘭也懶得生氣,到底不是自己的隊伍; 她立刻跑去外頭船舷上,把那幾個護衛分成四批,分別護著四撥女孩去行動,不一會兒,整艘船立刻變的黑漆漆的,老天爺很給面子,今夜月色無光,伸手不見四指。

明蘭一路奔去,趕緊叫一干僕婦雜役都躲起來, 身強力壯的去船舷上迎敵,她自己則直沖廚房,從裡頭翻出許多菜刀尖叉鍋鏟鐵杵,待分頭行動的女孩們來了, 都分了些‘武器’在她們手裡;小桃分了個鐵鍋,綠枝分到把菜刀,其餘女孩也都拿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