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槿汐進入慎刑司后,甄嬛的一個舉動不打自招,令太后疑心頓起

導語:人人都以為滴血驗親是皇后發動的,其實,這件事的真正幕后主使者是太后。

當時的甄嬛正得盛寵,宜修已經人老珠黃,被皇帝厭棄,即便沒有差錯還須謹防甄嬛和皇帝雞蛋里挑骨頭呢,豈敢主動去踩地雷、碰牛角?

所以,除非有人做出承諾:出了事她兜著,讓宜修大膽去查,為保證皇家血脈的純正,「滴血驗親」一定要做。即便明知「無論結果如何,皇帝都會受傷害,」也還是要把甄嬛的那對雙胞驗明正身。以防甄嬛「移花接木、魚目混珠」。

那麼,太后為何會如此篤定地認為甄嬛那對雙胞胎」有問題」呢?其實,這完全是甄嬛一個「不打自招」的舉動引起了太后的懷疑。

1、崔槿汐被關進慎刑司,甄嬛舉動反常

在后宮之中,無論是哪個嬪妃壞了事,當她的太監和宮女們被帶走拷問盤查時,主子們也不會與「嫌疑犯」再有任何的接觸。

為了避嫌,也為了防止奴才與主子串供,更要防止奴才被她的主子們滅口,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是不允許奴才和主子再見面的。

這是最基本的法律法規,華妃身邊的周寧海被帶走拷問時,華妃也只能被動坐在翊坤宮里等待消息。

還有后來的皇后宜修,無論是江福海還是剪秋,被人帶走后嚴刑拷打、刑訊逼供,宜修明知后果嚴重,卻也無法與之見面,她們之間是徹底被隔離的。

再就是沈眉莊身邊那個陷害她「假孕爭寵」的宮女茯苓,茯苓被帶走后,眉莊甚至都沒有機會問一問茯苓為何要陷害自己,是被誰指使的?畢竟,自己從未苛待下人,她為何要誣陷自己假孕爭寵呢?

可是,眉莊根本沒有這樣的機會去質問、去釋疑,因為她根本見不到茯苓。慎刑司的執法人員是不會讓她們主仆見面的。

宮里的娘娘小主們也都知道這個規矩,所以,一旦「犯了事兒」,也會主動配合官方調查,主動退讓避嫌——不再與自己宮中的嫌疑犯進行接觸。

而到了甄嬛這里,卻一反常態,囂張地打破了所有的規矩。一向謹言慎行的甄嬛,聽到崔槿汐被關進慎刑司以后,立刻方寸大亂,坐臥不寧,竟心虛惶恐到顧不得被人質疑,直接帶著浣碧去慎刑司「探望」崔槿汐了!

2、甄嬛不打自招,太后頓時了然于心

甄嬛自從甘露寺回宮以來,一直謹言慎行,恪守本分,謹守宮規,對太后和皇后更是恭順有加,從不會違規越禮,看上去十分的乖巧懂事。

而崔槿汐的「對食一事」發生后,甄嬛卻像變了一個人,立刻失去了往日的冷靜理智和分寸得宜,竟像發瘋的母狼一般,什麼規矩禮法也不要了,甚至還知法犯法,親自去慎刑司看望嫌疑犯!

甄嬛的這個舉動只能說明她心虛。若自身光明磊落,沒有把柄和隱私落在槿汐手里,她大可放心交給慎刑司的人去審問查辦,何至于如此耐不住? 更何況,蘇培盛是皇帝的人,難道皇帝會冤枉自己身邊的心腹?他是一定會仔細盤查的,絕不至于令蘇培盛無辜蒙冤受屈。甄嬛又何必「多此一舉」,率先坐不住了呢?

關鍵是她還懷著孩子,此時竟也顧不得會被慎刑司的煞氣沖撞了,執意要去見崔槿汐。難道崔槿汐比她肚子里的孩子還重要?還是擔心一旦崔槿汐吐口,她與肚子里的孩子都將性命難保?所以,她明知有風險也要放手一搏、背水一戰?

在太后看來,她不顧宮規嫌疑,去慎刑司的目的無非有這三種:第一,逼迫崔槿汐自盡。

第二,親自監督她「自盡」,悄悄為崔槿汐提供自盡藥物。第三,警告崔槿汐把嘴閉嚴,不然,自己一定會讓她死得更慘烈。她的家人也會跟著遭殃。甄嬛不相信她家里人都死絕了。只要還有一個活的,就足以威脅到崔槿汐寧死不吐口。

實際上,甄嬛去慎刑司「看望」崔槿汐也正是出于這樣的目的。只不過,崔槿汐未等甄嬛開口,就已經搶先一步表態了:「自己寧死不會出賣娘娘的,請娘娘放心好了。」

甄嬛這才長舒一口氣,信誓旦旦地向崔槿汐保證:一定會救她出去。但事實上,此時的甄嬛心里根本沒底。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救得了崔槿汐,只能是盡最大努力去爭取。她最想要得到的答案已經得到了,至于崔槿汐的結局如何,那還要看皇帝的心意。

就是甄嬛這樣的一個舉動,才讓太后疑云頓起,這無異于做賊心虛,不打自招啊。所以,后來太后才授意皇后「滴血驗親」,因為她料定甄嬛絕對有問題,那倆孩子也絕對會有貓膩。

​然而,令太后沒想到的是,關鍵時刻,甄嬛自己在滴血驗親的水里加了白礬,反咬皇后一口。 緊接著又讓浣碧偷龍轉鳳,用徐燕宜的兒子冒充鴻雁來與皇帝進行滴血驗親。(這是原著情節)最后就這樣完美地瞞天過海了。雖然太后依舊疑惑重重,卻也不便再追查下去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