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甄嬛差點滑胎的鵝卵石,到底是祺嬪還是安陵容所為?

易理人生 2020/10/19 檢舉 我要評論

 

甄嬛懷著雙生子,被皇上用半副皇后儀仗的規格榮耀迎回宮中,賜鈕祜祿大姓,冊封為熹妃,對外宣稱是四阿哥的養母,以一己之力在甘露寺為國祈福,如今迎回宮中賜居永壽宮。皇上對甄嬛是妥妥的真愛了,抬旗賜大姓、送兒子上戶口……從甯貴人的團絨野貓戰隊到六棱石子路上的苔蘚鵝卵石,但凡是紫禁城裡的物件都能感受到熹妃如何風頭無兩寵冠六宮。 可唯有甄嬛內心明白,這看似風光無限的盛寵和身孕,背後處處是隱蔽四伏的危機重重。

甄嬛回宮第二天,被太后叫去問話,每一題都是送命題。好在甄嬛籌謀苦久,一番應對有驚無險,僥倖算是及格。可她還沒來得及聞一聞永壽宮的椒牆美味,就被親閨女朧月不親近親媽紮了心。 從太后靈魂拷問後還沒回過神來,就被人蓄意謀害在回宮的路上撒了牛毛蘚的鵝卵石,轎夫腳滑差點坑了熹妃肚子裡的雙生子。甄嬛自從甘露寺回來,「狠而無心」之後,宮鬥水準扶搖直上,下定決心徹底查清絕不手軟。

甄嬛向左使了一個眼色,「有些功夫在身上」的小雲子立即撿起地上沾了牛毛蘚的鵝卵石,將最大的犯罪嫌疑人鎖定在祺嬪和欣貴人身上。甄嬛再向右遞了個眼神,浣碧立即高盛呵斥抬轎的太監,為何要選這條路。轎夫沒有錯,這確實是夏天最涼爽的一條路。 甄嬛和眉莊複盤整個事件,眉姐姐堅信是皇后所為,因為皇后號稱「打胎隊隊長」,尤其不能容忍甄嬛這麼受寵的高階位妃嬪有子嗣。但是如此明目張膽地陷害,並不是躲在人後借刀殺人的皇后的手筆,太小兒科。除去皇后,祺嬪、欣貴人、安陵容都有害甄嬛龍胎的動機,雖然貞嬪和康常在接觸甚少,但吃過安陵容「舒痕膠的虧」的甄嬛,絕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

為了徹底查清這幕後黑手,甄嬛知道「犯罪未遂」在皇上眼裡並不是大事,很可能打幾板子轎夫給甄嬛一個交代了事。所以甄嬛阻止了皇上對轎夫的打板子行為,在皇上眼裡扮演了一回「與世無爭息事寧人」的賢德後妃。 甄嬛的本意,當然是暫時隱忍不發,以免打草驚蛇,待自己查明真相,一起秋後算個總帳。

小雲子查明牛毛蘚的鵝卵石,是蜀地矮子松特有,宮裡只有欣貴人一人種矮子松。但因為矮子松並非奇珍,其他妃嬪若要拿來陷害欣貴人也未可知。於是甄嬛偷偷查驗了祺嬪和欣貴人的關係,證實二人不睦已久。欣貴人有心投靠甄嬛,想要換取一宮主位。甄嬛雖未明面應允,但內心已將欣貴人從嫌疑人名單中剔除。 甄嬛雖未置可否,但內心已然判定這事十有八九是祺嬪所為,既報復了甄嬛又嫁禍了欣貴人,一石二鳥。所以,甄嬛用一碗糙米薏仁羹狠狠打擊了祺嬪,使她降位禁足,給足了教訓。又幫欣貴人獲得一宮主位,默認她們的盟友關係。

這件事在甄嬛眼裡已經了結,可是安陵容的長街攔轎,使鵝卵石事件出現反轉,真正的兇手漸漸露出水面。這對昔日「相愛相殺」的塑膠花姐妹,一見面便針鋒對麥芒互嗆起來。甄嬛諷刺安陵容這輩子都生不了孩子,安陵容嘲笑甄嬛生了孩子為別人做嫁衣。雙方不留情面往對方心窩子痛戳。安陵容欲蓋彌彰,假意提醒甄嬛鵝卵石事件是儲秀宮所為。甄嬛故意說欣貴人性子烈些也是有的。 安陵容急於辯解,「姐姐真以為是欣貴人所為」,並且提醒道:「儲秀宮誰與姐姐不睦已久」,就差直接將「祺嬪」的名字呼之欲出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