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里,與世無爭的靜嬪,其實深愛梅長蘇的父親林帥?

年少的時候,你也曾傾慕過這樣一個人嗎?

他是世人眼中最耀眼的存在,卻突兀地出現在你平凡無奇的生命中,甚至與你有了些許交集。

你從不敢妄想與他比肩,只想安安靜靜地站在不遠處,看著他。

就那樣看著他,便覺得整個年少的時光都變得溫柔起來。

或許,《瑯琊榜》里的靜嬪,就曾這樣傾慕過林帥。

那一天是她最狼狽不堪的日子,卻也是她最幸運的日子。

她與師傅游歷江湖,一老一少遭遇當地的惡霸欺凌。

這個時候,他出現了,一個真正的英雄從天而降,解救了她。

一個是可憐兮兮、狼狽不堪的平民少女,一個是氣度不凡、肆意飛揚的貴族子弟。他們就這樣有了交集。

他說他叫梅石楠,梅花的梅,石頭的石,楠樹的楠。

從此她住進了有著赫赫威名的帥府,看著他娶妻生子。

那樣尊貴美麗的長公主,才是可以與他比肩的女子。

原本以為,生活就這樣波瀾不驚地過下去。

一名小小的沒有名字的醫女,兢兢業業地為府上的主子調理身體,消除病痛,這樣就很好。

在后來無數個寂寥的日子里,她最懷念的也不過如此。

然而世事何曾順過人意?

心性多疑的皇帝為了制衡兩方勢力,娶了言侯的妹妹言玥為后,納了林帥的妹妹樂瑤為妃。

林氏樂瑤就此進宮,繼而產子,身子開始不好。

林帥心疼妹妹,于是想到了她這個醫女。

不是不想陪在他身邊,不是不可以遠走他方,只是因為他需要,所以她義無反顧。

從此一入宮門,余生再不相見。

她以醫女的身份入宮,成為了皇帝后宮無數的女人之一。

一聲靜嬪娘娘,開啟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人生。

她與宸妃成了最親密的姐妹,他們的孩子成了至親手足。

她也從一個不那麼重要的醫女,漸漸地,似乎與他的圈子親近了些,他的孩子開始喚她為靜姨。

看著小輩們一個個長大,時間走得沒有一點聲音,她也年華老去。

那些隱秘的、不曾開口言說過的感情,似乎只定格在了回憶里。

她悄悄地埋葬,刻進自己的骨血。

就這樣吧,在這個空曠寂寞的深宮里,她還和他珍視的妹妹在一起,這個同樣失去了愛情,卻也善良美好的女子。

她愿意這樣陪著她,護著她,至少他會安心。

可,終究是沒能護住。

赤焰一案,血流成河。

皇長子死于獄中,樂瑤自盡于宮門,就連她心底深處最珍貴的身影,也消散于天地間。

從此,那個耀眼的少年,真的,再也不見了。

所有她珍惜的人,所有她快樂的時光,也都隨著一起去了。

可她卻不能走,即使在無數的夜里痛徹心扉、輾轉難眠,她也不能。

因為她不能丟下景琰,不能就這樣讓她心中的英雄,背負著造反的污名被世人所詬病。

所以她不能死,更不能冒然出頭,她只能選擇隱忍,靜默地呆在這個無聲的宮殿里。

可心底的光終究是暗了。

從此暮去朝來,她在偌大的宮中隱世而居,日夜陪伴著她的,只不過門前那一棵郁郁蔥蔥的楠樹。

時光荏苒,不知經年。

這天,景琰和她說,他想要奪嫡。

不是攀附譽王,不是依靠太子,而是為自己而奪,為了有一天為逝去的人洗血沉冤,為了有一天見到故人能無愧于心。

她說,這很難。

怎能不難?一個是勞苦功高卻不得圣心,在朝堂上也沒有絲毫助力的皇子,一個是沉悶多年,好似隱形人一般的低等嬪妃。

景琰說,我知道。

那便去做吧,即使千難萬難,即便毫無勝算。畢竟,誰的心中沒有那麼一點執念呢?

面對兇險的奪嫡之路,她就這樣平靜地接受了。

應該說,她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從十二年前梅嶺的那場熊熊大火和漫天飛雪開始,她就知道,這一天遲早會要到來。

而她等的,也正是這天。

身為后宮的女子,最快速獲得權力的方式就是得到帝心。

于是,她利用自身的醫術,很快就讓皇帝關注到她,門可羅雀的芷蘿宮開始熱鬧起來。

她從一名默默無聞的靜嬪,變成靜嬪,最后成了貴妃,她的聰慧和謀略毋庸置疑。

她同樣也是心細如發的,僅憑一本《翔地記》上對于晉陽長公主名字的避諱,結合輔佐靖王的舉動,便推測出了小殊的存在。

從此,送到靖王府的食盒由一個變成兩個,就連靖王最喜愛的榛子酥也沒有了,只因小殊誤食了會過敏。

甚至往后內廷司送干果過來,她也不敢選榛子,擔心自己不注意摻進去了。

因為小殊是他在世上唯一的血脈,她便視為親生,處處小心體貼,發自內心地愛護著他。

正是這份真心,讓她在見到小殊的那一刻,破防了。

那天,她借故給「蘇先生」敬茶,又將茶水潑到他衣袖之上,隨后她迅速扯開其衣袖,卻沒有看到熟悉的胎記。

她又趁機為他把脈,然后,便哭得不能自已。

平日里最是端莊持重的一個人,卻在一個小輩面前哭得沒了樣子。

整個過程下來,破綻太多,連一旁的靖王都看出了問題。

她是那樣謹小慎微的一個人啊,可見此刻的心緒有多亂。

她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忍了這麼多年,突然就忍不住了。

她看著面目全非的小殊,哭著說,你以前,長得那麼像你的父親。

此刻,不知她是否想到了林帥年輕時的影子,或是想起了自己年少的歲月。

應該都有吧,畢竟兩者早已融為一體了。

她心疼小殊,所以她讓小殊不要再管這京城的爾虞我詐,把一切都交給她和景琰。可她也懂小殊,所以最終,她忍痛點了頭。

幸而蒼天不負,大事終定!他們真的做到了。

景琰成為了太子,掌控了朝堂內外。他們所有人一起,逼著那個不可一世的男人低下了頭,承認了當年犯下的錯。

他們終于洗血了那樁天大的冤案。可逝去的人,再也不會回來。

最終,她也只是那個倚坐在宮門前,安靜恬淡的女子,靜靜地看著那棵,當年親手栽種的楠樹。

身旁的人隨著她的目光看去,疑惑地問道,娘娘很喜歡楠樹嗎?

是的,一直都很喜歡。

她這樣回答。

更多宮斗、宅斗、權謀劇解讀分享,關注@白姐宮斗,給你不一樣的深度視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