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痛失兩子」的琅嬅:她的悲劇,源于一個自作聰明的母親

易理人生 2021/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這個世界上最讓人心痛的,不是未曾擁有,而是眼看著自己所擁有的事物一件件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琅嬅的一生,用這句話來形容,再貼切不過了。

從弘曆把交到她手上的如意奪回來,放到青櫻手裡時,她這一生的惶恐與不安就已經註定了。

這是她心裡的隱痛,因為她害怕自己的皇后之位有一天也會突然被人奪走,交到青櫻的手裡。

這種不安已經漸漸成為了她人生的底色以及內心最深處的焦慮。所幸的是,隨著嫡子長成、隨著她的中宮之位越來越穩,這種焦慮也在逐漸消失。

所以當她的母親富察夫人第一次進宮的時候,琅嬅一臉泰然地對她說「女兒只要守住皇后的位子,便什麼都有了。我不必事事與她們爭,她們也不會來冒犯我。」

此時的琅嬅所秉承的基本思路是正確的:我只要做好我身為皇后應該做的事,我的位子就不會被輕易動搖。

就像一個企業的員工認為:我只要做好我份內的事情,就不會輕易被老闆炒魷魚一樣。

這個想法,沒什麼毛病。

那麼什麼是「皇后該做的事」呢?

在琅嬅的眼裡,厲行節儉、為後宮之表率;善待庶子,保持嫡母的風范;督促兒子好好學習,讓他早日成才,就是一個皇后應該做的事。

試想,一個能夠把這些「簡單」的事情做好的皇后,難道不是皇帝心目中理想的正妻嗎?

如果一個皇后能做到這些,那麼皇帝在前朝就不用擔心後宮嬪妃不和,也不用擔心自己孩子的教養問題,更能夠確保自己的江山後繼有人。

這樣一來,皇帝就算再寵愛嬪妃,也不會忘記是誰在替他管理自己的大家庭,讓自己沒有後顧之憂,這樣的皇后,才是不會輕易被皇帝炒魷魚的,才是嬪妃所不可替代的。

可偏偏富察夫人說了一番自作聰明的話,影響了琅嬅原本正確的三觀,讓她陡然生出許多憂慮來:

「既然嫁給了皇上,你就應該知道,這會子有潛邸的舊人,以後會有數不清的新人。做正妻的,要什麼都得想到,但不必什麼都做,有底下的奴才替你效勞,何必髒了自己的手呢?」

她的潛臺詞是:你光做好自己的份內之事怎麼能行?你得把關注點放在你的競爭對手身上,千萬不能讓她們把你比下去!

琅嬅聽了這些話以後,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旁邊的素練看起來也像是明白了什麼。

接下來, 富察夫人更是越過琅嬅,直接向她手底下的大宮女素練授權道:素練啊,你就大膽一點也無妨。

于是,琅嬅的事業重心,就在這有意無意間悄然發生了轉移。

在玫答應臉受傷的時候,她第一時間懷疑如懿,藏著自己的私心,想除掉她,結果被皇上指責不夠穩重;

由于素練偷偷讓人苛待永璜,她在皇帝眼裡合格嫡妻的形象也在發生動搖,所以才會導致永璜成了如懿的養子,而她自己也不得不重新陷入被如懿奪走一切的焦慮當中,以致于弄巧成拙,最後連孩子也沒了。

這是一個原本兢兢業業的員工,在所謂「職場老油條」的慫恿下,走了彎路,每天只想著怎麼打壓競爭對手,卻忘了提升實力、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以至于最後竹籃打水一場空的故事。

只可惜,富察夫人看著女兒走到這一步,卻還是沒有明白自己當初的「自作聰明」有多害人,而是繼續秉承著她一貫的風格,給34歲再次懷上嫡子的女兒出餿主意。

琅嬅懷上永琮的時候,天時地利人和一樣也不具備,她自己已經34歲了,又因為永璉去世傷心過度,傷了底子。雖然吃了很多補藥,但是懷孕的時候正趕上皇帝生病,她一直沒日沒夜地照顧,身體本身就已經很虛了。

按理說,一個母親知道自己女兒懷孕不容易,就應該勸她安心養胎,儘量讓她少操心才是,可富察夫人卻偏不,她高調地讓皇帝知道自己女兒懷孕不易也就罷了,還故意讓他天天來長春宮陪伴,引得後宮嬪妃紛紛側目,尤其是那些有孩子的嬪妃,感受到的威脅就更加強烈了。

這樣一來,就在無形中給皇后肚子裡的孩子增加了很多外部的威脅。

最後七阿哥會早夭,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總的來說,富察夫人的「自作聰明」,可以概括為——沒有大局觀。

她曾提醒琅嬅,眼光要放長遠,這話看起來沒問題,但意思卻錯得離譜。

因為她的目光,僅僅集中在後宮的女人身上,卻忘了身為一個皇后,立身的根本是什麼。

皇后是皇帝背後的女人,她先是「臣」,然後才是「妾」,也就是說,她首先得要履行作為皇帝臣子,幫他管理後宮的責任,皇帝對她的認可是她立身的根本,為皇帝分憂是她的主要職責。

而富察夫人的建議,等于是讓她不管主考官的意見,去做一些所謂的「對自己有利,能保住皇后之位」的事情。

把皇后這個職位和皇帝賦予她的職責分割開來,而單純地把皇后當成是一個管轄後宮嬪妃的女人,本末倒置,可見一斑。

正因如此,皇后才會逐漸失了君心,因為皇帝想讓她完成的KPI,她一件都沒有完成。

過度厲行節儉,以至于後宮怨聲載道;管理下人能力低下,沒能照顧好阿哥;養育嫡子能力不足,以至于嫡子早夭......

這一樁樁一件件,都昭示著她作為皇后基本能力的不足。最後下場淒涼,也就不足為怪了。

原著「痛失兩子」的琅嬅:她的悲劇,源于一個自作聰明的母親。

我分析得有道理嗎?歡迎留下你的看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