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發賣林噙霜時,為何人牙子會看她的口牙?大娘子說出了真相

易理人生 2021/09/07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林噙霜絕對是宅鬥中的王者,她很會裝柔弱,也很會抓住一個盛紘的心,她很清楚自己無依無靠只有抓住盛紘這顆大樹才能在盛家安穩度日,她是罪臣之女,無依無靠,沒有強大的娘家作為靠山,也沒有正室的身份,即便如此她也憑藉一己之力在盛家風風光光,甚至踩在了大娘子頭上。在與大娘子鬥智鬥勇中,林噙霜大部分時候都占了上風,最主要的就是因為盛紘的偏袒,也讓大娘子對林噙霜恨得咬牙切齒,想盡辦法想要發賣了她。

林噙霜是個聰明人,她對待盛紘的那些伎倆,放在現代同樣適用,男人就吃她這一套。她雖然只是個妾室,但在盛家可以過得比大娘子還威風,要天上的明月,盛紘也會想辦法幫她去試一試。

若是她的身世在好一點,若能成為皇上的妃嬪,我想她就算不能戰鬥到最後,也會有較高的位份,因為她太懂如何抓住一個男人的心了。她慣用的伎倆是在盛紘面前裝柔弱,一副嬌滴滴的樣子,激起盛紘的保護欲。

又因她曾經是官家小姐,後來家道中落,落魄後成為了婢女。盛紘是個心腸軟的,所以更加偏愛她。本來林噙霜待在老太太跟前服侍,老太太也曾想等她到了合適的年紀,給她尋一門較好的親事。但是林噙霜心高氣高,斷然不嫁給清貧之人,于是勾搭上了盛紘,又懷了長楓,逼得盛老太太不得不准許她入門為妾。

妾室本來是地位低下的,何況她還是個賤妾,她一點兒也不安守本分,覬覦著坐大娘子的位置。仗著盛紘的偏愛,時刻將王大娘子踩在腳下。王大娘子是個直腸子,有什麼說什麼,心無城府,也不會做勾心鬥角的事,所以次次都能落入林噙霜的圈套,盛紘也逐漸與她生分了。

生的兩個孩子長楓和墨蘭,過得都比嫡出的孩子還好,盛紘自己是庶出,知道庶出的孩子過得多辛苦,多不受人待見。對待這兩個孩子,他極其疼愛。但凡是墨蘭和姐妹們鬥嘴,盛紘永遠是偏袒墨蘭,半句都由不得其他人辯解,如蘭吃多了這些苦頭。

真心也不一定能換來真心,對林噙霜,盛紘是真的愛,處處呵護。可對于林噙霜來說,盛紘就是個提款機,想從他那得到物質和兒女的前程。盛紘因為長楓在外大言不慚的話語,被官家扣留在宮中訓斥了一頓。

王大娘子對于丈夫沒有歸來十分著急,哭天搶地去找老太太想辦法。反觀林噙霜,聽到些風吹草動,便以為盛家不行了,忙著要與盛家撇清關係,偷偷出門變賣家產。

恰巧這些被王大娘子身邊的人看到了,抓住了把柄。平日盛紘在家時,不能夠對林噙霜怎麼樣,如今盛紘不在家,那這個家便是王大娘子說了算,有人違背家規,做出有傷風化的事情,定然是要按家法處置。

看到林噙霜喬裝打扮出去與陌生男子私會,大娘子認為她在外面偷人,說她這是個「賤人」,要將她發賣出去,差來了人牙子。人牙子看到林噙霜,第一下便是去觀察她的牙口,這個動作宛如看牲畜一般。

其實在他人的眼中,林噙霜的身份和牲畜又有什麼區別呢?她是個賤妾,地位就是奴才,是能隨意買賣的。人牙子看她牙口的這個動作,便是沒把她當個人,而是一個動物。

大娘子說得沒錯,林噙霜始終是個「賤人」,這個身份是沒法改變的,就算是發賣為娼,都要被人像牲口一樣挑來選去。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