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穎妃巴林氏,蒙古鑲紅旗人,她不是巴林王的女兒,不要把蒙古八旗和蒙古藩部搞混了

易理人生 2021/03/31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原著中,身後有著蒙古各部的穎妃,並不是電視劇裡那個圈粉無數的小可愛。

她,並不是巴林王的女兒

首先在身份上:

蒙古八旗是清朝八旗制度的組成部分,眾所周知,清朝的八旗分為三個主體,即滿洲八旗、漢軍八旗,然後就是蒙古八旗,他們統稱旗人。

在清朝滅亡後,蒙古八旗後裔有的成了蒙古族,有的成了滿族,還有的成了漢族(當時都是自己自願報的嘛)。

蒙古藩部則是指以旗盟為行政制度的蒙古部落,包含了漠南蒙古六盟二十四部四十九旗、漠北蒙古四盟四部八十六旗、漠西蒙古五部二十八旗。

清廷把臣服他的蒙古部落都拆成若干個旗,之後在旗上設盟,比如前面提到的巴林部,他就分為左右兩個旗,又歸屬昭烏達盟,這就是蒙古藩部的旗盟制度,也就是現代概念上的蒙古族的前身。

其次在管理上:

蒙古八旗和滿洲、漢軍八旗一樣,以八色作為區別,即蒙古鑲黃旗、正黃旗、正白旗、鑲白旗、正紅旗、鑲紅旗、正藍旗、鑲藍旗。

每旗都由都統管理,都統下有參領,參領下有佐領,有世襲的世職,也有不世襲分屬公中的,職掌和滿洲八旗是一樣的。

旗人想出仕做官,有旗內的職官比如筆帖式、佐領、驍騎校等選擇,也可以做侍衛,還可以走科舉或者蔭官路線,比如同治帝的岳父 崇綺就是走科舉考上狀元,成為朝廷高官的。

蒙古藩部各旗則按地名和方位來命名,比如最知名的哲裡木盟,分為科爾沁、杜爾伯特、紮賚特、郭爾羅斯四部,科爾沁部下又分左翼前、後、中、右翼前、後、中六旗,郭爾羅斯部下則分前、後二旗,杜爾伯特和紮賚特各有一旗,一共十旗。

每個旗都有世襲的旗主劄薩克,爵位有汗(僅漠北外,蒙有)、親王、郡王、貝勒、貝子、鎮國公、輔國公、一至四等台吉或者塔不囊。

藩部王公子弟不用考慮出仕做官的問題,因為他們生下來都有相應的爵位品級,最低也是四等台吉或者塔不囊,相當於朝廷的四品官。

其三在生活方式上:

蒙古八旗的旗人和滿洲、漢軍八旗一樣,定居在駐防城市裡,改變了以前的生活方式,語言、服飾和文化都發生滿化、漢化,到清朝中晚期,很多蒙古旗人子弟連蒙古語都說不好,完全被滿語和漢語取代,基本上融入滿族和漢族了。

蒙古藩部則繼續之前的生活方式和習慣,在牧地駐牧,被滿族和漢族融合比較少,保留了蒙古族的傳統習俗和文化。

以乾隆帝的穎妃巴林氏為例,她家祖上原來屬於成吉思汗後裔巴林部屬人,在清朝立國之初,巴林部和翁牛特部(成吉思汗三弟哈赤溫後裔)有一部分被編為牛錄,屬於蒙古八旗的鑲紅旗第二參領下第七佐領,穎妃的父親納親(那親)就擔任過佐領。

穎妃進宮是屬於八旗秀女的身份,而不是來自藩部的滿蒙聯姻。那麼,清朝有多少蒙古族後妃?其中哪些屬於旗內通婚?哪些又屬於滿蒙聯姻呢?

穎妃入宮緣於一次選秀,如懿初孕之時,皇帝選了巡撫鄂舜之女西林覺羅氏為禧常在, 都統納親之女巴林氏為穎貴人,拜唐阿佛音之女林氏為恭常在,德穆齊塞音察克之女拜爾果斯氏為恪常在。

皇帝不久前剛平定西藏郡王珠爾默特那木劄勒叛亂之事,如今准葛爾內訌,正在蠢蠢欲動,這樣的人選,倒是對滿蒙尤其是蒙古各部極好的安撫。

十二月裡,新人入宮。其中這位穎貴人長得杏眼櫻口,臉若粉雪,年輕嬌憨又帶了幾分草原的潑辣爽利,格外得皇帝的喜歡,近新年時便封了穎嬪,可謂一枝獨秀。

巴林氏是蒙古人沒錯,但她父親並不是巴林王,她不是屬於蒙古藩部的王公貴女,而是屬於蒙古八旗中的鑲紅旗,是旗人。

她家祖上原來屬於成吉思汗後裔巴林部屬人,在清朝立國之初,巴林部和翁牛特部(成吉思汗三弟哈赤溫後裔)有一部分被編為牛錄,屬於蒙古八旗的鑲紅旗第二參領下第七佐領,穎妃的父親納親就擔任過佐領。

所以穎妃巴林氏是蒙古旗人,卻不屬於蒙古藩部,她的背後並沒有蒙古各部。

大約是為了賦予她底氣吧,原著中給她蒙古各部作靠山,電視劇裡乾脆讓她成了巴林王的女兒。

她,從來都不是如懿皇后的友軍

電視劇裡的穎妃親近如懿,正面硬剛魏嬿婉,很得觀眾歡心。而原著中同如懿交好的是忻妃戴湄若,穎妃對如懿皇后不過表面禮數而已。

如懿初孕,為了讓眾人覺得她是懷了個公主,天天吃辣,於是當時還是嬪位的巴林氏在背後嘲笑:「好容易懷上了孩子,不過是個公主,有什麼趣兒。聽說內務府又送了幾匹粉紫嫣紅的料子去給皇后腹中的孩子做衣裳呢。」

她,入宮不久就剛上了魏嬿婉

那時的魏嬿婉因為鹿血酒事件失寵,穎嬪初得恩寵,卻也有些手段,和恪常在將皇帝圍得水泄不通,魏嬿婉去了咸福宮幾次,反而被穎嬪瞧見受了好些閒話——「令妃放心,皇上在我這兒好好的,怎麼也不會貪喝鹿血酒了。」

巴林氏不管是從剛入宮時的貴人,還是後來晉升到嬪到妃 ,她都是領著蒙古嬪妃自成一派,從不參與皇后党與令妃黨的爭鬥。

因這一點,皇帝甚為看重她。

原著中的巴林氏不僅對如懿皇后從未有過依附之心,她也從未懷過孕,受瘋狗驚嚇、早產六公主而夭,這本是忻妃戴湄若的不幸遭遇。

皇帝把有謀害永璟重大嫌疑的令妃魏嬿婉產下的七公主交由當時還在嬪位的巴林氏撫養,按規矩,只有高位嬪妃撫養低位元嬪妃的孩子,沒有這樣倒過來的。

皇帝這樣做,表明了對蒙古嬪妃的看重。

失勢的如懿皇后自盡後,後宮最高位的令皇貴妃同穎妃爆發了一場奪女大戰,魏嬿婉罵穎妃教壞了璟妧,穎妃鄙視魏嬿婉是用齷齪手段上位的女人。

魏嬿婉命宮人杖責穎妃。

穎妃無所畏懼,冷眼打量著魏嬿婉,一段金句出口: 「我雖然是妃位,但我的背後是蒙古各部。你是皇貴妃,卻毫無根基,風雨飄搖。」她含笑逼近,「許多事,不在位分,不在兒女多少,而在前朝後宮,勢力交錯。這一點,你比不上我。」

雖然這段金句並不符合史實,卻極痛快解氣。

在太后干預之下,奪女大戰穎妃完勝。

以穎妃為首的蒙古嬪妃就此與魏嬿婉結下了仇。

因為原著中把蒙古各部給了這群蒙古嬪妃作靠山,所以面對家世破敗的令皇貴妃,她們明嘲暗諷,一刻不肯消停。

每每穎妃一發聲,禧貴人恭貴人恪貴人便咸一句辣一句地跟上,肆無忌憚頂著這位家世飄搖的皇貴妃,誰讓你背後沒人呢?

穎妃真的要感激原著給了她一個強大的娘家,有個硬氣的娘家多重要,地球人都知道。

更妙的是,到了璟妧議婚的年紀,皇帝同穎妃商量後,便將璟妧許嫁了穎妃的母族。

穎妃養的女兒嫁回自己娘家,於穎妃,於她母族,都是極大的榮耀。

魏嬿婉雖是璟妧生母,又為後宮第一人,親生女兒的婚事,她連半句話都說不上。

歷史上的穎貴妃巴林氏,蒙古鑲紅旗人,都統兼輕車都尉納親之女,初進宮封為常在,乾隆十三年晉貴人,十六年冊為穎嬪,二十四年冊為穎妃。

嘉慶三年,太上皇乾隆封之為貴妃。

嘉慶年間,穎貴太妃和婉貴太妃一同居於壽康宮中,嘉慶五年(1800年)二月十九日去世,年七十。

次年二月十三日葬入裕陵妃園寢。

屬於滿蒙聯姻的蒙古後妃們

清朝近三百年的時間,後宮一共出了27位蒙古族的後妃,這些後妃中屬於滿蒙聯姻范疇的有21位,屬於旗內通婚的則只有6位。

屬於 滿蒙聯姻范疇的21位後妃。

①清太祖弩爾哈齊(努爾哈赤)有2位:

1-1,萬曆四十年(1612)四月,迎娶 科爾沁部左翼後旗明安貝勒之女,封為側妃,這是首次滿蒙聯姻。

1-2,萬曆四十三年(1615)正月,迎娶 科爾沁左翼前旗孔果爾貝勒之女。

②清太宗皇太極有8位:

2-1,萬曆四十二年(1614)六月,迎娶 科爾沁左翼中旗莽古斯之女,即16歲的孝端文皇后哲哲,後立為中宮皇后,生育三個女兒:固倫溫莊長公主、固倫端靖長公主、固倫端貞長公主。

2-2,天命十年(1625)二月,迎娶 科爾沁左翼中旗寨桑之女,即13歲的孝莊文皇后布木布泰,後立為次西宮莊妃,生育三女一子:固倫雍穆長公主、固倫淑慧長公主、固倫端獻長公主、清世祖福臨。

2-3,天聰初年,迎娶 喀喇沁部之女,此女沒有留下多少資料,也沒有成為高位階妃子。

2-4,天聰六年(1632)二月,迎娶 紮魯特部貝勒巴雅爾圖戴青之女,封東宮福晉,生育二個女兒:皇六女固倫公主、皇九女。天聰九年(1635)十月初七,以不遂皇太極心意被休棄,改嫁其舅家葉赫納拉氏的南褚。

2-5,天聰八年(1634)閏八月,迎娶林丹汗遺孀、 阿巴亥部博迪塞楚虎爾塔不囊之女巴特瑪,後立為次東宮淑妃。

2-6,天聰八年(1634)十月,迎娶 科爾沁部左翼中旗寨桑之女,即26歲的海蘭珠,後立為東宮宸妃,生一子即皇八子。

2-7,天聰九年(1635)七月,迎娶林丹汗遺孀、 阿巴亥部左翼劄薩克卓哩克圖郡王額齊格諾顏多爾濟之女娜木鐘,後立為西宮大貴妃,生育一子一女:皇十一女固倫公主、襄親王博穆博果爾。

2-8,崇德五年(1640),迎娶 察哈爾部奇壘氏之女,後封庶妃,生一女即皇十四女和碩恪純公主(建甯公主原型人物)。

③清世祖福臨有6位:

3-1,順治八年(1651)正月,迎娶 科爾沁部左翼中旗卓哩克圖親王吳克善之女,後立為皇后,順治十年(1653)八月二十六廢為靜妃。

3-2,順治八年(1651), 科爾沁部左翼中旗達爾罕親王滿珠習禮的幼女 進宮待年,後早亡,追封悼妃。

3-3-4,順治十一年(1654)五月,迎娶 科爾沁部左翼中旗鎮國公綽爾濟的兩個女兒,分別為孝惠章皇后和淑惠妃。

3-5,順治中後期,迎娶 浩奇特部左翼劄薩克多羅郡王額爾德尼博羅特之女,後追封恭靖妃。

3-6,順治中後期,迎娶 阿巴亥部一等台吉布達希之女,後追封端順妃。

④清聖祖玄燁有2位:

4-1,康熙初年, 科爾沁部左翼前旗三等台吉阿鬱錫(劄薩克多羅郡王孔果爾之孫)的幼女 進宮待年,康熙九年(1670)四月十二早亡,五月初九追封慧妃。

4-2,康熙十七年(1678)左右,迎娶 科爾沁部左翼中旗達爾罕親王和塔之女,康熙五十七年(1718)十二月二十八,冊封宣妃,乾隆元年(1736)八月初八薨。

⑤清高宗弘曆有3位:

5-1,乾隆二十三年(1758)之前進宮, 準噶爾噶勒雜特部博爾濟吉特氏寨桑根敦之女,十一月十七封多貴人;二十四年(1759)十一月二十一冊封豫嬪,十二月十八日行冊封禮;二十八年(1763)八月二十八冊封 豫妃,二十九年(1764)七月初四行冊封禮;三十八年(1774)十二月二十薨,年45歲。

5-2,乾隆二十四年(1759)之前進宮, 和碩特部台吉烏巴什之女,即 霍碩特氏,二十四年六月十九封郭常在,二十五年(1760)六月二十五日已經是郭貴人,二十六年(1761)八月二十六日急病死,九月初四追封郭嬪,二十七年(1762)五月,正式追封

5-3,乾隆二十四年(1759)之前進宮, 拜爾噶斯氏德穆齊賽音察克之女,二十四年六月十九封伊貴人,二十六年(1761)十二月三十,冊封 慎嬪,二十七年(1762)五月二十一日,行冊禮,二十九年(1764)六月初四薨。

從上面所列的五位皇帝迎娶的藩部後妃,可以得出一個重要的資訊,這21位元來自蒙古藩部的後妃們,越往後,地位就越低,越顯得無關緊要,這說明什麼問題?

當然 是清廷對藩部的依賴性在逐漸減少,王公們和清廷的關係趨於穩定,再不用讓皇帝通過賣身,來鞏固籠絡藩部的王公們,當然也不用再給來自藩部的妃子們許以高位,那些王公們反而要在大皇帝面前誠惶誠恐求的娶皇家女了。

03,屬於旗內通婚的蒙古後妃們

除了來自蒙古藩部、屬於滿蒙聯姻范疇的21位後妃,清宮之中,還有來自旗內通婚的6位蒙古後妃。

①清高宗弘曆有2位:

1-1愉貴妃珂裡葉特氏(1714-1792),即 海佳氏,系 滿洲旗分內的蒙古人,父親 員外郎 額爾吉圖

大概在雍正五年(1727)之前,珂裡葉特氏就進入高宗潛邸,十三年(1735)九月二十四,封 海常在。乾隆二年(1737)五月十一封 海貴人,六年(1741)二月初七, 生皇五子永琪,二月十三晉封為 愉嬪,十一月二十二行冊封禮。十年(1745)正月二十三,晉封為 愉妃,十月十七行冊禮;五十七年(1792)五月二十一薨,年79歲,六月 追封愉貴妃

1-2穎貴妃巴林氏(1731-1800),系 蒙古鑲紅旗人,父親是 都統兼輕車都尉 納親

巴林氏大概在乾隆十三年(1748)之前進宮,封 那常在,十三年四月十二,在高宗大封後宮時,被封 那貴人孝賢皇后死後一個月),十六年(1751)正月初二晉封 穎嬪,六月初八行冊封禮;二十四年(1759)十一月二十一晉封 穎妃,十二月十八行冊禮;嘉慶三年(1798)四月十五,晉封 穎貴妃,五年二月十九薨,年70歲。

②清宣宗旻寧有1位:

2-1孝靜成皇后博爾濟吉特氏(1812-1855),系 滿洲正藍旗人,後 抬滿洲正黃旗,父親是 刑部員外郎 花良阿

道光五年(1825)二月初九封 靜貴人,年14歲,四月初四進宮,六年(1826)四月初七晉封 靜嬪,十月二十三 生皇二子奕綱,十二月初一行冊封禮。

道光七年(1827)正月十五晉封 靜妃,四月二十行冊禮;九年(1829)十一月初七 生皇三子奕繼,十年(1830)十二月初七 生皇六女壽恩固倫公主,十二年(1832)十一月二十一 生皇六子恭親王奕䜣

十三年(1833)八月十五 晉封靜貴妃,十四年(1834)十一月初三行冊禮;三十年(1850)正月二十一 尊封康慈皇貴太妃,咸豐元年(1851)三月十五行尊封禮。咸豐五年(1855)七月初一 尊為康慈皇太后,七月初九崩,年44歲,後 追諡為孝靜成皇后

③清穆宗載淳有2位:

3-1孝哲毅皇后阿魯特氏(1854-1876),系 蒙古正藍旗人,父親是 戶部尚書 崇綺

同治十一年(1872)二月初三,選秀定為皇后,九月十四 冊封皇后,十三年(1874)十二月初五同治帝駕崩,十二月十九被 尊封為嘉順皇后,光緒元年(1875)二月二十,暴崩,年22歲,後 追諡為孝哲毅皇后。

3-2恭肅皇貴妃阿魯特氏(1857-1921),系 蒙古正藍旗人,父親 大學士 賽尚阿,三哥崇綺,侄女孝哲毅皇后。

同治十一年(1872)二月初三,選秀指定為 珣嬪,十月二十八行冊封禮,十三年(1874)十一月十五晉升 珣妃。光緒二十年(1894)正月初一,晉封 珣貴妃;三十四年(1908)十月二十五,被尊為 皇考珣皇貴妃,1913年二月初五,為 莊和皇貴妃,1921年三月初七病死,年65歲,被 追諡為恭肅皇貴妃。

④清遜帝溥儀有1位:

4-1鄂爾德特文繡(1909-1953),系 蒙古鑲黃旗人,父親 內務府主事 鄂爾德特端恭

1922年溥儀選妃時被選中,十月十二進宮,十月十三大婚;1931年七月十二離開溥儀,申請離婚,九月十三溥儀登報廢文繡為庶人,1947年與劉振東結婚,1953年9月17日病逝,年45歲。

從上面所列的六位元蒙古族後妃的情況看,很明顯,出身八旗的她們和滿洲、漢軍八旗的閨秀們,沒什麼區別,都是按部就班的參加選秀、入宮,或有寵,或無寵的在後宮度過一生,平平淡淡索然無味。

04,猴格說

蒙古八旗和蒙古藩部其實很好區分的,只看他們父輩家人的官職爵位,就一目了然的,比如說某蒙古族妃子,是什麼親王或者郡王或者台吉、塔不囊之女,那必然是來自藩部的閨女;要是說某蒙古族妃子,是什麼員外郎、都統、大學士家的女孩,那必然是旗人。

別再看到一個博爾濟吉特比如孝靜,就覺得她來自科爾沁王公之家,看到一個巴林氏穎貴妃,就覺得她是巴林王之女(有對真正的巴林王感興趣的嗎?),認為她們背靠蒙古四十九部,多麼牛氣哄哄,其實她們只是旗人格格,和藩部的王公貴族勢力沒一毛錢關係。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