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小敏家》原著才懂李萍插手前夫斬斷表弟,背後隱匿的真相

看了劇,我就沒搞明白李萍蹦躂的意義,于前夫陳卓而言,她是個離婚13年的前妻;于表弟徐正而言,她就是個表姐。對于這兩個男人,她的身份只有旁觀的份,更別說插手斬斷情緣了。但她卻不同,對陳卓戀情的好奇度,竟到了動用私人偵探的地步;對徐正的掌控,也直接做到了死亡審判。可她到底憑什麼,琢磨了原著,我才懂她這麼做背後隱匿的真相。

插手前夫,廢物只能被打入冷宮。

陳卓是她瞧不上的男人,雖然倆人有了佳佳這個女兒,但她對陳卓是從心底裡看不上。

主要是陳卓身上的軟弱和謙和,這或許對很多人來說是難能可貴的質量,但在她看來就是無能,更別說她現在嫁給了洪衛,過的是富太太的生活。

再說陳卓,一開始上班給別人打工,後來創業也以失敗告終,接著是回老家窩了兩年,再到後來的一線帶團隊,人到不惑,卻還在辭退與被辭退邊緣。

尤其是她又聽到陳卓想再次創業,卻被投資人一句「六零七零後不要,只要八零九零後」,而陳卓就恰巧在七零後一列,單就這一條就夠她嘲笑很久。而她手裡不僅握著輔導學校,而且現任丈夫在美國還有產業,名下的房產手裡的存款,無論是哪一樣都夠她自視甚高的。

雖然無論是國內還是美國的醫生都對她下了判決書說不能再生了,但她有結婚證在手,即便被洪衛拋棄了,分得財產也夠下半輩子用了。

可沒等她開心多久,卻聽到陳卓又戀愛了,而且還搞大了別人的肚子,這讓她深受打擊,因為她曾嘲笑過陳卓做男人不行,沒想到離開自己,不僅梅開二度,而且還重振雄風了,這不就變相在說陳卓不是不行,只是對她不行,這讓她怎麼忍?

尤其是她看著私人偵探帶給自己的照片就更生氣,因為跟陳卓在一起的女人,是她從小嫉妒到大的「小白鞋」師妹劉小敏。

除了劉小敏那句「雙胞胎」讓她瞬間受挫外,很快就被鋪天蓋地的「可恥」掩埋了。在她心裡,劉小敏是個兩面派,看著淑女,其實勾引男人特別有一套。

她認為沒有婚姻關係就跟男人上床,放到幾十年前就是[蕩.婦],即便是現在也就是個姘頭,還把懷孕的事情弄得滿世界都知道,卻唯獨瞞著自己,她有80%的肯定,那就是陳卓婚內出軌了。這個曾經擁有過的男人,即便她不要了,也不許別人「廢物利用」,只能打入冷宮。

對于一場離異13年的婚姻,再拿出來說婚內出軌,任誰都覺得天方夜譚。李萍也深覺無力,但心裡那點嫉妒心卻掩蓋了一切,因為在她心裡自己再婚再生都理所當然,但前夫卻不行,即便離婚了,也得為她「守身如玉」。只是李萍越是在意前夫,就越代表自己內心的放不下,而放不下的原因無外乎愛或不愛,愛就是不甘心,不愛就是不自信。

斬斷表弟,扶植新帝與有榮焉。

對于徐正,她一直對外宣稱是自己養大的,這點跟從肚子裡爬出來的佳佳又不同,對于佳佳,她可以罵可以打,因為是身上掉的肉怎麼著都不會跑。但這個養大的,只能供著,不能打更不能怕,但必須得按照自己的路線走,唯有這樣才能對得起曾經的辛苦付出。

再說徐正,並不算多優質的男人,只不過是個子不矮有份工作,房車有但都是貸款,而且憑自己能力也很難混出頭,處于不上不下,北京一抓一大把那種。只不過對于劉小捷卻是優選,沒結過婚又小幾歲還願意娶。

但事情難就難在婚事上,因為徐正是獨子,說白了就是徐家整個家族的未來,既然自身能力有限,那唯一的指望便是婚姻,但凡徐正願意找個有錢有實力的另一半,那也等同于鯉魚躍龍門了,更何況還有她這個混得不錯的表姐把關。

對于徐正和劉小捷戀愛的事,她是想也不想就彙報給徐正的爸媽,就等著家裡老人發話,她好攜著「尚方寶劍」把這段跨越階層的戀情斬斷。

打蛇打七寸,這是她的拿手好戲,當年她搞定洪衛用的就是這招,要不然洪衛怎麼可能浪子回頭,才有現在的金不換?

她直接對小婕直言不諱道:「不怕告訴你,徐正在跟你談的時候也在接觸別人,都在選,他們集團副總的女兒,剛從英國回來的,那小姑娘,年輕漂亮有家世有學識,兩個人正處著呢,不信你回頭問問徐正有沒有這事。」

小婕也沒出意料的一臉懵,如果不是她還沒走,估計早就哭出來了。對付這種離過婚,自認為還有幾分姿色三十出頭的女人,她太懂了,大多都有一種前怕狼後怕虎的心態,只要一有風吹草動,不用她費什麼力氣,自己就自我否定了。

果不其然,沒等幾天徐正就找到她,開門見山說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對她既沒有怨恨也沒有多餘的話,她理解的,而且她對徐正始終保持了前所未有的耐心。

對于徐正這種沒經驗的毛頭小子,越是強扭越是反抗,反而是溫言以待還能和平相處,俗話說潤物細無聲,這道理她懂,再說扶植新帝,不反感不排斥就是勝利的一大半。

對于一個將近30歲的成熟男人來說,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雖然沒結過婚,但對于自己要跟誰結婚也並非一時衝動,誰也不想隨便帶了二婚的帽子。只是李萍是亂花漸欲迷人眼,仗著自己見的世面多,就試圖控制徐正,卻忘記了單表姐這個身份就站不住腳。

自視甚高的背後,藏著一顆不自信的心。

對于李萍,我一直覺得她既搞笑又無趣。

搞笑的是她對于前夫的不放手,尤其是發現前夫戀愛物件是自己嫉妒的師妹時的跳腳,漫長的13年過去了,卻還妄圖橫加阻攔,扯什麼「婚內出軌」的大旗,一對相愛的男女憋著13年不結婚就為了瞞著她,還真把自己當女皇了,能決定人生死?

等她真應了劉小敏的「一對一決戰」,站得住腳的理由卻是為女兒爭取更多的權力,但這權力無非就是錢,想她自視高高在上,卻和下層金波要錢的動作達成驚人一致,看來不省心的前任,在錢這個東西上,卻是彌合不同階層的共同語言。

無趣的是她的陰謀論,因為在她看來,徐正跟小婕在一塊,極有可能也是劉小敏的手筆。小敏接盤了她從前的男人,又讓自己妹妹截胡表弟。珠聯璧合、盤根錯節、李代桃僵,她只恨自己沒妹妹。光這一出做她前夫的女人,做她女兒的後媽,做她表弟的大姨子,就讓她夠排上一部懸疑劇的。

更可氣的是她不能為洪衛留個後,但小敏卻懷了雙胞胎,單這一點就讓她不淡定,要知道自己不想要和想要要不了是兩碼事。

李萍這個奔走于前夫和表弟的女人,一邊自我慪氣,一邊又覺得勝利在握,實則後院卻失了火,因為常年在美國活動的丈夫,不僅跟不同的女人勾肩搭背,而且還對外宣稱自己是單身。這個國內已婚國外單身的男人,不知不覺中脫離了她的掌控。

細想的話就會發現,其中整部《小敏家》李萍是最可憐的女人。

于婚姻,她是嫁給了有錢人,也如願過上了人上人的生活,但這種奢侈生活的背後卻岌岌可危,單就她不能生這一點就很可能被別的女人撬了牆角。

于感情,她對生過一個孩子的前夫緊緊抓著不放,不僅是不希望過得比自己好,更有一種所有物被窺嫉的感覺,因為只要前夫不再婚就是對她的有情,而且人往往都是對自己的第一次念念不忘,即便是棄之不要的也如此。

與親情,特別是從底層一步步爬上來的人,對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始終保持著致命的誘惑,不僅體現在自己的生活裡,更體現在一眾需要仰望攀附自己的親戚裡,這種滿足感就猶如自己飛升成玉皇大帝他媽一樣崇高而偉大。

其實,無論李萍做什麼都逃不掉炫耀的成分,因為她需要人仰望自己,也唯有這樣她才能證明自己。殊不知急于向外人的證明就是不自信的表現,因為不自信所以需要做很多很多跟自己無關的事情,就猶如一圈又一圈散開的波紋一樣,只要波紋還在,就能證明剛剛有塊石頭墜入河底,只不過石頭卻是越沉越底。

特別喜歡蘇岑那句:不必把太多人,請進生命裡。

每個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無法同時經營許多段感情,有的人註定是過客,怎麼挽留終將會離開;留住願意停駐的,告別不願留下的。對于走不進內心的人,只會把你的生命攪擾得擁擠不堪。

美好的東西,屬于自己的好好把握,不屬于自己的及時放手,亦是放過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