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袁文紹雖愚孝護不住妻子,但他沒少發賣妾室給華蘭出氣

自從看到袁家派小輩去盛家提親,袁文純還慫恿顧廷燁爭奪華蘭的聘禮看笑話,幾乎所有人都能預見華蘭的婚姻之路不會平坦,卻也沒有想到正正經經嫁去袁家做正頭娘子的盛家嫡女,會過上將近十年被婆婆和長嫂欺負的日子。

華蘭過于賢惠為了弟妹名聲忍讓苦撐就罷了,偏盛紘為她精挑細選的丈夫袁文紹還是個慫包,在袁夫人面前那叫一個愚孝,眼睜睜看著妻子受了十年委屈。

很多人看到懂事溫柔的華蘭深受婆母和妯娌欺辱時,都把目光放到袁文紹這個丈夫身上,認為他是一個七尺男人,連為自己生兒育女的發妻都護不住,肯定是與袁家沆瀣一氣,假裝看不見華蘭的難處,還花著華蘭的陪嫁。

其實原著里還真不是這樣的,袁夫人平日只與長子和長媳親近,袁文紹自己也不得親生母親喜歡,但由于當時的風氣是以孝治天下,袁文紹再不滿也不敢忤逆母親。

不過華蘭這些年的付出和吃苦袁文紹都是看在眼里的,他在袁夫人面前雖然護不住妻子,但回到自己院子里時可沒少發賣那些討厭的妾室給華蘭出氣,到最后分家時,除了華蘭親自提拔的陪嫁宋姨娘,其他的全讓袁文紹打發走了。

沒有看過原著的你不會知道,華蘭剛到袁家的時候有多慘,身體健康的她很快就懷上了孩子,可袁夫人堅持要她管家理事,這才在孩子六七個月大時累得流產,之后好多年都未能再有身孕,幸而盛老太太給華蘭找了賀老太太這個婦科圣手,才讓她擁有了自己的孩子。

而袁文紹的第一批妾室,就是袁夫人在華蘭剛失去孩子時送過去的,袁文紹拒絕還不行,彼時大姐夫才見到母親對自己撒潑打滾的樣子,不知如何應對的他便勉強收下了。

好在袁文紹對妾室沒有半分感情,避子湯一直都有盯著她們喝下去,那個生下庶長子的宋姨娘也是他看在華蘭面子上才允許生育的,后來華蘭先后生下莊姐兒實哥兒,袁文紹就專心守著她們娘兒仨了。

本以為夫妻二人委曲求全就能換得家宅平靜,誰知到了袁文櫻出嫁的時候,袁夫人竟要求華蘭把陪嫁的莊子集十幾畝良田拿出來給小姑子添妝,雖然最后沒有得逞,但這一次袁文紹也是忍無可忍,直接發賣了袁夫人送他的妾室,把錢送到袁夫人手上說是為妹子添妝。

有些事情一旦開了頭,之后做起來就得心應手了,袁夫人因為惦記兒媳嫁妝被袁老爺痛罵一頓,還差點被休,得知自己送去膈應華蘭的妾室又被兒子發賣了,連忙又送去七八個。

在古代,長者賜不敢辭,華蘭只能老老實實把人收下,可袁文紹最討厭妖嬈的女子,袁夫人挑的又全是不安分的,所以他一個都沒理會,沒過多久又遇上華蘭懷三胎,實哥兒被袁夫人抱走燙傷的事情,袁文紹終于發了狠,把對母親的怨氣都出在那些妾室身上。

「那死老太婆往我這兒前后送了七八個通房侍妾,你姐夫就把那兩個最出頭的,每人各打五十板子,打得半死后丟出忠勤伯府大門!又把另兩個剝光了衣裳,叫她們赤身跪在院里一整夜,第二日她們就病了被挪了出去,剩下那幾個如今都老實得很,連頭都不敢露!」

原本袁文紹還想去收拾袁夫人身邊那幾個婆子的,被袁夫人攔了下來,自己的臉還被抓得滿是傷痕,幾天都沒能出門見人,至此,袁文紹與袁夫人的母子之情算是到頭了。

或許大家看到這里還會認為袁文紹薄待了華蘭,但是在那個時代他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即便是顧廷燁也花了一段時間付出了不少代價才認清小秦氏的嘴臉,要不是袁文紹親眼見證華蘭十年的壓抑,又怎能讓他看清袁夫人,從而下定決心出去單過呢?

新婚的華蘭太過實心眼兒,是銀子撒出去委屈收回來,很少讓袁文紹看到她的苦楚,她也是有了孩子以后才開竅,每次必讓袁文紹知道自己的忍讓和付出,隔三差五地掉點眼淚給袁文紹看,這才一步一步逼著袁文紹走出愚孝的陰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