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齊妃送給皇后一只貓,為何卻令皇后殺心頓起?

導語:齊妃是《甄嬛傳》中最有勝算和底氣的女子,原本可以笑到最后的,即便「笑」不到最后,至少也可以「活到最后」。可惜,齊妃只活到全劇的一半就領便當了。而且死得很慘,是被皇后逼迫自盡的。

那麼,齊妃的死,真的只是因為皇后的腹黑與狠辣嗎?齊妃自身有沒有一點責任呢?俗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齊妃能有如此下場,也與她素日的不得人心有莫大的關系。正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

1、齊妃手握一副好牌

齊妃是繼純元與宜修之后,第三個生有皇子的女人。眾所周知,宜修的長子弘輝與純元的兒子都不幸夭折了,唯獨齊妃的兒子弘時活了下來。因排行老三,所以是「三阿哥」。

雖然弘時資質平庸,不怎麼得寵,但畢竟也是皇帝的骨肉,血統高貴。況且皇帝子嗣凋零,即便他天生愚鈍,也照樣是個寶——「物以稀為貴嘛」。

能有一個兒子做靠山,對于齊妃來說是多大的福氣?她原本不必要跟任何嬪妃有口舌之爭,最穩妥的生存之道就是藏愚守拙,裝傻充愣,這樣能夠更好地保護自己與她的兒子。

她甚至可以效仿端妃,長期裝病與世無爭。待來日,自己的兒子被封王或立為太子、繼承皇位時,她也就跟著熬出頭了。彼時豈不皆大歡喜? 然而,齊妃卻并沒有這麼做,不但不懂得明哲保身,反而自作聰明四處結怨。

對于宮中新進的嬪妃們,不管是誰遭殃了,她都會不失時機的落井下石,補上一刀。這個行為特別令人憎惡,而且毫無意義。自己人老珠黃,是不爭的事實,僅僅為了爭風吃醋根本沒必要,即便沒有這些新寵妃,皇帝照樣不待見她。何苦做這些徒勞無益的事呢?

對于齊妃來說,兒子弘時就是她最大的王牌和底氣,她要做的是給自己的兒子廣結善緣,種下善因,而不是用年齡的劣勢去與「鮮花嫩草」們爭一時之長短。

2、齊妃的可恨之處

齊妃致命的性格弱點是:專門在最不恰當的時機做些最不恰當的事。

比如,眉莊「假孕爭寵「的事件爆發后,原本皇帝就已怒不可遏,她還不失時機的煽風點火,對皇帝說道:「沈貴人與莞貴人一向交好,這件事,沒準莞貴人也會參與其中。皇上是不是也要徹查一下?」

當時的甄嬛正得圣寵,皇上愛若珍寶,怎會為了眉莊的事遷怒甄嬛呢?皇帝最怕這件事會牽扯到甄嬛身上。而齊妃卻不懂得審時度勢察言觀色,還以為好不容易抓住了機會,就要趁熱打鐵,把甄嬛也置于死地。

殊不知,她這一句話,不僅得罪了眉莊,還得罪了甄嬛。而且,連皇帝也越發厭惡她了。這又何苦呢?俗話說:「多個朋友多條路,多個仇人多堵墻。」

后宮之中,又何嘗不是一種另類的江湖?連華妃都知道拉幫結派,收納曹琴默和麗嬪等人,皇后更是不失時機地拉攏新寵們。

反觀齊妃,勢單力薄,入宮多年,竟連一個臂膀都沒有。它日若遭謀算,誰來為她出謀劃策,鼎力相救呢?

齊妃不僅與新進的嬪妃們不睦,甚至還時常與華妃叫板。眉莊被禁足后,內務府總管黃規全看人下菜碟,居然給甄嬛的宮內擺上了開敗的石榴花。結果,原本在華妃宮中安歇的皇帝,因擔心甄嬛懼怕雷雨天,竟轉而去了甄嬛宮中。第二天清晨,黃規全就被革職查辦了。

華妃去景仁宮給皇后請安時,想替黃規全求情,讓他官復原職。 齊妃卻趁機諷刺華妃留不住皇上,皇上竟然被甄嬛從華妃的床上給勾走了,可見華妃的無能。氣的華妃恨不得當場撕碎了齊妃。

我就納悶了,齊妃與華妃打這些嘴仗意義何在?與一個沒有子嗣、沒有未來的女人斗嘴,除了激化矛盾增加怨恨,還有什麼意義?

然而, 這就是齊妃一貫的行事風格,以三皇子的生母之尊,卻做著無聊的下作事。包括甄嬛失寵時,她痛打落水狗,讓甄嬛長跪不起,并令宮女掌摑甄嬛耳光。

齊妃一次次與人結怨,為自己種下惡因,以至于禍到臨頭時,失道寡助,別無選擇。

3、給皇后送貓,激怒了皇后

齊妃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在皇后面前炫耀她的兒子。那只貓本來是皇帝賜給弘時的,弘時為了孝敬齊妃,又把這只貓送給了齊妃。畢竟齊妃不得寵,一年半載也見不到皇上。養只貓可以陪伴在身邊,聊以撫慰這深宮寂寞之苦。

既然是兒子孝敬給你的,你就領受了兒子的孝心,好好養著吧。可是,齊妃偏喜歡沒事找事,居然把這只貓獻給了「無子」的皇后。

俗話說「當著矮人別說短話」,你明知 「兒子夭折」是宜修心中最大的傷疤和隱痛,何必還要用自己娘倆的 「母慈子孝」來刺激宜修?

果然,宜修怒了,不僅利用齊妃的這只貓來謀害富察貴人肚子里的孩子,還給這只貓取名為「 松子」。松子的諧音是 「送子」,暗示日后她要殺母奪子,把齊妃的兒子據為己有。

由此可見,齊妃雖然有皇子,但她的德行遠遠配不上她的身份和福氣。所以才會有此下場,這就叫「德不配位,必有災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