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八年,再讀《如懿傳》原著田芸角:多可笑,永琪愛她的狠毒

易理人生 2021/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如懿傳》中田芸角是成年永琪的妻子,也正是因為有了田芸角的出現,永琪才會沒了性命,永琪與如懿之間的母子情分,也是被田芸角拆散的,畢竟田芸角是炩妃身邊的人。

劇情中,衛嬿婉告訴田芸角,她的生母田嬤嬤是被如懿和海蘭所害死的,心思單純的田芸角聽信她言決定為母復仇,首先就是接近五阿哥,衛嬿婉為了陷害如懿真的費盡了心思。

衛嬿婉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害死了很多的皇子,而永琪也是她的目標之一,不得不表示心疼永琪,永琪心思太重了,如懿並沒有因為永璂而想要永琪的性命。

田芸角,是一枚棋子。

她是魏嬿婉所有棋子裡,最成功的一枚。于人于己都足夠乾淨俐落,狠毒至極。

只要有永琪,如懿就永遠有靠山,永遠有出頭之日。皇帝厭惡了如懿,根本算不得什麼。

因為只要皇帝喜歡永琪,只要永琪一步一步走上了那個至尊之位,如懿就永遠會是尊貴的太后,而魏嬿婉不過是一個可以任人宰割的太妃。

唯有永琪死,如懿才會被釜底抽薪,再無出頭之日。

時隔八年,再讀《如懿傳》,我不止一次地佩服魏嬿婉的算謀和周全。不得不說,她能憑一己之力,走到萬人之上,實在有太多「可取」之處。

比如田芸角這步棋。

田芸角是魏嬿婉「連環套」裡的最後一環。

田姥姥害了如懿的永璟。

田芸角害了永琪。

這不是一個單純的算謀,而是一個連環套。而這一個連環套,就套住了如懿最寶貝的兩個孩子。

如懿生了孩子之後,原本該打賞為她接生的田姥姥。但是,她不僅沒有大賞,反而扣了田姥姥一半的銀錢。田姥姥的女兒田芸角急需錢財治病,田姥姥對如懿便生了不滿之心。

魏嬿婉順勢拉攏田姥姥,害了如懿的永璟。

一朝事發,田姥姥顧及兒女,甘願赴死也沒招出魏嬿婉。可魏嬿婉還有下面的算謀。

田姥姥死了,田姥姥的女兒卻還大有用處。她和如懿有殺母之仇,留著她,會給予如懿最狠的回擊。于是田芸角便入了永琪的府邸,成了永琪最寵愛的侍妾。

魏嬿婉這一生算謀何其多,但用田芸角害死永琪,卻是她做過的最得意之事了。

她禁不住對著如懿炫耀:

不得不說,魏嬿婉的佈局極好,一環扣了一環的利用。可更要說,胡芸角此人的虛偽、狠辣和決絕,尤其是她對永琪,怎一個狠字了得,可偏偏永琪愛的就是她的狠毒。

何其可笑。

胡芸角進永琪的府邸,就是為了要永琪的命。

胡芸角是魏嬿婉按照永琪的喜好培養的。

永琪最喜好什麼?

其一,自由。

永琪生在皇宮之中,最不得的就是自由。而他的兩個福晉都是父母指婚,與他並沒有多深厚的情感。加上永琪的兩個福晉都是家底深厚的大族裡出來的女子,于規矩上自然是極嚴的。

弘曆為什麼一開始並不喜歡琅嬅,不過是因為琅嬅太規矩了,太像一個妻子和皇后了。那時候的弘曆喜歡如懿,不過是喜歡如懿身上的自由和真摯。

而永琪身為皇子,在規矩極嚴的宮裡長大,他喜歡的女子,自然不會是那種規規矩矩的女子。

而田芸角喜歡堆雪人,喜歡養燕子,喜歡做這些溫情自由的事情。而她過的這種生活,恰恰是永琪最缺少的。

于是,永琪對胡芸角格外寵愛。

但胡芸角真的喜歡做這些嗎?

她有殺母之仇未報,滿腔仇恨,卻每天都能對著永琪做出天真爛漫的樣子,何其虛偽。

可她偏偏能做出來,並做到讓永琪深信不疑。

這樣的一個女人何止是對別人狠,她對她自己更是狠。一個能含著血淚和殺母之仇強顏歡笑的人,于縫隙之間,自然能害人于無形之中。

其二,權勢。

沒有任何一個皇子不惦記那個至尊之位。

《琅琊榜》裡的蕭景琰何其不受梁帝的喜歡,但是他對于那個至尊之位,依舊是想過的。

更何況本就要強好勝的永琪,天資聰穎,能文能武,還深得帝王賞識。

永琪身為皇子,在深宮中長大,從小就目睹了深宮裡的算謀和權勢。他骨子裡就是想要得到那個位置的。

可是,他不是嫡子,他的額娘一心只想要他孝敬他的皇額娘如懿。他明明如此優秀,卻要去為別人做嫁衣裳,他從心裡是不甘心的。

可是,他是如懿撫養長大,他對如懿並不是全無感情。于是,他始終處在自己的糾結裡。

而胡芸角說出了他內心最深的渴望:

永琪這一生,從未有人對他說過這樣的話。如懿只讓他審時度勢,明哲保身,海蘭一心只在如懿身上。他貪戀權位,卻也不敢說出來,甚至是不敢表現出來。

他要做到是皇上最器重的兒臣,要做到兄友弟恭,要表現出自己對那個位置沒有一絲一毫的念想。因為但凡他有了那奪嫡之心,他就將走上萬劫不復的路。

他深知的。

可當胡芸角說出來,他雖然疾言厲色,說起自己自小在皇額娘膝下長大,說自己待如懿的兒子如同親兄弟,可他到底動了心,只覺得胡芸角是最顧惜他的人。

一個女子教堂堂的皇子,不孝嫡母,生出奪嫡之心,何其狠毒。可偏偏永琪愛的就是胡芸角的這份狠毒。因為這份狠毒,正是他缺少的,也正是他最想要的。

他不想顧念什麼養育之恩,他只想登上那個至尊之位。

其三,英武健壯。

永琪好強,他希望自己在皇帝面前,是能文能武的。

可是他得了附骨疽。

這樣的病,本該好好休養,最忌貪涼。可永琪生了奪嫡之心,他不想在皇帝面前,甚至是不想在任何人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虛弱和不健康。

胡芸角是最受寵的侍妾,她明知道永琪身體抱恙,卻表示,附骨疽這種病在民間頗多,根本算不得大病。即使有太醫為永琪診斷,她亦百般阻擾,讓太醫也不能多說。

她日夜看著永琪受附骨疽的折磨,卻沒有任何惻隱之心,而只是一味引著永琪貪涼,吃冷食。

這無疑是在催永琪的命。

可胡芸角就是催了,她笑著,表達著自己的深情,然後一點點要著永琪的命。

永琪終是病入膏肓。而最先知道的不是海蘭和如懿,而是芸角和嬿婉。

胡芸角終于害死了永琪,完成了自己復仇中最重要的一步。而她並沒有為永琪的死,感到太多的悲傷,因為接下來還有一場大戲。

害死永琪不過是為了引出這場大戲,陷害如懿,讓如懿再無翻身的可能。

于是,她跪到皇帝面前,說著連篇的謊話:

永琪死了,他至死都沒看到他的侍妾胡芸角的真面目。

那個聲聲說著愛他,為他著想的女人,竟然是這樣狠毒。多年相伴,他疼她寵她,最後卻換來一個如此殘忍的結局:她是為要他的命而來,是為要待他恩重如山的皇額娘生不如死而來。

而他竟然覺得她的索命,完全符合他的心意。他愛上的竟然是她的狠毒。

他曾經以為人人都不懂他,愛他,唯有胡芸角讓他貪涼吃冷,才是最心疼他的行為。何其可笑。

更可笑的是,永琪也從未愛過胡芸角。

永琪愛胡芸角嗎?

他愛上的是那個被順服,被捧著,敢于說出實話的他自己。

胡芸角是永琪的一方小小天地,在那個天地裡,他不必戰戰兢兢,不必小心翼翼,他只需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行。他可以無情無義,亦可以不顧自己的健康,只隨自己的心意。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病日趨嚴重,他不是不知道胡芸角的縱容對他的病情無益。

可他太喜歡那個胡芸角眼裡的他自己了。

可以不守規矩,可以不負責任,可以貪戀權位,可以只為自己。

因為沉迷,于是他徹底在那個角落裡放逐了自己。

是胡芸角害了永琪,更是永琪的心魔害了他自己。

胡芸角最後自戕而死,她口口聲聲說著她跟永琪情深,要跟隨永琪而去。

其實,她不過是已經病入膏肓,她不過是為了死無對證,讓如懿永不能翻身。

她何其狠毒,卻被弘曆升了側福晉,與永琪一起長眠地下。

一個殘酷的真相:很多時候,人們愛上的不是那個人,而是他自己所缺失的東西。

我反復地讀《如懿傳》,不管是弘曆還是永琪,他們愛上的都不是那個活生生的人,而是他們所缺失的東西。

弘曆最恨人掣肘,于是他最愛女人的順服。哪怕他從心裡看不起這個女子,不愛這個女子,甚至是厭惡這個女子,只要她順服,他就能容忍。

而永琪最缺失的是自由、權勢和健康。哪怕胡芸角的種種行為加重了他的病情,哪怕他的奪嫡之心危險至極,可因為缺失,于是他一步一步心甘情願地走進深淵。

是愛人,還是愛己。

很多時候,我們以為的愛人,從來都是愛己。我們在從對方的身上尋找自己所缺失的東西。如果對方正好具備,我們就會覺得自己情根深種。

其實,我們不過是在找自己。

有人說,大多數婚姻和情感的失敗,都源于原生家庭的失敗。

不管是永琪還是弘曆,他們生在帝王之家,註定了他們在情感上的不順。

最是無情帝王家。

無情的不是帝王,而是那個家。

因為這個家太過殘酷,于是這家裡的人便一直在追尋自己最缺失的東西,也是在追尋那個沒著落的自己。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