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結髮妻子琅嬅的離去,在皇帝心底開出一朵血色傷花

易理人生 2021/08/25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察琅嬅滿洲鑲黃旗人,乾隆嫡妻,大清孝賢純皇后!

琅嬅出身滿洲上三旗,門第高貴,其本人也自幼接受正統教育,詩詞歌賦、禮法規矩無一不精!

這樣一個人好像天生就該當皇后。她重視嫡庶尊卑、重視禮法規矩但她卻也渴望夫妻情深琴瑟和鳴,但一個人一旦被賦予某種使命,必定要被剝奪某些快樂,既然做了皇后責任便大於感受,從而皇家夫妻間的感情則更像合作夥伴,而非尋常男女。

琅嬅前期做得很好,她儘量隱忍克制自己的私情,做一個合格的皇后。

富察皇后落水,雖是救醒過來,身周卻已充滿死亡的氣息。

年少結髮,皇帝心中自有一股憐憫與悲惜,因此同皇后說話的語氣輕柔如三月春風,熨帖而暖融。甚至在皇后提及莫因自己身後事而延誤璟瑟婚期時,皇帝頷首,眼角微閃淚光。

但這溫情一幕很快消失了,因為富察皇后以執掌鳳印的六宮之主身份,向皇帝舉薦純貴妃為繼後。

皇帝當時就眸中一涼,像是秋末最後的清霜覆上曠野,平靜的口吻中多了一絲顯而易見的冷漠。

皇帝撕裂了帝后之間最後的溫情。

他問皇后,富察諸瑛到底是怎麼死的?玫嬪和怡嬪的孩子枉死,究竟是不是皇后所為?

當時的皇后聲音淒厲,以富察氏全族百年的榮耀和福祉發誓,諸瑛之死絕非她所為!而玫嬪與怡嬪之子被害,也不幹她的事。

皇帝對富察皇后講了他們之間最後一段話—— 這些年你的所作所為,朕從旁人口中也算略知一二。你私德有虧,但你是朕的皇后。作為一個皇后,你為朕生兒育女,也算節儉自謙,對著嬪妃也未有忌妒尖酸之色,算是禦下寬和,不曾讓天下臣民有半分議論。朕若揭破你,只會讓你成為朕山河歲月裡的污點,讓皇室成為天下人的笑柄。

皇帝走到艙外,卻突然有一個念頭滾雷般震過他的心頭,如果皇后說的是真的,她其實並未做過那麼多錯事,那麼這個女子,是不是也曾被他錯過了許多?

這時趙一泰疾奔而出,悲聲大呼:「皇后薨逝——」

皇帝的心,突然就有了細碎蔓延的裂紋,他輕聲而淒切道:「永璉,永琮,你們在地下別怕,你們的額娘來陪你們了。」

皇帝召蓮心來問話,蓮心雖不知內情,但她對富察皇后的一番評價卻間接證實了這是一個背鍋皇后—— 皇后娘娘會因私心而行事不當,但殺人放火的事,她無謂去做,更怕做了會牽連她最重視的富察氏榮耀,還有她日夜期盼的兒子的太子之位。

蓮心這番話,皇帝深以為然。

是啊,富察皇后會為了嫡子的地位,而用零陵香鐲子來預防高位寵妃懷孕,但像玫嬪怡嬪的孩子,根本礙不著嫡子,她害他們作什麼?

皇帝疑心許多事是自己錯怪了皇后,而皇后的薨逝,則意味著連彌補的機會都沒有了,皇帝真真切切動了悔意。

站在讀者的立場,富察皇后幹沒幹過哪些事清清楚楚。

為防青櫻和高晞月懷孕,她以「希望她們姐妹和睦」的名義,賜了一對暗藏零陵香的鐲子;

刻意粗養永璜精養永璋;

為探知聖意將蓮心許嫁王欽;

收賣太后身邊太監;

還有一樁,就是冷宮蛇禍。但這件事是有原因的,永璉薨逝,慧貴妃在冷宮附近撿到燒了一半的紙人,富察皇后由此認定是如懿咒死了永璉,因此才以蛇禍報復。

而事實上,就是如懿指點著海蘭,利用純妃以蘆花被謀害永璉,富察皇后的報復並沒有打錯靶。

至於說到罰跪海蘭,嫡子病重之際,帝后憂心不已,一個小小貴人卻在御花園放風箏玩,皇后罰她跪上一跪,沒毛病。

富察皇后幹過的這些事,固然算是壞事,可是在後宮中要說有多惡毒,還真談不上。

皇帝賜意歡「坐胎藥」,太后給高晞月定制「高冷藥方」,皇后防著受寵的妾室有孕,也算潛規則。

至於將蓮心配給太監王欽,在我們現代人看來固然極不人道,可在當時,奴才相當於是主子的私人物品,或打或殺或送或賣都可以,嫁個太監為主子打探皇帝心意,也是對奴才的一種用法。

原著中並沒有蓮心看到富察皇后落水而不呼救的情節,蓮心也沒有參與「蘆花案」,甚至在富察皇后薨逝後,她還能在皇帝面前為主子說句公道話——這些都說明了富察皇后對蓮心的使用,並未超標。

因為對富察皇后的冤屈,因為在皇后臨死前講的那一番誅心之語,皇帝被愧疚悔恨日夜滋養,思念就源源不絕。

而時光是最好的濾鏡,本無大惡的富察皇后,在時光濾鏡的加持之下,那些小惡早就煙消雲散,她昇華為大清後宮最完美的皇后。

人到中年的皇帝,因著繼後如懿的不知勤儉、不解人意、醋妒嫉恨、冷硬頂撞,結髮妻子不出一言違逆的溫柔成為心中綻放的傷花,帶著血色,瑰麗璨曜。

皇帝懷念富察皇后,是丈夫懷念妻子的心情,漸入老年的皇帝,枯坐長宮的時候越來越多,有時和敬公主和傅恒陪同,一起在長春宮裡回憶富察皇后生前點點滴滴,一坐就是一整天。

琅嬅固然是由太后挑選、先帝指婚,卻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選擇。

神思蒙昧的瞬間,皇帝會突然憶起從前,紅燭搖曳成雙,他掀起金線綾羅紅蓋的那一眼相遇,琅嬅也曾真心而期待地說過:「妾身願以富察氏的百年榮光,相隨夫君左右,為夫君生兒育女,為賢良妻室。」

那時的他們真心地期盼過,未來的日子可以風光明媚,永無險途,可在她臨死前,皇帝卻將她稱作自己山河歲月裡的污點。

他們孕育過四個孩子,失去了共同的長女、次子、第七子,唯餘一個璟瑟。

一場數十年的姻緣所得,就只留下這些了。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