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讓曹錦繡嫁進賀家,是賀老夫人最狠的算計

看《知否》時我一直有個疑惑:

賀家的祖母賀老夫人一直是個跟盛家祖母齊名的硬核奶奶團成員,一手拉扯賀弘文長大,還教他醫術,幫他打理產業,為他選擇賢惠的妻子,可以說賀老夫人對賀弘文而言就像是盛家祖母對明蘭一樣重要。

她對賀弘文不僅是疼愛,可以說是偏愛,連三個兒子分家時,她都給孤兒寡母的賀弘文分得多一些。

她不僅對賀弘文好,還是個很有手段的人物。

她是個小門戶的女子,嫁到賀家本就是高攀,自然也沒有強硬的娘家依靠,而且嫁的老公又是個花心的主兒,三天兩頭的往后院拉些通房妾室。

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她竟然能做到整天樂呵呵的,而且賀家后院所有的孩子都是她親生的,真的不愧是婦科專業的能人妙手。

后來賀家老爺子年紀大了,玩不動了倒是跟她和和美美的過日子了,那些姨娘們也人老珠黃,又沒有兒女依靠,只有她兒孫環繞。

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宮斗劇中的王者啊!

那麼問題來了,她這麼喜愛賀弘文,自然知道攤上曹家這門親戚對賀弘文不好,那肯定要竭力阻止啊!

而且她還那麼有手段,明知道曹錦繡的出現會壞了賀弘文跟盛家的親事,她為什麼沒有像以前對付那些姨娘妾室一樣,把危險及早從根源消滅,而是等著曹錦繡去鬧,鬧到盛家不愿意把明蘭嫁過來,最后還要忍氣吞聲的讓曹錦繡進門呢?

這麼強的一個女斗士被曹錦繡這樣的小白花給滅了?

當然不是,讓曹錦繡進門是賀家老夫人對曹家最狠的報復,也是對賀母最大的惡意。

1,走投無路

相信看過《知否》的朋友們都會覺得曹錦繡怎麼這麼壞呀,曹家怎麼能這麼狠呢?人家賀家作為親戚都已經幫你到這個份兒上了,你怎麼還賴上了,真不要臉。

其實,對于曹家而言,曹錦繡的身份太難了,就像她說的,如果賀弘文不要她,她就只能去死了。

明蘭說,曹錦繡看賀弘文的眼神就像地獄里的惡鬼仰望人間,的確如此,賀弘文是曹錦繡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她怎麼能放棄,曹家又怎麼會放棄。

劇中大家都看到了,女子最怕的就是嫁不出去。

墨蘭出事兒的時候,王若弗說,這件事情如果不能善了,咱們家的女兒只能去投江。林小娘也威脅盛紘說,別說是窮秀才,就算是鄉村野夫也不會要這樣人家的女兒。海朝云作為嫂子說,即便是妹妹嫁不出去,一直住在家里,他們也不會嫌棄,王若弗立馬指著她的鼻子罵。

因為在那個時候,女子嫁不出去,一家人都跟著丟人,甚至連祖宗都會跟著蒙羞。

嫁不出去的女子或者被休了的女子是不能一直住在娘家的,唯一的出路就是去做姑子。

曹家本來也是個官宦人家,但獲罪流放了,曹錦繡到了婚嫁的年紀,哪有人敢娶流放的人為正室,她就只能去給人做妾。

本以為這輩子就這麼完了,剛準備認命就被安排進了皇帝大赦的名單里。

有了自由的身份自然就想要更好的生活,于是她就想到了小時候青梅竹馬的表哥賀弘文。

不管她以前是不是喜歡過賀弘文,但此時,賀弘文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

她被贖了身,跟著父母進了京城投奔賀家,才發現賀弘文已經準備要跟別人結婚了。

曹家本就是被流放的人家,手里沒錢,家里沒田,即使是靠著賀母顧忌著姐妹親情的接濟,但這也不是長久之計。

曹錦繡臉上被刺青了,身子也被紅花湯弄壞了,這輩子都生不了孩子。一個女人沒有了容貌,又失去了生育能力,這在當時的時代就等于是個廢品了,哪有男人會要她。

曹家自己都解決不了生計問題,更不可能一直養著她,這樣的人即便是去山上做姑子,去別人家做女使婆子也會被嫌棄的。

能解決這個問題最根本的辦法就是嫁進賀家,只有嫁進賀家才能有一輩子的飯票還能幫襯曹家。

對于曹家賀曹錦繡而言,什麼收義女,什麼給她找個好夫家給她撐腰,這些承諾都沒有用,只有實實在在的住進賀家才是最穩妥的。

嫁入賀家是曹錦繡破釜沉舟,孤注一擲,粉身碎骨也要達到的目標,再加上賀家還有個得了重病只吊著一口氣給曹錦繡游說的賀母。

這個讓賀弘文不敢忤逆,讓賀老夫人不忍拒絕的女人,在曹錦繡嫁進賀府這件事情上起了巨大的作用。

2,刻意成全

賀老夫人最聰明之處就在于她知道怎麼進退,眼看著曹錦繡鬧得盛家都不想要賀弘文了,賀母又在家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哀求,曹家不是這個尋死就死那個病了,這樣下去都很難收場了。

她還是答應了讓心軟的賀弘文收曹錦繡進門為妾,但前提條件是曹家跟賀家再也不是正經親戚了,賀家可以養著曹錦繡一輩子,但曹家以后不能在到賀家擺親戚的譜打秋風了。

賀老夫人為什麼要這麼做?

第一,跟曹家這個禍害斷了親戚的關系,這樣能防止他們一直趴在賀弘文的身上吸血,而且以后無論賀弘文娶了誰,攤上曹家這樣的親戚都是很頭疼的事情,這樣一來,以后的麻煩事兒都省了。

第二,對一直生病臥床的賀母而言,讓曹錦繡進門就是圓了她的心愿,那她以后便不能再偷偷地拿著賀弘文的錢財去接濟曹家,她會想著如何能多活幾年,保住曹錦繡。

第三,對賀弘文而言,因為親戚的逼迫,母親的哀求被迫放棄談了四年的心愛女人,去跟一個破了身子又壞了臉的女人低頭,他心里肯定憋屈透了,對自己的母親肯定也是心涼了。這樣一來他對曹家,曹錦繡,甚至是賀母都會心有怨言,這時候祖母就被襯托得更好了。

賀老夫人最狠的地方就是,她知道只有把曹錦繡收進賀家,才能好好對付她,對付曹家。

她以前為什麼能把賀家的后院管得妥妥的,就是因為那些姨娘無論多得寵都歸她管。

試想一下,要是他老公出去喝花酒逛妓院她管的了嗎?但只要一個女人以妾室或者通房的身份進了后院,那就是她的權利范圍內了。

對曹錦繡也是這樣的。

曹家以前敢那麼坑賀家,那麼鬧,是因為曹家跟賀家是親戚,抱著 「只要我不要臉,丟臉的就是別人」的心理把賀家拉下水,但賀家又不能把他怎麼樣。

但曹錦繡進門后就不一樣了,作為妾室有自己的權利當然也有義務,而且訓斥和加法都是能用的,只有在自己的管轄范圍內,她才能好好的收拾曹金秀。

何況經過明蘭這件事兒后,賀弘文對曹錦繡的眼淚和賀母的哭求已經心涼到免疫了,即便是作為一家之主,他也不會開口為曹錦繡多說一句話。

不得不說,賀老夫人的這套方法都可以用在作戰上,與其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打不著敵人還受累,還不如把敵人引到自己的地盤,畢竟誰的地盤誰做主。

3,精準報復,穩準狠

曹錦繡嫁進賀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送曹家一家人離京,沒有了娘家人的那些壞主意,她除了能安分地待在賀母的身邊伺候一個病人外,也憋不出什麼壞主意。

本來賀母還打算趁著自己還能活幾年,努力撮合賀弘文跟曹錦繡,讓曹錦繡能獲得賀弘文的寵愛,這樣即便做不了正妻也能是個寵妾。

可賀老太太壓根就不給他這個機會,賀弘文在明蘭大婚后就賭氣去云貴采辦藥材,賀老太太則是要帶曹錦繡回白石潭老家。

原因是她給賀弘文尋了一門親事,待賀弘文外出回來后,就可以成婚了,不能讓曹錦繡留在這里給他們小兩口添堵。

賀母自然出面哀求,還讓老太太責罰自己,不要如此對待曹錦繡。

賀老夫人面若冰霜:

「我怎麼敢罰你?你是弘哥兒的親娘,說一不二,要娶誰就娶誰,說納誰就納誰,我不敢攔著你!

不過,曹姨娘既然進了門,我便管的了。」

「當時我記得清楚,曹姨娘進門,曹家成說過不再麻煩賀家,可是才過去幾個月,你又給了曹家多少錢?

當初他們離京,你已經給足了銀子,若是置辦田地,也有上百畝了,可曹家為何還天天想著要錢?

曹家的男人整日花天酒地,你那姐姐更是每日都是吃香喝辣,還放高利貸。

這樣的人,我就是可憐豬,可憐狗,也不會可憐他。」

「弘哥兒是你親生的,但也是賀家的孫子,由不得你拿去做人情。

興許你覺得曹家比你親兒子重要,可我是個黑心腸的,只覺得自己孫子才是最重要的。」

跟賀母攤牌,把曹錦繡支走,這樣無論右后賀弘文娶了誰,都不會有人打擾他們小夫妻的生活了。

對于賀弘文的未來妻子,賀老太太也是下足了功夫找孫媳婦,賀弘文的身份不上不下,官宦家的小姐嬌滴滴的不見得能鎮得住曹錦繡,扛得住賀母,還要應對曹家這樣的親戚。

于是她便找了個武將家的女兒,從小見慣了殺伐決斷,自然處理起后院的事兒能下得了狠手。

前一秒剛斥責過曹錦繡,頂撞完賀母,后一秒還能沒心沒肺地跟丈夫做出恩愛如初的模樣。

而且賀老太太為防止曹錦繡使壞心思,一直叮囑孫媳婦對她多留意。

曹錦繡給賀弘文下藥,然后指使懷了曹家孩子的丫頭爬上賀弘文的床,想魚目混珠塞個曹家的孩子進賀府。

這麼陰毒的計謀不但很快被查明了,還把賀母氣死了。

以至于后來賀弘文的正室妻子對曹錦繡又打又罵,曹錦繡在賀弘文面前哭得梨花帶雨都沒有得到賀弘文的一絲同情,只換來一句話: 「她是正室主母,你只是一個妾室,她要教育你,你受著便是了。」

就如他多年前對曹錦繡說的一樣,進了賀家只可以保證衣食無憂,但男女情愛之事就不要想了,賀家于她而言只是一個長期飯票。

4,

很多人說賀家老太太讓曹錦繡進門是因為從心底對明蘭就沒有多重視,覺得她就是個小庶女,能給賀弘文做正妻已經是燒高香了。

但無論是電視劇的展示還是原著的解說都可以看出來,賀弘文和賀家祖母對明蘭非常喜歡,當然也很重視,接納曹錦繡是不得已而為之,賀弘文還為了明蘭得罪了那麼多人。

對賀家而言,曹錦繡是怎麼也甩不掉的包袱,與其讓她在外面拉著賀家一起丟人,不如收進來好好管著,把敵人帶入自己的地盤,才能有說話做事的權利,才能有翻身的機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