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海朝云低嫁的背后:相貌人品俱佳,卻只有盛長柏敢娶

對于古代女子而言,嫁人是一輩子最重要的事,嫁人就是第二次選命,就像盛老太太說的那樣,要是嫁了個懶漢,再好的姑娘也廢了。

嫁入高門大戶是墨蘭的人生最高理想,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她不惜賭上自己的清白和盛家的名聲。

最后,墨蘭如愿以償,嫁入了永昌伯爵府,可婚后的她真的快樂嗎?

并不!墨蘭如愿高嫁,卻沒有如愿過上好日子,整天和妾室相斗,爭風吃醋,一點主母的風范都沒有。

都說高門嫁女,低門娶媳,但也有例外,盛家的祖孫三代都娶了門第比自家高的媳婦。

盛老太太是永毅侯府的嫡女,在簪花筵上偷偷看見新出爐的探花郎,聽人家吟了兩句詩,當場生情,違抗疼愛自己父母,下嫁盛家,新婚幾年后愛淡情馳,夫妻反目。

這是一個低嫁失敗的例子,盛老太太沒有自己的兒媳婦和孫媳婦幸運,看看王若弗和海朝云,她倆的低嫁就很成功。

王若弗是已故王老太師的嫡幼女,爹爹配享太廟,而盛紘剛剛考中功名盛家,和顯赫的王家是不能相比的,當初王若弗怨過自己的母親,憑什麼姐姐能嫁到尊貴的康家,自己卻只能下嫁盛家啊,日子久了,王若弗才知道自己的這樁婚姻有多好。

盛長柏被選為庶吉士之后,親事也說定了,相中的是江寧海家家主的嫡出二小姐,書香世家,滿門清貴,父兄皆在朝為官。

海家門第高,二小姐海朝云德容言功樣樣不差,素有好名聲,這麼好的一門親事,王若弗卻不滿意了,因為海 朝云因為一些原因難以說親,要不然這麼好的姑娘,怎麼會「便宜」了五品小官的兒子盛長柏呢。

海朝云為什麼難嫁?

王若弗偏心自己的外甥女,本想讓康允兒嫁給盛長柏,但盛紘不同意,他先下手為強,把海家的這門親事說好了之后才告訴王若弗,王若弗氣憤道:

就算老爺嫌康家如今敗了,也不應找那海家,他們家家規明令子孫四十無子方可納妾,做他們家媳婦那是再好不過了,可是這樣人家閨女可如何要?我聽說海家大小姐出了門子后,三天兩頭忤逆婆婆,不許丈夫納妾,偏海家門第又高,這樣一尊活菩薩請進門來,老爺讓我如何做婆婆!

盛紘替盛長柏挑了一門這麼好的親事,王若弗竟然這麼不知好歹,和她吵了起來:

廢話!若非如此,咱家如何與海家攀親!只要你不無事生非往柏哥兒房里塞人,好好做你婆婆便無事!

海家的這條家規就是海朝云難嫁的根源。

子孫四十五子方可納妾,這是約束家中男丁的,嫁到這戶人家里算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免了妻妾之爭,夫妻二人好好過日子。

家規沒有規定女婿也得遵守,但是在這樣的環境里長大的姑娘,出嫁后不會同意自己的夫婿納妾,而且海家門第太高,一般人家又得罪不起,就像海朝云的大姐夫一樣,想納妾卻得罪不起岳家,只能忍著。

王若弗不想讓盛長柏娶海朝云也是情理之中。

一方面,康允兒是她的親外甥女,康家如今沒落了,她身為姨母得為康允兒考慮出路。

另一方面,是因為王若弗忌憚海家,海朝云出身高貴,這讓王若弗怎麼擺婆婆的譜兒啊,她怕自己壓制不住兒媳婦。而且,王若弗還想多抱幾個孫子,海朝云要是不讓長柏納妾那可怎麼辦啊。

海家的那條家規讓王若弗很頭大,卻不知那正和盛長柏的心意。

盛長柏一心只讀圣賢書,不愛美色,成親之后,他會和妻子舉案齊眉,相濡以沫,但是妾室、通房什麼的他就消受不了了,就算海家允許他納妾,他本人也是不想納妾的,有這條家規和海家的勢力在,盛長柏可以理直氣壯地拒絕王若弗塞進來的妾室。

宅斗高手海朝云,終成人生大贏家。

盛長柏這樣的好男人,真的是世間難求,人人都說海朝云有福氣,卻不知盛長柏才是最有福氣的那個。

常言道, 好女旺三代,悍婦毀一族。

海朝云嫁入盛家之后,沒有因為自己的家世趾高氣昂,而是謙和有禮,孝敬公婆,安分守己,從不逾矩。

你要是以為海朝云沒什麼手段,那就大錯特錯了,她只是在等待一個機會而已。

原著中有這樣一場戲,盛家的三個姑娘都到了出嫁的年紀,永昌伯爵府的梁夫人三番兩次地來盛家,相中了庶女明蘭,這讓墨蘭很不服氣,明明自己更出挑,憑什麼明蘭得梁夫人賞識啊。

墨蘭沉不住氣,跑到明蘭的院子里扇了明蘭一巴掌,明蘭的臉上立馬落下了一個紅掌印,海朝云早早就收到消息了,但并沒有第一時間趕過去,因為她知道,王若弗肯定會第一時間去打壓林噙霜和墨蘭。

王若弗沉不住氣,林噙霜幾句話就讓她氣得不行,直接動上手了,主母、妾室、丫鬟婆子打成一片算什麼樣子啊,而且長楓也來了,來維護自己的娘親和妹妹。

這個時候,海朝云適時地出現了,她清冷威嚴的目光掃射了一遍眾人,并不置一詞,只先轉頭與劉昆家的說,「太太身子不適,請劉媽媽先扶回去歇息吧。」

海朝云目送著王若弗離開了,才又轉頭看著長楓,淡淡道:

除了一家之主,從沒聽說過內宅的事兒有爺兒們插手的份兒,三弟飽讀詩書,莫非此中還有大道理?……還是趕緊回去讀書吧,明年秋闈要緊。

海朝云這話說得讓長楓臉紅不已,他再想護著林噙霜和墨蘭也不行了,只能悻悻離開,林噙霜這個時候已經知道海朝云不好惹了,沒想到重頭戲還在后頭,海朝云算好盛紘回府的時間,派人去請盛紘,然后震懾下人,丫鬟婆子沒一個人再敢輕舉妄動。

爹爹,永昌侯府未必非得與我府結親的,若四妹妹再鬧,怕是連六妹妹也攪黃了;還有最要緊的,您也知道,新皇登基,最忌的就是這嫡庶不分呀!

等盛紘回來了,海朝云曉以利害,盛紘再偏心林噙霜和墨蘭也是不能了,只能按照規矩懲罰了二人,然后好生安慰被打了的明蘭。

經過這件事之后,海朝云在盛家算是站住腳了,沒人再敢小瞧她這個大少奶奶。

盛長柏的房里有個通房叫羊毫,是僅有的一個通房。

盛長柏并不喜歡羊毫,那是王若弗非得塞進來的,在那個年代,成年男子房里一個女人也沒有是會遭人笑話的,所以就把羊毫留到了成婚之后。

海朝云嫁給盛長柏之后,完全可以把羊毫打發走,盛長柏也不會攔著,而且這是盛家的「傳統」,盛老太太和王若弗嫁進盛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發通房丫鬟。

海朝云并沒有這麼做,而是留下了羊毫,但是給羊毫灌了紅花。

留下羊毫,是為了盛長柏和自己的好名聲,也是為了攔住第二個、第三個「羊毫」,給羊毫灌紅花,是為了防止她生下庶子庶女。

這個女人,比王若弗聰明了一萬倍不止。

海朝云不僅有家世,更有手段,她和盛長柏夫妻恩愛,這一生為盛長柏生了四子一女,并且沒有庶出子女,這在那個年代,算是人生大贏家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