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機敏慧黠、事主至忠的春嬋,榮獲皇家養老待遇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春蟬與瀾翠是魏嬿婉在花房的舊日同事,魏嬿婉被皇帝封為官女子後,第一件事就是把她倆調到身邊侍候。

魏嬿婉這個做法就體現出了她的聰明,與其等別人來眼線,不如自己趁早尋兩個有交情的靠譜侍女,這件事只需要進忠知會內務府一聲,並不難辦。

而春嬋和瀾翠在花房差役辛勞,能被撥到永壽宮侍候皇帝的女人,這當然算是「上遷」,一時間主僕三人俱歡顏。

第一次前往養心殿侍寢的路上,春蟬扶著她的主子曾道:「不枉奴婢和瀾翠跟著小主。小主雖然在嘉妃那兒受苦,仍不忘記掛提攜花房的奴婢和瀾翠。奴婢一定忠心小主,至死不忘。如今小主的前程已經到了,只要今夜侍寢後皇上喜歡,封了答應,那便是真正的小主了。」

春嬋的忠心,說到做到,自此她開啟了一心一意的護主模式。

魏嬿婉在翊坤宮外看到新後如懿親自將母親攙扶出來,不免歎息自己家世,想見額娘一面也不能夠。春嬋鼓勵她去請皇后娘娘的恩典,因為嘉貴妃的事魏嬿婉是出了力的,皇后娘娘自會對她好,何況皇后剛被冊封,自然是肯施恩惠下的。

不得不說,春嬋見事甚明,嬿婉去求了如懿,如懿果然允准。

可以說沒有春嬋的警覺就沒有魏嬿婉二女四子的依靠。

魏嬿婉三度得寵後,很重要的一項事業就是離間帝后,而許多話怎麼講她都是和春嬋商量過的,對於有些話會讓皇帝不豫,春嬋的看法是——話自然是要說的。

魏嬿婉深以為然——是啊,喝著喝著,一個味道喝多了便慣了。

春嬋的可貴之處還在於主子落難,她仍一心追隨。

因謀害十三阿哥的嫌疑,魏嬿婉再度失寵,生下的七公主也被抱去給了穎嬪撫養。

彼時永壽宮人心渙散,魏嬿婉也是灰心,瀾翠只會勸,春蟬卻諫:「小主如今成壯士了。壯士固然痛,可只有痛才能提醒自己還活著。小主忘記當年和奴婢在花房受苦的日子了麼?再受得住這離喪之苦,小主便再無畏懼了」。

「小主捨得夫人,捨得在宮外的榮耀,從花房的奴婢到啟祥宮的宮女,從官女子的位分上開始熬起,都是為了什麼?不為別的,只為自己。」她「都為了自己的尊榮,這也是奴婢跟著您死心塌地的原因,咱們都盼著自己好。您的娘家,您的額娘和弟弟,其實說白了幫不上小主分毫,甚至夫人還偏心,拿著小主的體己一味寵著舅少爺。」

這話厲害,魏嬿婉什麼都沒有了,無牽無掛。

鼓勵之後,春蟬又安慰這個落魄主子,既然生下了公主,可知以後生養無礙,能生公主,就能生皇子。

還給魏嬿婉照鏡子,誇她雖然生下公主才三天,又經喪母之痛,但容顏未減,皇帝最愛的,便是這種柔弱美人。

這番勸導,收效頗佳,魏嬿婉又立起了壯志雄心——皇后她斷了本宮的榮耀、家族的指望。額娘去世了,家也沒了,但只要本宮剩著,就不算完!

春嬋的長處,還在極擅於察顏觀色,對答如流。

魏嬿婉跳入冬日冰冷的湖水「救」了和敬公主的獨子慶佑,皇帝來看望她,隨之而來的穎嬪挑著眉眼,似笑非笑:「也真是巧。慶佑偷溜出來,偏姐姐瞧見了,偏姐姐跳下水去救。當真無巧不成書,好像天意是要成全姐姐似的。」

春嬋眼珠一轉,立刻難過道:「可不是!小主從未見過世子,卻能不顧自己不懂水性就去救。唉,小主真是喜歡孩子的人。」

這裡春嬋強調的是魏嬿婉「從未見過世子」和「喜歡孩子」。

皇帝問:「這個時辰,你怎麼在那兒?」

魏嬿婉回答不出,只能先流淚。

春嬋卻機敏:「皇上有所不知。自從七公主養在穎嬪宮中,小主日夜思念,總盼著見一見公主才好。禦花園離穎嬪宮裡不遠,小主就盼著穎嬪能抱公主去禦花園玩耍,小主能遠遠看上一眼也好。」

穎嬪輕說:「皇上,那個時辰正是午睡的時候,冬日裡風大,臣妾再不懂事,也不會抱著公主往風口上去呀。」

魏嬿婉順勢淒然開口:「皇上,如今是冬日嗎?風很大嗎?臣妾都不覺得。臣妾分不清白天黑夜的區別。臣妾只想自己的孩子,臣妾的孩子……」

春嬋又接上:「皇上,自從七公主抱養在穎嬪宮中,小主日夜思念,神思恍……」她猶豫著看了一眼嬿婉,難過道:「小主的神志與往常不同……」

主僕二人一唱一和,默契十足。這番殿堂級表演為魏嬿婉帶來兩次侍寢,再度懷孕,開啟巔峰之旅。

在坐實了如懿和淩雲徹的私情後,為避免日後翻案,春嬋奉魏嬿婉之命,將人證趙九宵在流放途中料理掉。

而瀾翠,因她年紀也大了,魏嬿婉原本答應過,此事一了便會放她出宮,春嬋打算安排人送她還鄉。哪知魏嬿婉說既要不留後患,瀾翠也別留著了,一併料理乾淨。

春嬋自花房起便與瀾翠一道,又一起服侍魏嬿婉十幾年,瀾翠雖不比她與魏嬿婉親近,卻也一貫忠心得力。聽魏嬿婉要除掉瀾翠,只得忍淚應下。

王蟾告訴春嬋,賞了瀾翠一頓飯菜,吃完就已經送去火場化了。

一貫事主至忠的春嬋這一天起害怕了,兼之心冷。

因此魏嬿婉四十九歲那年,在婉嬪同皇帝一夜長談後,皇帝召來春嬋,春嬋再無隱瞞,爽快地竹筒倒了豆子。

幾十年的事,幾十年的恩怨,夾雜著一個女人的寵遇與野心。

原著中並沒有魏嬿婉給春嬋塗du口紅,引起春嬋反水報復的情節。春嬋只是怕極了,說不定哪日皇貴妃就要她的性命了。

世人眼裡,皇帝對令懿皇貴妃情深愛重,連侍奉她多年的貼身奴婢春嬋,皇帝也格外優待,賜了一所三進的宅子,還撥了兩個婢女伺候,准她出宮安居,這是宮裡的奴才一輩子難以企及的福澤。

而唯有李玉知道,被一乘小轎抬著離開的春嬋,除了發出啊啊之聲,再不能言語。皇帝雖留了春嬋一條命,卻讓她失了聲,還派了嬤嬤守她終老。

然而春嬋惜福,無論她做了什麼,今後如何,到底瀾翠去世了,進忠去世了,皇貴妃也去世了,唯有她活著,哪怕是永遠緘默地活著。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