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康姨媽,親手把自己的子女推入深淵是一種怎樣的惡毒

要是給《知否》里面的壞人來個排行榜,你會怎麼排?

反正我覺得不管從哪個方面來排序,康姨媽都能躋身前三甲。

作為王家的嫡長女,康家的正房大娘子,康姨媽的壞從未出閣時就展露無遺。

給剛過門的新嫂嫂使絆子,插手哥哥嫂子的【房☆事】,讓母親給哥哥塞通房丫頭來氣嫂子,害的嫂子剛進門就在王家抬不起頭來。

要帶著嫂子寶貝的送子觀音像才肯出嫁,嫂子雖然心疼老母親舍命求來的觀音像,但還要笑吟吟地送給她。

嫁入康家后,對待康家人也不和善,手底下的那些庶子庶女和妾室稍有不順她的意,輕者打罵,重則直接發賣出去。

為了拉關系,把十幾歲的庶女送給七十多歲的王爺做妾室,除了自己的幾個孩子,別人都是她用來交換的工具。

都說善惡到頭終有報,康姨媽的惡毒最終害了自己,也害了自己最疼愛看重的三個孩子。

1,

大兒子康晉是康姨媽最疼愛的孩子,因為他是康家嫡子,也是康姨媽后半生的依靠,所以即便是康家的勢力大不如前,康晉自己又文不成武不就,康姨媽也四處托關系給他謀差事找出路。

康姨媽最大的靠山就是自己的娘家,那扶持提攜康晉自然就成了她回娘家找母親和哥哥的唯一目的。

王家不但要負責給康姨媽草菅人命以及諸多惡事做善后,還要負責康晉的仕途前程。

以前康姨媽瞧不上的盛竑官做得越來越好,眼看著就要超過康家了。

康姨媽以前最瞧不上那個大大咧咧說話不過腦子又沒心眼的妹妹,但現在為了能讓妹夫在官場上關照自己的兒子,她不惜放下臉面去討好妹妹王若弗。

她以為自己事事算計保證自己不吃虧,殊不知自己做的那些壞事,明里暗里得罪的那些人,懲罰都落在了自己的兒子身上。

自從康家沒落后,只有像王家,盛家這種已經攀上就扯不掉的親戚才愿意幫襯他,從兒女的婚事上就可以看出來,其他家族多瞧不上他們家。

康晉只是娶了個小官家的女子做老婆,仕途上還是靠王家和盛家的幫助。

康姨媽借王若弗的手給盛家老太太下毒被抓后,康家便徹底失去了盛家的助力。

大家雖然表面上還維系著姻親的關系,但也都是表面上顧著兩家的臉面。但幫康晉謀差事這種事情都不會再出手幫助了。

康家后院當家的是得寵的蘇小娘,日日在康老爺的枕邊吹著風,康晉除了靠自己的工資還有老婆的嫁妝過日子外,大氣兒都不敢出一個,哪里還有半點以前嫡公子的威風。

康晉從一個三家幫著打理仕途的貴公子,變成了無人問津自生自滅的小職員,憋屈吧,可悲吧!

2

比起康晉,康姨媽外嫁的兩個女兒更慘,至少康晉還有康家嫡長子的身份,已經娶了老婆,得了個小官,至少算是經濟獨立了。

但嫁出去的女兒卻因為康姨媽的惡性在婆家抬不起頭,甚至被連累。

康家的嫡幼女康元兒在經過康姨媽和王大娘子的博弈后,順利嫁給舅舅家的表哥做妻子,王家實力雄厚,康家表哥又是個老實的孩子,又有老太太這個親外婆做靠山,康元兒但凡懂事點,小日子都會過得很好。

可是康元兒完全繼承了康姨媽心腸歹毒的劣根性,在王家不分長幼尊卑,頂撞婆母還敢跟老太太翻白眼。

自己的親外甥女做兒媳婦,王家的婆母對康元兒打不得罵不得,本來只是想慢慢教她些規矩,但還沒說兩句,康元兒就哭著鬧著回娘家了。

康姨媽不但沒有告誡女兒在婆家應守的規矩本分,反而教唆女兒給婆母下毒。

還說,王家的舅舅和表哥都是老實人,老太太已經年紀大了,只要王家舅母一死,那王家就整個攥在了康元兒的手里,到時候她便能呼風喚雨了。

康元兒正是聽信了母親的話,動了對婆母下毒的心思,才傷了王家舅母的心,被暗地里喂了一副藥,導致終生不孕不育,一輩子都生不出孩子。

后來康姨母被關進慎刑司后,王家舅母就開始著手處理康元兒。

先是以瘋癲為由把她關進后院,轉頭就去外面給自己的兒子尋了個知書達理的好姑娘做平妻,可憐康元兒一輩子被關在陋室,心里縱有千萬懊悔也無濟于事。

3,

要說康姨媽的三個孩子中,最可憐也是被她拖累最慘的還是康允兒。

康允兒是嫡長女,性格溫柔和順,看著康允兒真的很難把她跟兇神惡煞的康姨媽聯想到一起,真的是難得的歹竹出好筍。

康姨媽本來看著盛家的風頭日盛,想把允兒許配給長柏,可老太太和盛竑都不愿意再跟康家親上加親,有意給長柏找個能提攜他的好岳家。

盛家老太太喜歡允兒的性子,就做媒把她介紹給宥陽老家的堂孫盛長梧,宥陽盛家雖然是經商出身,但長梧在京城有個武將的小職位,說來大小也是個官兒。

康家雖然是文官出身,可是早就落魄了,盛長梧長得手長腳長,而且還是個有錢的主,康姨媽雖然表面上有嫌棄的意思,但最終還是同意了這門親事。

康允兒婚后家庭和美,盛家父母本來想讓她留在老家伺候,但是在長梧的堅持下,她還是跟著一起到了京城。

上無公婆需要侍奉,身子也沒有妯娌要應付,自己當家過日子,還有花不完的錢財,關鍵丈夫還疼愛她,康允兒的日子過得別提有多甜美,對于康家盛長梧也隔三差五的送錢財。

按理說攤上這麼個金主女婿,康姨媽應該很知足才對,可是她自私的行為卻給康允兒的幸福生活處處埋雷。

本來康允兒無論是作為王若弗的外甥女還是作為盛長梧的妻子,在盛家都很受歡迎,明蘭等同輩的孩子中,大家也都喜歡這位說話開玩笑都會臉紅的堂嫂。

可康姨媽做了兩件事情,直接把康允兒推向了被拋棄的深淵。

4,

第一件事是康姨媽把康兆兒帶進寧遠侯府,軟硬兼施逼迫明蘭留下她做妾。

這件事情的后果是,盛家老太太出馬,連夜把康兆兒送回宥陽老家,讓盛維給她找一個老實的人家,還通知了長梧和允兒,讓他們回去給妹妹好好挑個好夫婿。

另一方面,盛竑直接把康姨夫囑托他幫忙的事情直接給整黃了,還跑去康家說了一大堆酸話,弄得康姨夫險些下不來臺。

康姨夫對著康姨媽就是一頓臭罵,險些鬧得要休妻了。康允兒這邊也收到宥陽老家公婆的來信,跑去母親那里大哭了一場。

盛維的妻子李氏在信中直接讓康允兒帶著孩子回宥陽老家伺候公婆,京城這邊在安排其他的丫頭來照顧長梧的起居。

允兒至成婚后一直都跟著長梧在京城,從未真正在宥陽老家伺候過公婆,現在任家老兩口以想念孫子為由要求允兒回老家也不過分,何況還有個親妹妹等著出嫁,需要她回去選婆家。

對于長梧而言,允兒這個妻子他是喜歡的,但他分得清哪頭輕哪頭重。

一邊是不著調的岳家,另一邊是至親而且恩重如山的盛老太太,還有兩房的情誼,外加上一個朝堂上紅得發紫的堂妹夫。

為了一個不知道能不能得寵且從未見過面的妻子庶妹去得罪自小要好的堂妹兼侯府正房夫人,腦袋被門擠了也知道該選哪邊。

所以,她只能犧牲妻子來敲打岳母。

康允兒臨行前叮囑母親 「娘,你可別再犯糊涂了,雖然此刻公婆盛怒,但只要我好好侍奉,后面你女婿在求求情,想來總有過去的一天,倘若你再有什麼不好的舉動,女兒怕是這輩子都不得和夫婿相聚了啊!」

康姨媽直到此刻才對女兒覺得愧疚,喃喃了半天竟說不出一句話來,仰頭一倒,就昏厥了過去。

康允兒因為這件事情被罰在老家,事后還是長梧一封信接一封信的哭求,盛維夫婦才允許康允兒返京。

要說這件事情,盛家是想利用康允兒來敲打康姨媽,希望她能安生點。

康姨媽狠心利用王若弗來毒殺盛老太太的事情暴露后,直接把康允兒推向了死地。

在長柏等人順利把康姨媽送進慎刑司后,長柏依次通知了華蘭如蘭還有長梧允兒夫婦。

盛家的華蘭如蘭一邊痛恨姨母一邊想著如何能給王氏求個情,只有允兒的處境最慘。

得知母親要毒害自己最崇敬的盛老太太,她很傷心,聽說母親被關到慎刑司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她很心疼。

她想救母親,可不知道去求誰,盛家的人一個個對她冷嘲熱諷的,紛紛表示如果她以堂兄之妻來盛家,大家還是一家人,若是以康姨媽之女的身份,那就不用來了。

她想去慎刑司看一下母親,但想了多種辦法也進不去。

她對著長梧哭訴說,無論如何,她都是自己的母親啊!

長梧只是肅然地回了一句: 「岳母做出如此歹毒之事時,就該想到會禍及兒女。」

此后的幾年,雖然王氏回了宥陽老家贖罪,但康允兒在京城卻沒有閑著,盛長梧升了官,她便借著勢去慎刑司探望了康姨媽幾次,每次都帶著孩子一起。

隔三差五的去華蘭處求她想辦法把康姨媽放出來,盛老太太剛回京,她大過年的跑去壽安堂長跪不起,求老太太原諒康姨媽。

不僅如此,她還聽信康家嫂子的話,說要想從慎刑司放人肯定要顧廷燁那樣位高權重的人說了才有用,她立馬咬破了手指,寫了封血書準備寄去給顧廷燁。

這封信要是寄到顧廷燁手里,且不說明蘭會怎麼想,光顧廷燁就不會再給盛長梧這個隔著幾層的表親好臉色。

好在這封信被管事的婆子攔了下來,可是允兒的婆母著實氣得厲害,眼看著允兒不惜拿全家人的前程去搭救那個蛇蝎心腸的娘,她再也不能坐視不管。

立馬給長梧尋了個良妾進門,還準備把允兒叫回老家看著一輩子不放出來,把那個良妾抬成平妻。

雖然長梧一直心里喜歡允兒,但也耐不住她三番五次的折騰,便應了母親的要求,把孩子帶回宥陽老家,要說允兒再做出類似的事情,就立馬把她送回老家,再另抬平妻。

一面是明知惡毒卻又難舍血脈親情的親娘,一面是自己原本恩愛和睦,孩童繞膝的幸福家庭,到底要選擇哪一端,允兒都想選,但是除了哭,她無能為力。

5,

其實三個孩子當中,康允兒的婚事是康姨媽最將就的一個,因為當時康家處境不好,允兒年紀也大了。

但康允兒卻是三個孩子當中最心善也最孝順的一個,但任她憐老恤弱,施粥舍米也不能替康姨媽的惡性贖罪,烏鴉窩里飛出只白鳳凰,她再好也改變不了烏鴉的黑。

要是她能心狠一點,自私一點,或者明事理懂法律一點,知道做錯事就一定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或許她就能接受康姨媽被關進慎刑司。

這樣的話,她余后的一生還能過得幸福,然而她卻成了被康姨媽傷害最深的那個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