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讀《知否》,王氏婚后過得不如意,不能只怪盛紘寵妾滅妻

在看《知否》的時候,很多人都記住了一個詞,那就是寵妾滅妻了。

比如,盛明蘭的父親盛紘就是這樣的人,嫡庶不分,過于寵愛妾室林噙霜,又是給她獨立的產業讓她擁有經濟來源,又是讓她自己撫養孩子,不受制于嫡妻王氏,導致林噙霜仗著盛紘的寵愛忘記了本分,飛揚跋扈,絲毫不把主母王氏放在眼里,不尊重嫡妻,她的兒女也敢跟嫡子嫡女爭寵,讓王氏對其恨之入骨又無可奈何。

說到寵妾滅妻,盛紘不是第一個干這事的人,寵妾滅妻這股歪風在盛家流行了一段時間。

盛紘的伯父也就是盛維的父親也寵妾滅妻,迷戀上了一個青樓女子,為了她不僅對自己的結發妻子盛大老太太無情無義,導致大女兒慘死,還把祖宅都賣了。要不是盛大老太太得到了盛老太太的幫助,帶著一雙兒女自強不息,重振家業,就沒了后面的宥陽盛家。

然后,盛紘的父親探花郎也好不到哪里去,娶了勇毅侯獨女盛老太太卻不珍惜,迷上了一個頗有心計的女人,寵妾滅妻,最終,盛老太太唯一的兒子沒了,對婚姻感到心灰意冷,探花郎下場也好不到哪里去,年紀輕輕害了風寒去世了。要不是盛老太太撫養庶子盛紘長大,督促他考取功名,振興盛家,估計以后給探花郎上墳的人都沒有了。

到了盛紘這里,這股歪風又出現了,影響到了盛紘一家。好在,盛紘的嫡長子、盛家未來的掌門人盛長柏受到父母婚姻的影響,天生反感妾室,娶了家規明令必不許納妾的海氏,才徹底剎住了這股歪風。

剛才讀《知否》的時候,我挺為王氏感到意難平的。王氏是蘭溪王家的嫡次女,是王老太師的女兒,出身要比盛紘高多了,屬于低嫁。王氏嫁過來后,盛紘的仕途也得到了王家的助力,王氏擅長管家,對盛家是有貢獻的。

盛紘寵妾滅妻,讓王氏堂堂一個嫡妻連妾室都收拾不了,的確很不像話。可是,3讀《知否》,王氏婚后過得不如意,不能只怪盛紘寵妾滅妻。

女人經營婚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別踩了3個坑,很悲哀的是,王氏都占全了。

第一,你若是低嫁,切忌老是把娘家掛在嘴上,讓丈夫下不來臺;

劉媽媽是跟王氏一起長大的下人,王老太太得知女兒在盛家過得不舒服,被林噙霜壓制了,便把劉媽媽送了過來。

相比于脾氣暴躁、頭腦簡單的王氏,劉媽媽看問題就很透徹,曾苦口婆心勸說過王氏。

但凡是個有上進心的男人,都不喜歡聽到妻子動不動拿娘家的權勢壓他,讓他感覺自己矮人一等,是吃軟飯的。

本來,王氏剛嫁進來的時候,日子過得蠻舒心的,盛紘很尊重她,任由她打發了自己全部的通房,盛華蘭出生在父母感情最好的時候,是盛紘最喜愛的女兒,連盛墨蘭都比不上。盛華蘭小的時候,盛紘舍不得離開剛出生的女兒,還抱著女兒去了衙門辦公。

若是王氏懂得惜福,懂得經營婚姻,也許就不會有林噙霜啥事了。

第二,不是那金剛鉆,別攬那瓷器活,有些事情你不懂,就別胡亂插嘴;

關于這點,王氏的兒女很清楚,尤其是出生最晚、一直活在大姐姐盛華蘭和老四盛墨蘭光環下的盛如蘭。

盛如蘭嫁給文炎敬后,也想過插手文炎敬的仕途,幫文炎敬得到外放的機會,剛跟母親王氏說了,王氏又跟盛紘提了,反而被盛紘訓了一頓。

盛明蘭知道了之后,便拿王氏的慘痛教訓提醒盛如蘭,讓她要吃一塹長一智,別重蹈了王氏的覆轍。

有的女人也做事業,的確可以在事業上幫到丈夫,給丈夫提一些好的建議,成為丈夫的賢內助。有的女人不是這方面的料,那就別胡亂插嘴,更不要強行把自己的想法施加在男人的身上。

第三,自己該盡到的義務要盡到,別給了別人說嘴的機會;

在那個年代,伺候公婆,是女人的義務,也是極其重要的事情。若是女人不孝敬公婆,就可能犯了七出之條,輕則被人議論紛紛,有損名聲,重則可能被掃地出門。

盛老太太是一個寬厚的人,又不是盛紘親媽,不想為難王氏,所以隨著王氏怎麼做媳婦。

王氏倒好,自己橫沖直撞慣了,只想著過得舒服,見盛老太太不要求自己,就真的沒有做媳婦的樣子了。

王氏不盡到孝敬婆婆的義務,讓自己先沒了理,盛紘只要拿這一條嘲諷她,她就無言以對,自己也覺得自己不占理。

再者,雖然盛老太太不是個惡婆婆,但是王氏這樣的行為也會讓盛老太太感到不滿,婆媳關系也不會太好。要是王氏能處理好婆媳關系,林噙霜跟盛紘搞到一起的時候,盛老太太發話要把林噙霜打發了,盛紘哪敢有任何異議?

塞繆爾說過這樣一句話:「婚姻的成功取決于兩個人,而一個人就可以使它失敗。」

好的婚姻,是需要經營的,不然,男人再好,你要是無法做一個合格的妻子,男人也會對你感到失望的。

END.

今日話題:你對盛紘寵妾滅妻的行為有什麼樣的看法?歡迎在評論區分享你的觀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