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兩淮鹽運使高斌之女高晞月,究竟得罪了誰,最後落個「死得不明不白」的下場

易理人生 2021/03/15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如懿傳》中,高晞月姿色秀美,而父親高斌在前朝又是乾隆皇帝的得力助手,因此她在後宮之中囂張跋扈,與《甄嬛傳》中的華妃出奇的相像,依仗娘家的的勢力,對皇上不斷地撒嬌賣萌,但不得不說,她們對皇上的愛卻是真的。雖然高貴妃在後宮趾高氣揚,不可一世,但她的下場卻與華妃出奇的一致,高貴妃很快就迎來了她的人生終點,大雪紛飛之中,最怕冷的她轟然倒地,至此便與世長辭了。

高晞月一進府,就被琅嬅塞了一個貴重的鐲子,這個鐲子裡面藏的不是別的好東西,而是可令「有娠者斷了胎氣,無娠者久難成孕」的零陵香。

這鐲子戴在身體強健的青櫻身上還好些,可戴在素來體弱,又身患寒症的晞月手上,則是雪上加霜,怪不得她的病治了那麼多年,身體卻一天天弱下去。

在《如懿傳》原著裡,有一段描述晞月身體情況的話,看得人心驚膽寒:

「小主這樣想便是了。為什麼貴妃一入冬就那麼怕冷,夏天又易出虛汗,面色淡白,身倦乏力,氣少懶言,煩躁易怒,胸肋疼痛如刺,月事也紊亂不調,每每月事至,則絞痛不已。皆因淤血不去,新血難安,血不歸經而發。長此以往,如何會有胎氣凝聚?」

零陵香本身帶有輕微的毒性,如果長期使用,會令人氣血不通。

而對於原本就身體孱弱,氣虛血瘀的晞月來說,零陵香不僅會讓她難以成孕,還會加劇她原有的症狀,再加上沒有人真正給她醫治,太醫院的太醫全都「裝聾作啞」,長了同一條舌頭,久而久之,晞月的身體也就逐漸被掏空了。

首先,高貴妃從小身子就弱,一直有寒症,在進入宮之後,皇上也一直派人照顧著,但是就是皇上的照顧出了問題。因為高晞月的母家高氏在朝中特別位高權重,所以皇上為了不讓外戚干政,所以皇帝是不準備讓高晞月生下自己的孩子的,所以就一直讓太醫不治好高貴妃的病,甚至還加重。

其實皇上即使不讓高晞月生下皇子,她也不至於落得如此下場,主要還是她自己做了錯事。害死了多個皇子,又陷害如懿,讓如懿入冷宮,如懿在冷宮中遇到毒蛇也是高貴妃做的,最後又逼死了阿箬,讓阿箬替自己和皇后頂罪。最後自己被自己嚇到,神志有些不清楚,在皇后面前胡言亂語,讓皇后擔心她將自己做的事情說出來,所以就被皇后囚禁在了冷宮。

當然,沒有皇上的支持,皇后自然不可能將貴妃囚禁起來的,說是養病,其實就是變相的囚禁,而皇上自然也是知道高貴妃做的所有事情,但是因為高貴妃母家的勢力,皇上還是不能將高貴妃的罪行全都揭露,只能用這種方法來懲罰她,還要為了安撫高氏一族,封高貴妃為皇貴妃。

如果說晞月受零陵香所害,是因為琅嬅害怕妾室生下孩子威脅自己的地位,那麼太醫院的太醫又為何要隱瞞她真實的病情,裝聾作啞,日復一日地拖著她的病呢?

原來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她的父親——兩淮鹽運使高斌。

兩淮鹽運使在古代是個肥差,他們除了替朝廷管理鹽務之外,還可以順便替皇帝考察民情,充當皇帝在民間的眼睛和耳朵。這麼關鍵的職位,高氏滿門自然少不了榮華富貴。

只不過在真實的歷史上,高斌並沒有當過兩淮鹽運使,而是擔任了比兩淮鹽運使還要重要得多的職務——直隸總督。要知道清朝歷史上大名鼎鼎的曾國藩和李鴻章等人,也都擔任過這個職位。

除此之外,高斌在晚年還因為治水得力,而被封為吏部尚書以及文淵閣大學士,死後更是獲得殊榮,被供奉在京師的賢良祠。

只不過在《如懿傳》裡,這位在前朝極為得力的父親,反倒給女兒招來了殺身之禍。

大家都知道,甄嬛有兩個女兒,一個是朧月,一個是靈犀。這兩個女兒是甄嬛的心肝寶貝,而其中甄嬛對朧月則更為愧疚,因為她從小就是在敬妃身邊長大的,甄嬛沒有對她盡到母親的責任。

所以甄嬛自然希望,可以用自己的餘生來好好彌補這個女兒,也希望自己能夠看著她平安嫁人,安享榮華。

只可惜天不遂人願,在蒙古向大清請求和親的時候,雍正膝下只有朧月這一個適齡的公主,所以很多臣子都極力勸諫雍正,讓朧月去和親。而這些臣子當中,就數高斌勸諫的力度最大。

雖然是為了國事不得已而為之,但甄嬛卻從此恨上了高斌。 對於一個母親來說,在有關子女的事情上,理智有時很難戰勝情感。更何況後來朧月一生坎坷,過得並不幸福,所以甄嬛對高斌的恨意就更是有增無減。

高斌作為前朝重臣,甄嬛自然是不能輕易動他。可是高晞月身在後宮,太后要動她,豈非輕而易舉?

於是太后秘密吩咐齊汝,不必真的為貴妃治病,只需要緩解她表面的症狀即可。 就這樣,貴妃長年累月地喝著看似是藥的「毒」,再加上零陵香的作用,不僅不可能懷孕,就連保持最基本的健康狀況都成問題。

如果不是臨死前如懿跑去告訴她鐲子的真相,恐怕晞月至死都會把富察氏當成是好姐妹。 可就算她看穿了富察氏的真面目,也還是看不穿深宮中那雙無形的手,更不知道自己在什麼時候,就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以至於下場淒涼。

晞月的一生,不曾真正地愛過和恨過,臨死前也是那般稀裡糊塗地算計了皇帝一場。身為兩淮鹽運使之女,她究竟得罪了誰?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