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皇上初見盛裝來府的嫡女純元,秒懂這將是一場政治聯姻

易理人生 2021/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純元是甄嬛傳中活在他人口中的人物,無論是貌若天仙的、才華出眾的、吹拉彈唱的……統統活在純元的陰影裡。若說對後宮的影響力,純元妥妥C位,無人能及。她是皇上口中「心慈貌美」永遠思念追憶的「白月光」。上屆宮鬥冠軍太后,說她性格柔軟,太過純良;洞若觀火時常「病遁」的端妃,說她心思單純,善待府中諸人;最佳搭檔助攻掌事宮女崔槿汐,因為純元的照拂對頗似純元的甄嬛掏心掏肺…… 純元在後宮,是神一樣的存在,不僅出身名門,容貌端麗,性格和順,情致典雅;而且善跳舞,歌唱佳,會琵琶,女工好,妥妥的絕代佳人。

皇上作為男人,看女人的眼光是有的,比如喜歡鳳儀萬千的華妃,喜歡端莊沉穩長相大氣的眉莊,對長相資質普通的安陵容、曹琴默不甚喜愛……但皇上因為前朝事多,加上後宮嬪妃愛在皇上面前扮演皇上喜歡的樣子, 所以皇上在認定妃嬪品性方面,有著太多的掣肘和主觀不公正。比如常說「容兒性格最是和順」,誇「世蘭本性不壞」,認為端妃遠離紛爭不參與宮鬥,後期只信任葉瀾依……最終卻被現實打臉。

太后、端妃和崔槿汐,作為情商智商宮鬥能力一直高頻度線上的女人,對純元的評價皆有「心善」一點,可見純元「心善貌美」的可信度是有幾分的。純元作為烏拉那拉氏家族嫡出的女兒,從小就是按照儲備皇后培養的。歌舞彈唱、女工刺繡,樣樣出類拔萃,各方面條件無可挑剔,人際關係更是「五星好評」。所以別人嘴裡的純元「只應天上有,人間能有幾回聞」。但豪門貴胄,尤其是流水線似的盛產皇后的大族顯貴烏拉那拉氏,且不說家族注重嫡女掌事管家能力的培養:如何主持家事,如何識人用人,如何相夫教子,如何上流交際等等,必然會一一細心教導。就如沈眉莊入宮前,如何腰肢更軟,如何討皇上喜歡,甚至皇上要問可曾讀過什麼書等細枝末節問題,都是一一過堂演練的。 烏拉那拉氏家族遠高于沈眉莊家世,又作為皇后儲備,教得自然更是細緻嚴苛。除此之外,作為從小耳濡目染各種爭鬥伎倆的嫡女,也會或多或少瞭解府鬥和宮鬥的殘酷無情。何況純元從小和庶出的妹妹宜修長期相處,看宜修處事慣會「借刀殺人」,心思更是「狠毒縝密」,便可知其家族內鬥何等慘烈。

因此,純元良善是真,毫無心機城府則不可能。作為豪門嫡女,盛裝打扮去看望在家族「從來不受重視、懷孕的庶出妹妹」已屬反常,又著妃制服侍去正在參與「九王奪嫡」的親王府上,與親王一見鍾情,更是刻意僭越了。歷代王公貴族的嫡女,就有家族聯姻的政治使命。純元作為嫡女,代表著烏拉那拉氏全族,著妃制服侍去見奪嫡親王,是帶著家族的利益去投誠的。 「烏拉那拉氏的女兒全力支持王爺奪嫡,事成之後,你登九五至尊,我居正位中宮」。雍正的母親德妃烏雅氏,本就是烏拉那拉氏的親眷,與其家族同榮辱共進退,自然對代表家族利益、盛裝而來的純元的目的心知肚明。于是有了「一見鍾情」,有了「德妃無奈,只好求了先皇迎娶純元入府」,悄無聲息達成共識,圓滿順利實現政治聯盟。

純元性情頗似甄嬛,屬于「反擊型」選手。你若不侵犯我的利益,我可以對你「人畜無害」,你若侵犯我的利益,我便雙倍回擊不留情面。所以,為了家族利益,為了皇后寶座,她不顧皇上已是妹夫的現實,義無反顧接受了皇上的情意,並享受專房之寵,連自己妹妹的孩子高燒不退,她都霸佔著皇上不聞不問,任由妹妹的孩子「不治而死」。當年側福晉小產,因為言語對純元不敬,便罰跪兩個時辰,不管她是否知曉側福晉有無身孕,日頭正盛的兩個時辰的罰跪確實不是一個心慈軟弱之人的處事風格。

皇后宜修曾問皇上,為何不穿莞貴人和安常在給皇上繡的寢衣,皇上說自己身上穿的這件是純元在世時做的,就剩這麼兩件了,還是舊衣舒服。可見,純元做過很多寢衣,皇上身上穿的睡衣,是皇上專用的明黃色,袖口繡的都是金龍盤雲的花樣,這是皇上才有的規制。 純元是死後被尊稱為皇后的,她做寢衣時,皇上還只是王爺,做這樣的寢衣,依舊是僭越的。純元在用實際行動告訴王爺,她是支持皇上奪嫡的,並且在自己心裡,她的夫君王爺就是未來的皇上,也只有王爺才有資格做皇上。純元和皇上的不臣之心昭然若揭,也再次證明了他們二人的結合,是政治利益的交換。太后說「純元性格軟弱不是正位中宮的最佳人選」,這句話可能是別無選擇的無奈,因為宜修已經動手,太后知曉時應該無力回天,只要保住宜修為皇后,家族榮耀就不會受影響。所以,太后默許了宜修的所作所為。純元奪走了妹夫的愛,奪走了原本屬于妹妹的福晉之位,又對妹妹生病高燒的孩子不聞不問,卻在臨死前要求皇上「無論如何善待宜修」。 既然宜修作為庶女,從來不被重視,為何純元臨死託付,可見同樣是為了烏拉那拉氏家族的利益和榮耀。

皇上自然是深愛純元的,這麼一個才情俱佳天仙般的可人兒,在最美的年紀香消玉損,皇上念念不忘之情不假。皇上看到剛入王府的華妃,明豔亮麗,便是專房之寵、百般寵愛。對待「五分性情五分長相」的甄嬛,也是由寵到愛,不可自拔。所以,皇上對純元的感情有多深,這個只有皇上自己知道。但皇上為何偏要對外造成「因為年羹堯才不得不寵愛華妃;因為酷似純元,才對甄嬛格外高看」的假像呢? 因為皇上要打造對純元一往情深的「情癡」人設,才好掩蓋自己之前說過的「生下皇子福晉之位便是側福晉宜修的」食言,也才好掩蓋他要聯合烏拉那拉氏家族實現奪嫡大業的野心。「我只是單純喜歡純元,並不涉及政治因素」是最好的擋箭牌,所以他不願承認自己移情別戀,也不願給世人留下「為了奪嫡不擇手段」的不好清譽。

皇上和純元,起初都是因為政治利益結合的,只是在滿足政治利益的同時,他們恰好相互愛慕而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