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盛紘對明蘭為數不多的關愛,是父親下意識的本能也是心底最柔軟處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盛紘對子女沒有一碗水端平,尤其是明蘭,對她不是批評就是訓斥,再不來罰跪祠堂,婚前婚後盛紘都下意識地忽略這個最小最乖的女兒,以至于明蘭突然露出真實面目,讓他猝不及防一口老血梗在胸口,愧疚自己這些年沒有善待女兒。

即便明蘭和盛紘把話挑明,但是她心裡始終還是惦記著盛紘給過的溫暖,在明蘭心裡,父親做到他這個份上,雖然不夠貼心,但也不是那麼糟糕。終歸是一家人,稀裡糊塗平平淡淡的過日子就好。

盛紘責備明蘭的畫面誤會明蘭的場景訓斥明蘭的時刻掌扇明蘭的憤怒都很多,但是他下意識也曾給過明蘭關愛,也曾維護過明蘭,也曾擔起過一個父親應盡的責任。

第一處關愛:祖母請來孔嬤嬤教導明蘭,盛紘從北孔嬤嬤點醒,為人父母,子女眾多的一定要學會一碗水端平,否則兄弟姐妹間就會生起齷齪,家宅也會不得安寧。看著最乖巧懂事的明蘭跟著兩個惹事的姐姐一起受罰,他心裡終于有了牽掛,攔住明蘭回去的腳步,他想問問孩子為什麼不覺得委屈?為什麼不哭?也表達出希望孩子能夠依賴自己,有事情需要幫助可以找自己。

盛紘此時說的話一來是孔嬤嬤點醒,為了家族發展,他需要做出改變,二來明蘭確實乖巧懂事,這些年他忽視了孩子的成長。作為父親他沒有想過明蘭已經慢慢長大,在最需要父親的階段自己沒有參與進來,即便是現在嘴上一句關心的話,說過他也就忘記。明蘭卻會記住,記住不是為了尋找父愛,而是讓自己內心平靜,不要過多的去埋怨父親。

盛紘單面對明蘭的時候尚且會憐惜孩子,一旦涉及到墨蘭,他絕對是包庇維護墨蘭,明蘭深知這一點,所以她對盛紘並沒有抱太多希望。終歸她還有祖母呵護,對她好的,她始終記得,對她不好的,她努力忘記。如此,才能讓自己內心平靜,正確看待身邊的一切。

第二處關愛:危難關頭方見人心,明蘭替二嫂嫂海氏做吃食送去在宮裡當差的盛紘和長柏,恰逢宮變,長柏第一時間把明蘭拉到身後保護起來,盛紘反應過來請求太監送明蘭出去,明蘭不肯丟下父親哥哥不管,盛紘卻說能逃走一個算一個。這個時候盛紘是真心盼著明蘭能夠平安出去,對于自己的生命其實他很惶恐,但依然選擇保全明蘭。

盛紘下意識的反應是一個父親對孩子發自內心的關愛,也是他內心最柔軟的地方,如果可以他當然希望自己和孩子們相親相愛,無論哪知道終歸都是他的骨肉,只是因著家族壓力,因著事物繁忙,因著有更多其他在乎的人和事,盛紘確實把明蘭疏忽了很久,但這也不代表他不愛這個女兒。

就像一家人有親有疏,有遠有近,盛紘也是個普通的男人、父親,他有自己疏忽的地方,也有自己誤解的時候,但在危機時刻,他想不了那麼多因果,顧不了那麼多親疏,一個父親就是希望孩子能好好的。

第三處關愛:明蘭出嫁,老太太表現最為不舍,她哭得讓人心疼。但其實盛紘也表現處他的祝福和不舍,盛紘坐在那裡喝著女婿顧廷燁敬的茶,說著最溫柔最真誠的祝福語,希望明蘭能和顧廷燁一生相守,白守到老。說這些話的時候盛紘的眼睛是紅的,等到不得不放行的時候,他的聲音是哽咽的,看到老太太哭他禁不住跟著流淚。

對比墨蘭出嫁盛紘一臉生無可戀,明蘭這會才是一個父親對孩子的擔憂,即便明蘭是高嫁,對家族非常有幫助,但是盛紘也是不舍明蘭,他也擔心明蘭日後的日子過得不開心。或許盛紘在心底盤算了很久的利益得失,但是他也真的看到顧廷燁是個不錯的,也是真心為孩子們考慮才答應的婚事。

第四處關愛:祖母被康姨母下毒明蘭及時把真相查出來,和王老太太一家對峙的時候,王老太太和康姨母占著自己輩分高,便不把明蘭放在眼裡,故意拿話懟明蘭,康姨母直接罵明蘭是小娘養的沒有教養,盛紘站出來維護明蘭,那聲「我也是小娘養的,若不是嫡母慈愛,我還沒有這個福分和你王家結親。你家下人都可以大呼小叫,我女兒在自己家反倒不能說話了?」擲地有聲,終于像個父親的樣子。

盛紘此可以維護明蘭一來是不想在外人面前失了面子,二來就是不願意別人欺負自己女兒,三者他想起自己身世,感同身受,自然聽不得別人這樣說明蘭。

但無論何種原因,盛紘維護明蘭是事實,否則單憑明蘭一腔孤憤,肯定是無法和王老太太一個老狐狸抗衡。盛紘縱有萬般不是,但他對女兒的心意始終是好的,他維護自己的孩子,期盼孩子能成才,能過得幸福,這份初衷沒有變過。

第五處關愛:明蘭艱難生下孩子,顧廷燁卻被小秦氏和王老太太聯手送進大獄,這個時候正是明蘭無助需要關懷支撐的時候,祖母、盛紘、盛長柏都趕到澄園,小秦氏身邊的嬤嬤故意上門挑釁,說話尖酸刻薄實在難聽,祖母生氣的讓人滾,盛紘直接罵了一句「醃臢婆子,滾」甚至直接拿起東西打出去。長柏在小心哄著團哥。

這裡人最讓人感動的地方,明蘭有難,娘家都來為她撐腰,盛紘或許在朝堂上不敢開口,為著整個盛家,他必須小心謹慎,但是他對明蘭是真的關心,不能容忍別人這樣欺負到明蘭頭上來,一個讀書人,一個隻會吟詩作對的人,居然有一天也可以為了女兒罵出髒話,動手打人,這個時候他是顧慮太多,他想維護的就是自己的女兒明蘭。

排開盛紘對墨蘭的偏心,對如蘭和明蘭,他都是一個態度,只是如蘭有王若弗維護,所以顯得明蘭孤立無援,但是祖母的呵護是可以填補內心。如蘭和明蘭在盛紘眼裡不相上下,雖然他眼拙偏愛了墨蘭,但對孩子們的教導和期盼都是一樣一樣的。

盛紘對子女的期盼是一個父親最基本的祝福,對明蘭,他有過虧欠有過憤怒,更有過關愛有過維護,所以何必去計較那麼多他的不好,多看看他的好,看看他在危難面前仍然想著孩子平安,這樣一個父親有不是也可以諒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