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盛祖母挑明蘭養,背後各有各的盤算

在盛祖母剛剛收養明蘭的時候,明蘭曾懇求過說自己也想偶爾有那麼一次能做自己想做的,說自己想說的話。但卻被祖母嚴厲地教訓了,她說「你要記住,你沒有舅家,沒有嫡親兄弟,上頭有厲害的嫡母,下頭有出挑的姐妹,你要想活得舒坦活得自在,就得放明白些,走一步路是規矩,說一句話也是規矩。」

明蘭也只能滿口答應說自己會謹記教誨的,要知道盛家根本不是一個放鬆成長的地方,內有嫡母蠻橫無理,姐妹明爭暗鬥,下人各懷心思,群黛釵環粉脂黛眉間多少暗流潛藏湧動。外有父兄看不上,而她既不是最小的,也不是嫡女,能得祖母的青眼依然是燒了高香。

更何況就祖母收養孫女的問題,早在她母親衛小娘還在世的時候就爭論不休沒有定論,也恰好她一夜之間成了沒有母親照拂的孤女,給了祖母收養她的最佳藉口和最合理安排的理由。于是,她這個沒娘疼爹不愛的庶女便成功撿了漏。

雖然祖母和明蘭是婆孫情深,但在一開始決定收養她以及以前收養孩子的經歷來看,祖母只希望能有個孩子熱鬧,而孩子的未來以及造化並沒有大多的規劃。更何況明蘭原本就是個權衡利弊的工具人。

長輩的權衡

自她得了重病之後,盛紘便提議要為她收養一個孫女,這樣還可以讓她安穩地多活幾年,而且當下盛紘也升職在即,華蘭又才定下親事。但如果她過世了,那盛家就得三年丁憂,大好的勢頭就不得不頹廢下去。但對于要收養哪個孫女,她卻在心裡自有一番計較。

就王氏的如蘭,且先不說她喜不喜歡的,關鍵是王氏那一關就不好過,原本勉強養過的華蘭就是例子,僅在抱養的第三天就被王氏抱走了,後來也只是多到她這轉轉,並沒有實打實地住在她院子裡。所以,如蘭作為王氏最小的女兒就更是捨不得了。

再說林小娘的墨蘭,這個女孩聰明伶俐、長得又好看,她也是極喜歡的。但林小娘也是她極厭惡的人,當年用下作手段勾引盛紘,就破了她的規矩,對于不守規矩的人,她是斷然不會再給任何抬舉的。而且還有一個關鍵問題,那就是墨蘭大了,已經有自己的判斷,殊親殊遠都有計較,還跟自己的親娘生活在一個屋簷下,哪怕她費心教養了,墨蘭的心還是偏向自己親娘的。

就林小娘在盛家的待遇,依然能比肩王氏了,墨蘭跟著自然也得了不少好處,從自己的金窩窩裡過渡到她這個清寡的居所,除非是一心想成大事的人才願忍受,但墨蘭明顯不是這樣的人。都說錦上添花遠不如雪中送炭,即便委委屈屈地讓墨蘭來了,結果肯定是還不如不養。

而明蘭就是最好的人選了,首先明蘭跟著自己小娘過得連碳都燒不上、飯都不飽的窮苦日子,如果跟了她,無論是生活質量還是在家中的地位都將如做火箭般有質的飛躍。明蘭對她的祖母情一定會感恩戴德,而且也更能跟她貼心。

再說王氏和林小娘兩個人整天鬥得跟烏雞眼一樣,雖然看似林小娘占了上風,但王氏也穩坐嫡妻釣魚臺,倆人誰也鬥不倒誰,誰也鬥不贏誰。她一個做婆婆的人,守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就好,開心了就瞧個熱鬧,不開心了就拉過來訓斥一頓,反倒能凸顯自己的地位來。收養明蘭,既不打王氏的臉,也不貼林小娘的情,不偏不倚還能收個對自己貼心的小輩,何樂不為呢?

《西遊伏魔篇》裡有一句,世上最難過的關,是情關。

如盛祖母一樣的人,既享受過人前富貴,也舔舐過人後情傷,既甘願守著這一畝三分地,自然早就超然于世外,內心早就無欲無求,只不過圖個安然度過晚年罷了。世間的繁華與否,人情的冷淡與否,都再難入了眼,侵過心。

晚輩的盤算

在盛家裡有兩個人是實打實得了她恩惠的人,一個是盛紘,另一個就是華蘭。

盛紘這個庶子,如果沒有她的幫襯,別說讀書識字,娶高門妻,生兒育女繁衍這麼大一家子,估計只能在宥陽老家呆著,在某個犄角旮旯裡艱難地活著、熬著。而華蘭,雖是盛家第一個孩子,但也是跟著父母顛沛流離著長大的,家裡並沒有能力請最好的老師教導,更沒有長遠的眼光籌謀未來。

就在華蘭一躍攀上高枝後,盛紘便清楚地意識到她的不凡,一是堅厚的人脈資源,二是遠見,既然有這麼好的資源自然不能浪費了,而且還解了該如何盡孝的難題。不過,盛紘第一個盤算的女兒是墨蘭,這個自認為最乖巧懂事的女兒,為此哪怕在確認收養了明蘭之後,盛紘還是又為墨蘭博了一把,只不過討了個沒趣罷了。

王氏對她要收養誰想收養誰都是不在意的,因為如蘭這個最小的女兒原就是心頭肉,怎麼可能捨得,而且她的條件再好,也好不過王氏這個當家主母。更何況王氏有強硬的娘家撐腰,兒子長柏又有出息,橫豎把如蘭養廢了,將來的出路也不會太差。

不過,王氏跟同她一樣的心思,就是養誰都不能養墨蘭,要不然整個盛家的格局就會發生對王氏很不利的變化。所以在她表明要收養明蘭的時候,就特地選了幾匹上好的料子做衣服,還給明蘭掛了一身的金銀首飾,活脫脫地像個推銷員,生怕明蘭被退貨。

在這場收養孫女的風波裡,看似是明蘭身世最可憐,無依無靠才得了祖母的偏心,其實最內裡的原因只不過是長輩的權衡利弊和晚輩的錯雜盤算後的產物。

再說三個蘭也是各有小心思,如蘭一直端著嫡女的架子,自身就是一百二十個不願意,這點和王氏是高度一致,只不過如蘭畢竟小,爭風吃醋搶佔好處是她的全部,所以,家裡地位最高但待遇卻不是最高規矩卻極嚴的祖母院子,是如蘭想方設法逃都逃不及的地方,更別說什麼爭搶著要去了。

對于墨蘭也不是自願去的,而是林小娘盤算著強迫的結果。林小娘從來都是自比王氏的,她們唯一的差距和最大的差距都是身份問題。林小娘比王氏唯一矮的地方就是沒有強硬的娘家,而她就是夠得著最好最快的捷徑。

雖然墨蘭是庶出,但如果養在她的身邊,哪怕說不上中鼎之家,但也絕對低不了,尤其是看了她為華蘭添的豐厚嫁妝,林小娘就開始垂涎欲滴,所以才會一遍遍對盛紘吹枕頭風。

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裡看過這樣一段:和現在同樣的陽光一百年後將同樣照耀這座城市,和現在的風必將同樣吹過這條街道。然而,位于這裡的任何人都早已從這地表消失。

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來來往往,那些在意的不在意的,心痛的快樂的都會隨著時間慢慢消失殆盡,但卻只有看過繁華的人才能想明白,而還在這爭吃打鬧的人,必然是看不懂的。世間所有的事,原本就是看得懂的,不用解釋就懂,而看不懂的,無論怎麼解釋都將永遠不懂。

盛祖母這雙渾濁的雙眼,也早就看透了或看夠了底下這些妻妾間的你來我往,更明白盛紘內裡的真實想法,但人生就是難得看透難得糊塗。更何況她又能真正護明蘭多久呢?只不過是盡自己之力照拂一個可憐人罷了。

原著裡,明蘭原就是個成熟人的心智,只不過既穿越到這個等級森嚴的古代,她的所見所聞所學所識都派不上用場,也只能盡力縮小自己的存在,再籌謀給自己抱個比較粗的大腿方便存活而已。

不過,能不能被祖母看上並不是旁人能決定的,可憐人好就好在可憐二字,又碰上這嫡庶不分分、昏聵糊塗的爹,才給了明蘭機會,要不然哪能有這麼好運碰上沒啥私心的祖母?

《菜根譚》中有這樣一句話:天欲福人,必先以微禍儆之,所以禍來不必憂,要看他會救。天欲禍人,必先以微福驕之,所以福來不必喜,要看他會受。

這句話意思就是說,如果上天要賜予福分給一個人的時候,一定會用小小的災禍來告誡這個人,所以當災禍來的時候不必煩惱,要看他會不會自救。

所謂福禍相依,能否真正駕馭,必取決于自己的心態。明蘭和祖母這段婆孫情,收養只不過是開端,生情才是關鍵,相互依偎才能成就佳話。世間從來都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明蘭想要討得祖母的歡心,也得自身夠努力、夠真情才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