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盛老太太有對付林噙霜最根本最有效的方法,但王氏卻不肯用

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里面前期最大的反派就是小妾林噙霜,林噙霜在盛家橫行了近20年,盛家的兒女們都深受其害。經歷了林噙霜在盛家掀起的巨大風浪,所以導致 盛家的女兒們從骨子里就對妾室這種生物有強烈的反感和排斥。她們長大出嫁以后,盛華蘭、盛明蘭和盛如蘭,三個姐妹聚會,閑聊愜意之際,始終沒有人提及墨蘭,她們愿意忘卻當年的不快,但是卻不能輕易原諒林氏母女的傷害。

一個手段并不算高明的小妾,卻能在盛家耀武揚威地享受獨寵這麼多年,讓盛家的孩子們在成長過程當中備受摧殘。盛明蘭曾經問過祖母盛老太太:難道就沒有一勞永逸的法子?非要一次一次的防著。盛老太太肯定地說:當然有,就是看王氏能不能狠下心。

盛老太太給出的法子就是: 找一個懂風情會詩文的女子,只要別讓那女人生育,就會從根本上終結林噙霜的風光。只不過王大娘子是萬萬不肯的,一個林噙霜已經夠讓他備受煎熬的了,再來一個類似的女子過來爭寵,還不如一刀殺了她痛快。所以,這個方法行不通,就像盛老太太說的,王氏只能忍了,忍得一時,換得一世;忍過一世,一生平安。

原著里盛明蘭對盛纮的行為也做過比較理智的分析,盛纮為人其實并不壞,他和王大娘子剛成婚的時候,是真心想夫妻幸福美滿的,尤其是王氏門第高肯,下嫁給他,盛纮內心里是感激的,所以他尊重、信任王氏,任由她發落了自己屋內的兩個通房。

但是好日子過得久了,王氏仗著自己的好家世,對盛纮頤指氣使,動不動就拿盛纮和自己的兄長對比,有時甚至摻和盛纮官場上的事務。原著里就說過,她曾經接受過別人的賄賂,讓盛纮很生氣。時間久了,她這種沒有腦子,又屢屢惹出禍端的性子,消磨掉了盛纮當初的柔情。 如果王氏再溫柔一些、賢惠些,再加上懂些風花雪月,就不會出林噙霜這檔子事情了。

盛纮作為一個封建文人,從骨子里是有情感需求的,面對這個糊涂又固執的原配,而且還有強有力的娘家做后盾,盛纮再生氣,也不敢狠狠地教訓,而林噙霜又正好投其所好,滿足了盛纮所有的情感需求,所以林噙霜應運而生。

后來即便是出了林噙霜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不可挽回。王氏接受了母親派過來的劉媽媽的建議,開始給盛纮張羅通房小妾,看看王氏給盛纮找的都是什麼樣的人: 王氏先是從府里找了幾個頗有姿色的丫頭,給開了臉,這些丫頭雖然長得漂亮,但是有一個最大的不足就是沒有文化,不懂詩詞歌賦,不能和盛纮產生情感的共鳴。

而林噙霜卻比這些丫頭更有優勢,不僅長得漂亮,更擅長詩詞歌賦風花雪月,人家林姨娘出生官宦人家,后來又被盛老太太收養,文化水平當然要比普通丫頭高出很多。

經此一役,王氏當然知道根源在那里,她知道和盛纮談起詩詞歌賦風花雪月來,連她自己也插不上嘴,何況幾個丫頭。但是明明知道癥結所在,王氏卻不敢貿然犯險,她可以給盛纮找來更漂亮的,但是有一條,就不是不能有文化,她自己沒有文化,也受夠了有文化小妾的欺負,所以她給盛纮找小妾的唯一一個原則,就是不能有文化。所以她找的小妾再多再漂亮,也很難拉回盛纮的心。

當然這里面出了一個盛明蘭母親這樣的人物——衛小娘, 衛小娘在原著里是一個非常貌美的女子,原著里說「荊裙難掩絕色」,她有一個所有女人最直接也是最立竿見影的優點,美貌。其實除了美貌之外,衛小娘還有一個更加突出的優點就是溫柔,或者說還有一個優點——懦弱的近乎賢惠。

綜合以上這些優點,所以盛纮很快就被迷倒了,她不識字,沒關系,他來教她,她不懂詩詞書畫,沒關系,他來點撥,耳鬢廝磨紅袖添香,何嘗不樂;加上衛氏性情溫柔敦厚,盛纮倒也真喜歡上她了。

然而這份寵愛,卻給衛小娘帶來了滅頂之災,陰險狠毒的林噙霜自然容不下衛小娘,她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衛小娘分走盛纮的寵愛,所以她開始算計起了衛小娘和她肚里的胎兒。原著里衛小娘雖然漂亮,但是唯唯諾諾,也確實上不了什麼臺面,面對林噙霜精心設計的算計,毫無還手之力,一個回合下來,就一命嗚呼了。

當然衛小娘頂多算是林噙霜的一個威脅,林噙霜在盛纮心目中占的分量,是衛小娘比不上的,所以衛小娘慘死,并沒有給林噙霜帶來滅頂之災,甚至可以說,盛纮對她的懲罰并不是很重。 她在盛 的心目中還是別人無可替代的,這就是衛小娘和林噙霜的差距。

如果不是林噙霜自掘墳墓,拿著女兒墨蘭的婚姻和盛家的門楣打賭,林噙霜還不會徹底倒臺,她太自以為是了,仗著自己的聰明,和為盛纮生下兒女,便無所顧忌,觸犯了盛纮的底線,這才給她帶來滅頂之災,否則林噙霜的風光不會這麼快地終結。

王大娘子本身也一直知道癥結所在,但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她絕對不敢,也不贊成給盛 找一個有文化的小妾,所以林噙霜死后,盛 也不可能再有一個能在精神滿足他的小妾。

王大娘子雖然成功地看到了林噙霜的敗落,但是她的愚蠢和無知,也讓她收獲了最苦澀的果實。兒女們都各自成家以后,本來該享受天倫之樂的她,一失足成千古恨,因為毒害盛老太太,被罰到囿陽老家面壁十年。

在這場婚姻里,王大娘子其實也不是最終的勝利者。在那個時代,女人們終究是弱勢群體,在婚姻中,被動地接受命運的安排,哪怕是最不公平的命運安排,只能默默地承受,一直到老,最后變成 一抔 黃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