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衛小娘是真窩囊還是隱忍待發?一出大戲被林噙霜攪亂了

知否原著中,盛家小女兒盛明蘭的母親衛小娘,被林噙霜算計,導致難產,一尸兩命,讓人唏噓。

衛小娘在盛家,存在感很低。這種低存在感,一是源于她妾室的低微身份,二是她刻意為之。

明蘭小時候,不僅活潑而且頗有鋒芒。母親的用度被克扣,雖然再三囑咐她不要聲張,她依然在父親盛紘面前不平則鳴。

在盛家,盛紘有四個女人,大娘子王若弗,妾室林噙霜、衛恕意,還有個秋姨娘。

這四個女人都育有子女,盛紘枝繁葉茂再加上公務繁忙,對子女的陪伴時間有限。

盛家的子女,無論嫡庶,都養在生母身邊。所以孩子們的性格秉性,也大多源于母親的引導和影響。

林噙霜和女兒墨蘭的性格是復制粘貼的,母女倆都是心性要強,有野心,心機深沉的人。

但明蘭和生母衛恕意的性格卻是大相徑庭。明蘭性格中有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俠氣,但衛恕意卻小心翼翼唯恐出頭冒尖引人注意。

母女兩人朝夕相處,性格卻截然相反,這從邏輯上是說不通的。只能說其中一個在刻意隱藏。

孩子沒有城府,不會掩飾,刻意掩飾自己真實性情的,自然是明蘭的小娘,盛紘的妾室衛恕意。

衛恕意為什麼要隱藏自己的真性情,在盛家逆來順受委曲求全呢?當然是無奈之舉。

衛恕意隱藏自己的背后,其實是在下一盤大棋。可惜衛恕意生產時遭遇林噙霜的算計,一尸兩命,抱負未酬。

衛恕意原本是好人家的女兒,只因家道中落,家中有人生病,等錢買藥續命,無奈賣身為妾。

買衛小娘的,是盛家大娘子王若弗。沒有女人愿意和別人分享丈夫,

如果有,必有迫不得已的原因。王若弗買衛小娘進門做妾就是如此。

受困于丈夫寵妾滅妻的王若弗,希望年輕貌美還識文斷字的衛小娘,能打破盛紘對林噙霜獨寵多年的局面。

這一點,雖然原著中沒有特別敘述,但以王若弗直抒胸臆的性格和不會拐彎的行事方法,她應該會把自己的期望透露給衛恕意。

但進門后的衛恕意,卻沒有配合大娘子,和林噙霜爭寵。而是謹慎度日,對大娘子王若弗和寵妾林噙霜全都敬而遠之。

是衛小娘窩囊?非也。這恰恰是衛恕意嫁進盛家,了解盛家人物關系后做出的正確決定。

盛家人口不多,但家庭關系不簡單。當家主公盛紘的生父母早逝,盛紘是由嫡母盛老太太撫養長大的。

盛紘科考中第后,盛老太太親自出面,為他求娶了世代簪纓的帝師之女,對盛紘前途有助力的王若弗為妻。

原本可以好日子就此過起來的盛紘,卻和投奔盛老太太的孤女林噙霜暗度陳倉了。直到林噙霜珠胎暗結,盛老太太才知道。

為了掩蓋住這個丑聞,不影響盛紘的前途,盛老太太做主,讓大娘子王若弗喝了林噙霜的妾室茶,讓林噙霜進門。

王大娘子性格粗獷,對丈夫不夠恭順,時間久了,夫妻之間難免起離閡;林噙霜對盛紘卻是投其所好曲意逢迎。

王若弗和盛紘經常唇槍舌劍,而林噙霜和盛紘卻是詩詞唱和濃情蜜意。有了盛紘的撐腰,身為妾室的林噙霜,地位和大娘子實現了倒掛。

身為大娘子的王若弗,痛恨丈夫寵妾滅妻,但又斗不過林噙霜,所以才想到買個年輕貌美的妾室分寵。

對妾室來說,大娘子是自己的頂頭上司,掌握著自己的命運。任何妾室都會巴結大娘子,但衛恕意為什麼不唯王若弗的馬首是瞻呢?

這是由于王若弗的能力決定的。以衛恕意的聰慧,她到盛家不久就會發現,為人粗枝大葉全無算計的的王大娘子,是個豬隊友。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衛小娘如果貿然加入盛家的妻妾大戰,恐怕幾個回合下來,自己就會被掃地出門。

王大娘子是正妻,有強大的娘家做靠山。王大娘子和盛紘鬧得再兇,盛紘最多冷落王若弗,而不敢做別的;

林噙霜和盛紘是兩情相悅、自由戀愛、你儂我儂,除非堡壘從內部坍塌,否則很難撼動;

衛恕意只是外頭買來的,在盛家沒有根基,和盛紘更是情淺。衛小娘要是和王若弗一個陣線,對陣林噙霜。

不僅沒有勝算,而且容易引起盛紘的反感。當家主公惱了,衛恕意飯碗可就危險了,輕則會被徹底冷落,重則會被再次賣掉。

要知道,那個年代的妾,全無地位。妾室不過是主人家的一個奴仆,是可以隨意販賣的。

知否設定的年代是宋代,在宋代妾室地位很低,要想保住長期飯票得滿足幾點:

養育子女,尤其是兒子,這可是壓艙石;還有一個就是妾室娘家沒有可以依靠的人了。

在知否中,衛恕意的娘家只出現了一個妹妹。而按照當時的風俗,妹妹出嫁后就是別家的人了,不在可依靠之列。

就算衛家沒有親兄弟可以依靠,堂兄弟總還是有的吧?如果盛家真想把衛恕意趕出門,還是有辦法的。

這種風險,衛恕意當然不敢冒。由此可見,衛小娘嫁進盛家之初,和生下女兒明蘭后,都沒有資本與人為敵。

衛恕意在了解盛家的情況后,選擇獨善其身,是正確的。但樹欲靜而風不止,衛恕意也知道,逃避不是長久之計。

明蘭漸漸長大,自己再度懷孕,這些都是引起別人警覺,產生敵意的原因。對此,衛恕意不僅想到了,而且也開始著手準備反擊。

雖然在知否原著中,明蘭的成長主要源于盛老太太的悉心教導,但衛恕意遺傳給明蘭的聰慧和胸懷也不可小覷。

衛小娘臨終,把自己的繡品「李娘子鎮守山海關」留給了明蘭。這件繡品,既是衛恕意對女兒的教誨,也是衛恕意自己的內心寫照。

衛小娘敬佩和追尋的是堅強獨立。這樣的人,怎麼會甘心一輩子隱忍,在王若弗和林噙霜的雙重夾縫中了此一生呢?

衛恕意是否需要反擊,能否反擊,在盛家爭取更大的生存空間,取決于兩點,一是意愿,二是能力。

衛小娘對明蘭說過: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為母則剛,為了自己的孩子,衛恕意不能永遠忍氣吞聲。

在盛家冷眼旁觀數年的衛小娘知道,一味地委屈自己,求不來,,只能更加被人輕視,被人欺凌。為了孩子,自己也要披掛上陣。

意愿有了,能力衛小娘也不缺少。衛小娘進到盛家后,多年來忍氣吞聲,不是真窩囊,而是為了謀定而后動。

不和王若弗聯手,不激怒林噙霜,先悶聲生下幾個聰慧的兒女,依仗母憑子貴在盛家扎下根。

這不是衛恕意狡黠,而是現實的冷酷,是她在盛家立足的基礎。可同時,衛小娘知道,這份牽強的歲月靜好長久不了,即便自己不想挑動戰事,林噙霜也不會放過她。

衛恕意比林噙霜年輕,比林噙霜美貌,而且和林噙霜一樣,識文斷字。如果衛恕意愿意,吟風弄月的本事未必會比林噙霜差。

對于衛小娘,林噙霜一直是很警惕的。衛恕意進到盛家,生下明蘭,始終秉承低調內斂,不拔尖冒頭的策略,緩解了林噙霜不少敵意。

但自從衛恕意再次懷孕,林噙霜就坐不住了。如果衛小娘二胎得男,地位就可以和林噙霜平起平坐了。

林噙霜在盛家費盡心力、經營多年才有了如今的地位,她怎麼能眼看著別人威脅她的地位,阻擋她兒女的道路?

同為女人,林噙霜的心思,衛恕意很清楚。為了迎接無可避免,很可能你死我活的斗爭,衛恕意做了萬全的準備。

衛小娘首先要安排的就是女兒明蘭。熟悉原著的讀者朋友一定還清晰地記得,衛小娘臨產之際,一次又一次地讓明蘭到老太太屋里。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先安排好女兒,這是衛小娘作為母親,為明蘭的計長遠;

也是為自己可能遭遇的不測做預案。生產時遭遇不測,這是衛小娘最擔憂,也是最沒辦法的事情。

而林噙霜也確實利用了盛紘升遷在即,家中忙亂,自己管家的便利條件,在衛恕意生產之時,痛下殺招,害死了衛恕意。

衛恕意,一個有大胸襟大智慧,卻運氣差強人意的女人,在生命最脆弱、最沒有反抗能力的時刻,被殘害致死,留下了永遠的遺憾。

這是衛恕意的不幸。更是知否中,原本可以大書特書的精彩大戲,可惜被林噙霜攪亂了。

好在,她的女兒盛明蘭,代替她走出了她最期盼的人生,也算是可以聊以自慰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