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林噙霜:盛寵十幾年,原來只是一場慢性「捧殺」

在《知否》原著里,提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 :「如何區分上進和不安分?」

這個問題,是在盛墨蘭要嫁入梁府前,與盛明蘭的一場對話中,提出來的。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覺得就用盛墨蘭的母親林女士的一生來作參考,可能更直觀些。

盛老太太曾對林噙霜說:「你誤了自己也還罷,卻還誤了孩子們。」

那下面,我們就來看林女士是如何自誤的?

林噙霜眼紅盛府富貴,用盡心機,嫁給盛纮做妾。

林噙霜本出身沒落小官家,沒見過什麼大富大貴的場面。外祖母去世前,把她托給盛老太太照顧一二。盛老太太念及一點舊情,把她帶回了盛府。

誰料,盛府這樣氣派,精致的花園子,描金繪銀的家具用什,綾羅綢緞的四季衣裳,連丫鬟都比她穿得好。再看看,男主人盛纮也風流俊秀,當下便起了心思。

她心里不甘心,照照鏡子,自己姿色這樣秀美,又能彈會唱,還會吟詩作賦,不過是出身差了些,憑什麼就要嫁給那些個窮秀才,窮舉子。

她要開始實施她的計劃了。

她打聽到,盛纮對原配王氏并無甚感情,沒有什麼共同愛好和話題。不過是王氏出身好些而已。她又不介意做小,這就好解決了。

她又打聽到盛纮的愛好,喜歡吟詩作賦,暢聊詩詞。文人嘛,都喜歡附庸風雅,這一點,她剛好可以投其所好。畢竟,這樣的青年官僚,除了上進,求仕途,也需要一些情感滋潤的。這一點,她是強項,她可以提供給他風花雪月的浪漫愛情。

另外,她還打聽到一件讓她無比愉悅的事。盛纮并不是盛老太太親生的,他曾經是一個歷盡艱辛的庶子。那麼,盛纮對自己小時候吃過得苦,一定會有一種補償心理,林噙霜決定要好好利用這一點,讓她能在盛府博得一個不敗之地。

經過這一番籌謀算計,林噙霜成功讓盛纮愛上了自己。盛纮也不顧家人反對,強行納了林噙霜為妾,還對她偏寵十余年。

林女士,對于自己的成功,一直洋洋得意,她有一次對女兒墨蘭說:「咱們只要抓住了你父親的心,便一切都不怕了。太太便是想不透這點。」

林噙霜聰明一時,糊涂一世。她沒想過,她成功的背后也暗暗留下了許多隱患。

林女士與盛纮的愛情,本質上不過是價值互換。

她用自己的美貌風情包裝成愛情,來交換盛纮的物質。

林噙霜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我們現代人定義的「情人」,只是古代的男子可以把這一身份合法化。

所以,林噙霜對于盛纮的主要價值,就是在工作之余,讓他枯燥乏味的人生,多一點粉紅色。

就像,盛老太太對明蘭說的:「你爹就那麼點要求,買個懂風情會詩文的女子來,別讓那人生育,就結了。」

但是,王若弗不會同意的。她一來就把盛纮的兩個通房發賣了,盛纮忍了。她又仗著家世頤指氣使,過分摻和例外事務,她的強勢本就是盛纮最不喜的。

相應的,如果原配王若弗能溫柔些,再懂些風花雪月,盛纮就算會有兩個妾室,也不會讓林噙霜做大做強。

而且,對于大多數男人來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那會兒,盛纮和林噙霜瞞著眾人,偷偷摸摸遮遮掩掩的戀愛,本就更刺激,且越壓制的情感,也越濃烈。

但,盛纮畢竟不是瓊瑤劇里的男主。他與林噙霜風花雪月的愛情,也注定會平淡下去。

所以,在我看來,盛纮對林噙霜也并不是什麼真愛。只不過是在原配王氏特別不順眼的時候,出現的一個比較合心意的女子而已。

衛姨娘的出現就很好的說明了這一點。

原著里說:「盛纮一看見衛氏就被迷倒了,半顆心都在她那里。她不識字,沒關系,他來教她;她不懂詩詞書畫,沒關系,他來點撥。再加上,衛氏溫柔體貼,盛纮也真的喜歡了。」

其實,就盛纮這種男人來說,他最愛的還是他的仕途經濟和家族利益。只要,王家人略施手段,派一位國色天香的衛姨娘來,他哪里還記得曾經與林女士情海無邊,他只想回頭是岸。

林噙霜不知道,在盛纮那里,她的價值是可以被隨時替代的。

林噙霜的必勝法寶「做小伏低、扮柔弱」,不過是盛纮為體現自己價值感的一種方式。

衛氏出現后,林噙霜想辦法除掉了她。她并不擔心后果,因為她有一招必勝法寶:做小伏低,扮柔弱。

盛纮每次都吃這一套。林女士認為,盛纮的脾性她還拿捏得住。

盛纮跟大多數男性一樣喜歡「弱女子」。

這樣就可以展現他作為男性獨有的力量感和價值感。

「你看我好強大,我可以保護你耶!」

但,這一招真的永遠都有效果嗎?不一定,要看什麼事情。

對于,盛纮來說,無傷大雅的事情,你這樣鬧鬧,他可能還覺得很愜意,但扯上他看重的利益,他是不能容忍的。

原著里有一段他的心里話,很好的說明了這一點:

「他不是不知道林氏的小動作,礙著戀愛一場,能忍的便容忍些,不能忍的便狠狠斥責一頓,不叫她逾越就是了,一個妾室在內宅撲騰幾下,盛纮認為無傷大雅,但是看見自家女兒也這樣,他卻不樂意了,當下決定要隔開她們母女。」

為什麼林女士后面一路走下坡路,其實不是她變笨了,而是因為她這招不管用了。

我們雖然知道,這里面有孔嬤嬤的助攻和盛老太太的施壓,但本質來看,還是盛纮自己想要整頓內宅了。

他為什麼想整頓內宅?因為,他也開始察覺到林噙霜的貪欲,已經成為他發展仕途經濟和光耀盛府門楣的絆腳石。

過去,林女士利用盛纮庶子的經歷,經常哭訴自己卑微的地位,「我放棄外面的正頭娘子不做,因為愛你,情愿做小。」

盛纮每每在這個時候,就會想起自己小時候的苦難和與林女士曾經的「真情」。

于是,盛纮為補償林女士,也為補償小時候的自己,就許她這個那個的。

林女士用這一招,為自己謀得了很多的好處。

人都會有一種慣性,只要用一種方式讓自己長期得到好處,這種方式就會被強化,成為一個人的固有思維。每次,只要遇到相同的情況,條件反射就會用這個方式來應對。

理智來看,盛纮的這段苦難經歷,對于林噙霜來說,其實是一把雙刃劍。盛纮會因為這段苦難的經歷,補償林噙霜;他也會為了這段苦難的經歷,放棄林噙霜。

盛老太太曾經對盛明蘭說過:「你爹小時候經歷過人情冷暖,知道如今的日子來之不易,便多了幾分謹慎之意。」

林噙霜以為盛纮的這段庶子經歷會成為她在盛府立于不敗之地的法寶。殊不知,這段經歷,也會讓盛纮對于她的過分要求,起警戒心。

當,林女士沾沾自喜地準備把她十幾年的上位經驗,完美地復制在女兒墨蘭身上時,命運才開始向她討要報償。

盛纮的偏寵,對林噙霜來說,實則是一劑「慢性毒藥」。

無論,盛纮自己承不承認,他對林女士的寵愛,都是一種變相意義的「捧殺」。

有一個著名的典故:金屋藏嬌陳皇后,美麗而始,恃寵而驕、貪得無厭終被廢。

林女士雖然不能跟陳皇后比,但是性質是一樣的。

盛纮作為一個飽讀之士,不可能沒聽過這個典故呀。他不知道他這樣偏寵林女士,會造成什麼后果嗎?

無論盛纮自己知不知道,林噙霜本人都是很喜歡這種感覺的。因為,林噙霜本來的目的就是要讓盛纮寵愛她,然后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林噙霜不會懂得這樣一個道理:一個珍視你的男人,不一定是最寵愛你的人,但一定是能讓你變得更好的人。

盛纮的寵愛,并沒有讓林噙霜變得更好,相反卻讓她有了越來越多不符合身分的妄念。

有時候,我覺得林女士的思路也很清奇,她怎麼就會覺得自己如此魅力無邊,能讓盛纮為她犧牲一切呢?

她不是最清楚嗎,她選的這位老公是個有遠大理想抱負的優秀人才。

所以,當林女士想要撮合墨蘭與齊衡的婚事時,盛纮腦子里只有八個字:「無知婦人,蠢鈍不堪。」

林女士,當然不服氣了,還要據理力爭。

盛纮再加她一句:「你也不照照鏡子,你當你是誰呀,張口閉口就要跟國公府的公子張羅親事。你怎麼不想著讓墨兒去當皇后娘娘呢?」

然后,林女士更委屈了,戳中了她華麗外表下,卑微的身世。

盛纮越想越后怕,萬一他聽了這愚蠢婦人的主意,去國公府提親被拒,以后還怎麼在事業上更上一層樓,怎麼面對上司、下屬、同僚。

他決心以后跟林女士在一起時,把腦子放清楚些,最好保持點距離。

但,林女士,并不著急,她覺得是盛纮這個大老爺們兒,不懂內宅的彎彎繞繞。不然,她又是怎麼成功的呢?

于是,她又撮合墨蘭和梁晗。這次,成功了,盛府上下都要為她們娘兒倆去跑腿。林女士正得意時,也讓盛纮下定決心處置她。

原著里這樣寫盛纮的決心:

「那賤人死有余辜,便是要了她的命,也不過算償了衛氏的命!」

對于,盛纮來說這場風花雪月的愛情雖然凄瘡地落幕了,但至少還有妻子的諒解,兒女的孝順,仕途的高升,時不時還有幾個美妾陪伴。

而,林女士的下半輩子也只能過著她曾經最討厭的貧困生活。

盛老太太一開始就斷定,林噙霜這是在自誤。不是因為,她有多料事如神。

而是,一個人經歷了太多世情后,會明白一個道理:一個人的貪欲,會遲早反噬自身的。

當林噙霜的貪欲與盛纮的重要利益相沖突時,她就會被自己的貪欲所反噬。

因為,她的一切都是盛纮給的。

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里,盛老太太并不管林噙霜如何作妖,因為她知道盛纮遲早也會受不了,然后請她出山,整頓內宅。

害了林噙霜的不是別人,而是她自己的貪念。

如何區別上進和不安分?

林噙霜不僅誤了自己,也誤了她的一雙兒女。最后,落得如此下場,也是她應得的。

但是,我們不能只看到反派的報應,還應該看到《知否》作者寫這本小說的用意。

其中,作者借盛明蘭與盛墨蘭的對話,提出了一個很有意義的問題:「如何區別上進和不安分。」

作者其實已經用她自己的方式回答了這個問題了。在盛墨蘭準備要嫁入梁府前,她對盛明蘭說:「女子生而在世,哪里不是個爭字。」

盛墨蘭深信不移她母親林女士那一套,不甘心自己的命運,就要去爭去搶。

這樣的想法并沒有什麼錯,誰都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讓自己過得更好。但是她們母女倆想要改變命運的方式,不是靠自己成長,而是靠手段索取。

林噙霜已經用她的代價證明這條路是錯誤的。所以,看到這里時,也就不難想象持有同樣心念的盛墨蘭會有什麼樣的結局了。

在我看來,林氏母女就屬于,「不安分」的那類。

而,盛明蘭就屬于,「上進」那類。

小說里,盛明蘭一直在默默成長著自己的實力。她也想改變自己的命運,但她沒有林氏母女那麼貪心。

她知道,只是靠貴氣的生活,帶來不了真正的幸福和快樂。

真正的幸福和快樂,有時候更多是靠自己的心性得來的。

就像,盛老太太說的:「在老祖母那里學什麼都次要的,咱們第一緊要的就是學著明理知事。人活在這個世上,總有遂心的和不遂心的,咱們要惜福惜緣。不能為求目的不擇手段。」

翻譯過來就是:

一個人要多增加自己的見識和智慧,格局大了,眼界寬了,事事通透了,就不會被自己的一點貪欲所局限。內心清靜了,就懂得盡人事,聽天命。該有的都會有,不該有的也不會在意。

共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