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想把孫女嫁給顧廷燁的常嬤嬤,她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原著中,顧廷燁大婚時想要邀請常嬤嬤來做客,常嬤嬤因為兒子喪事不滿三個月,守著規矩不肯來侯府,等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常嬤嬤才來到澄園做。

說起來這位常嬤嬤才是真正的妙人,她是顧廷燁母親白氏的奶娘,白家老太爺覺得她是一個可靠的人,想要讓常嬤嬤成為白家人,做一個有體面的管家婆子。

常嬤嬤拒絕了,她寧願少賺錢,也不願意做下人,即使能作為陪嫁隨白氏嫁入侯府,她選擇回老家耕田也不願意去侯府享福,只為了給讀書的子孫後代留一個清白的名聲。

顧廷燁離開侯府落魄時,她悉心照顧並願意拿出自己全部身家讓顧廷燁安穩過日子,顧廷燁成為新皇面前的紅人之後,她寧願守著規矩過普通的生活,也不願意仗著與顧廷燁的情分攀附侯府,借機改變家人的命運。

她沒有學識,卻用實際行為為兒孫謀求前程;她沒有多少錢,卻願意傾盡所有,只為昔日的情分;她沒有生計,卻不願意憑藉情分上門打秋風。

有情有義,守護心中底線,不被富貴吸引,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常嬤嬤的試探

兒子出了喪期之後,常嬤嬤帶著家人來澄園做客,這是常嬤嬤第一次帶著家人來澄園做客,與其做客不如說是一場無聲的試探。

一來是試探明蘭的態度,三來試探顧廷燁的心思。

常嬤嬤能夠摸得准顧廷燁的脾氣性格,可明蘭作為當家主母掌握著內宅的事務。

常嬤嬤不知道明蘭的為人,是不是與曼娘一樣的人。而想要了解一個人只需要見面之後看對方的真實反應與談吐就可以了解個大概!

見面後,常嬤嬤發現明蘭沒有在她這裡探聽顧廷燁的過去,也沒有擺出一副高傲的樣子,而是一副隨和的樣子,常嬤嬤內心有些鬆動。

兒媳見到澄園的擺設,滿眼裡都是一股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常嬤嬤悄悄地觀察明蘭,見明蘭沒有露出不屑不耐的神情之後,才徹底放心,又見到澄園的丫鬟都是有章程的樣子,明白明蘭是個有規矩手段的人。

常嬤嬤明白,明蘭是個通透的人,這樣的人看事情往往看得透徹,有些事情可以擺在明面上交談。因此每每見到兒媳想要說些不著調的話時,常嬤嬤就用其他的話來打斷。

最後索性自曝家醜:「都是我那不成器的兒子!讀書不成,卻學人做生意,叫人坑了,家裡賠了個乾淨還不夠,人也給打得半死,眼看著禍及家人。我這才舔著老臉,拖著一家人求到京城來,誰知我那大姑娘早十幾年前就沒了,眼看山窮水盡,虧在有燁哥兒,幫著我們置了田地和屋子,這才能活到現在。」

這下兒媳立馬就閉嘴了。其實常嬤嬤直接說出來不僅是對明蘭的試探,也是一種示好。畢竟明蘭主內,如果能與明蘭交好,常嬤嬤還是樂見其成的。

顧廷燁回到家著急見常嬤嬤後,大步走到房間,對于常嬤嬤的兒媳以及孫女都是一副不喜的樣子。

常嬤嬤自然是見到了顧廷燁的樣子,眼見著兒媳又要開口,立馬對明蘭說: 「她們幾個都是頭回來這兒,不如叫人陪著她們在園子裡逛逛,我們也好說說話。」

原來顧廷燁落魄的時候,常嬤嬤擔心顧廷燁一個人太苦,想要把孫女常燕嫁給顧廷燁照顧他的生活起居。

常嬤嬤把這個想法在兒媳面前透露了,卻沒有想到兒媳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年燕,自此之後,兒媳與孫女兩人滿心滿眼的都是顧廷燁。

隨著顧廷燁地位水漲船高,再不是當初那個混三教九流的人,先不說孫女常燕配不上顧廷燁,單看明蘭的表現就得知,明蘭與常燕亦是雲泥之別。最要緊的是,顧廷燁連一個眼神都沒給湊到面前的常燕。這就代表顧廷燁不喜歡常燕。

常嬤嬤明白,或許她提出來,顧廷燁會勉強收了常燕做妾,可這個行為不僅讓兩家的情分止步于此,還會讓常燕這種沒見過世面的人,在深宅大院中受人算計,反而無福消受侯府的富貴。

常嬤嬤明白,與其這樣討人嫌,不如維持住這份情分,在彼此的關心中,讓自己一家安穩的生活。

再就是常嬤嬤見到顧廷燁與明蘭之間的感情好,她也放心了。又細細問顧廷燁身體可好之類的,又叮囑明蘭:

「以後燁哥兒就全靠你照看了,他是頭沒上嚼子的野馬,一發起性來便不顧惜身子。他背上肩上有好幾處傷,夫人您多看著些,該吃藥就吃藥,該擦藥就擦藥,得好好養傷才是!」

顧廷燁笑著插嘴道:「嬤嬤你又來了,都猴年馬月的舊傷了,皇上早找御醫給我瞧了,如今都好得差不多了,不妨事的。」

「胡說八道。」常嬤嬤瞪眼道,「 前幾年冬日,你傷處發起寒來,疼得直冒冷汗,我拿生薑和藥油日日給你擦著,足足擦了半個多月才見好,別是好了瘡疤忘了疼!」

一番話不僅表達了自己對顧廷燁的關心,還拉近了兩家感情,畢竟顧廷燁面對真心記掛自己身體的人,又怎會不感動,顧廷燁在顧家沒有感受到真正的溫暖,一個只見過幾次的嬤嬤卻時時刻刻的記掛著他的身體。

有對比就有差距,這才是親人間才有的關心!

常嬤嬤懂得人情如紙薄,要用在刀刃上!

感情再深厚也有枯竭的時候,所以面對人情最好的方式就是用在刀刃上,這一點常嬤嬤做的非常好。

因此在聊天時明蘭問到常年,常嬤嬤試探地問到: 「夫人是書香門第出來的,聽說夫人的兄弟們學問都極好,若是夫人能幫著尋個好先生,老婆子真是感激不盡。」

明蘭當場給常年出題目,讓他書寫一篇,這樣她可以拿著常年所寫的文章去找長柏,即使不能進入大名鼎鼎的海家私塾,找個好點的先生也不錯。

畢竟像常年這種家庭,根本無法接觸到好先生。有了明蘭的協助,常年再不用自己閉門造車。

這就是常嬤嬤的高明之處,顧廷燁青雲直上之後,常嬤嬤沒有依附于他,她明白與其用小事不斷地消耗著情分,不如把情分發揮到最大的作用。

而孫子常年的前途就是最好的刀刃!

常嬤嬤始終記得她父親的一句話: 科舉不易,平頭百姓上面沒有引路人,想考科舉就要多費幾十年功夫呢。只要是年哥兒讀書好了,不僅能夠光宗耀祖,也是父母姊妹的依靠。

兒媳與孫女的眼皮子淺,只看中當下,想要進入侯府過著富貴的日子,或許顧廷燁看在常嬤嬤的面子上,會收下年燕做妾,先不說只能照看一二,兩家的情分也會止步于此,這樣是消耗情分!

反觀常嬤嬤在其他的事情上從未請求過顧廷燁做什麼,只是請求給年哥兒找一位好的老師,其餘的就靠自己的努力,這樣的請求明蘭夫婦會盡心盡力的去做,結果就是三家都好。

對盛家來說多了一個學子助力,對顧家來說他們靠自己的來奮鬥,讓彼此的情分更上一層樓,對常嬤嬤一家來說則是最好的未來。

畢竟人情這東西,越用越少,與其靠著人情生活不如把人情用在刀刃上,給自己一個助力,然後憑藉個人的努力達成所願。

不得不說有遠見的常嬤嬤才是真正的狠角色,她是真正的聰明,不局限在眼前的那點富貴,而是懂得為子孫後代打算,這樣的生活才是有希望,有奔頭,可以驕傲平淡的生活!

《紅樓夢》中有句話:「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而常嬤嬤就是那個通曉人情的人。

常嬤嬤最初找上侯府是因為家中實在過不下去,顧廷燁給予了幫助之後,她就帶著家人好好地過日子,顧廷燁離開侯府在外闖蕩落魄時,常嬤嬤精心照顧他。

顧廷燁翻身成為新皇面前的紅人時,她又開始守著規矩過日子,不隨意地來侯府叨擾顧廷燁,沒有做任何一件讓顧廷燁為難的事情。

她雖然大字不識一個,卻是真正的有情義的人。 曾經看過一句:「世間所有的感情都是相互的,有付出就有收穫,這才是一段感情最好的維繫。」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