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大結局中,葉瀾依自盡時為何將手放在銅盆中?

甯貴人在最後把手放在銅盆裡,自然是自盡的意思。

但其實這場自盡早就預謀已久,在進入那吃人的皇宮時,她就已經死了。

餘下的苟活都不過是為了還王爺的恩情,恩情還完了,心中的火萎了,她也要走了。

01

一身潔淨

小葉子也已一種近乎決絕的姿態,泰然赴死。用一把鋒利的匕首劃開自己的動脈,去見她夢中的情郎。

這種死法她一定計劃了很久,穿上夢中情郎最愛的碧色衣服,血跡全然盛放在銅盆裡。這件碧色衣服,連一絲血跡都不曾沾染,她要以最美的樣子見她的果郡王。

正如席慕蓉在《一顆開花的樹》裡寫到:

必經路旁盛放的花朵,奈何橋上碧色如洗的霓裳,

連見面時的呼吸,我都曾反復練習。

02  

一片癡心

羅曼羅蘭在《約翰克裡斯多夫》中說:

如果不以生理上的死亡時間來度量自己的死期,你是什麼時候死的?

文天祥死于47歲,那時他被忽必烈俘虜,為一身民族氣節慷慨赴死;

錢謙益死于63歲,清軍逼近南京,錢謙益藉口水太冷拒絕以身殉國。轉身剪髮編了辮子,在雨中跪迎清軍入城。

而小葉子應當死于那個晚春的午後,她被皇上看上,進入那不得見人的牢籠,這一生再也由不得自己做主。

原本她是想自盡的,只是果郡王要她活下來,為了報答果郡王的救命恩情,她強撐著活下去。

後來為果郡王報仇,心裡燃起一把怒火,狐媚惑主、弑君殺主,便成為他人眼中紅顏禍水的妖婦,任仇人淩辱,心中只剩一個信念「報仇、報仇……」

為這她一直苟全性命,直到大仇得報、新皇登基。

03 

一個陋習

我們該如何看待甯貴人的為愛而死?

或許不用把它看得多麼偉大。

這只是那個殘忍年代下女性生長出來的一種病態的愛。

小葉子的自戕太像《烈女傳》中的故事,全副身心都是為了愛人而活。

可我們有我們的人生,有我們的羈絆,不必把所有生活都放在愛人身上。

挪威戲劇家易蔔生中有一部著名的話劇《玩偶之家》,

劇中,娜拉為丈夫傾盡所有,可丈夫只把自己當作傀儡,

離開家時,娜拉和丈夫展開了下面這段對話:

我雖然愛你,但越愛你,我越不愛我自己。

不是不愛你,只是我也有對自己的責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