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林噙霜做妾只是想過好日子,盛紘卻捧得她妄想超越正室

林噙霜背叛盛老太太勾搭盛紘的時候,還不知道盛老太太留有豐厚陪嫁,也沒想到盛老太太暗暗給她備下了一份還不錯的嫁妝,她天真的以為整天吃齋念佛的盛老太太,會大仁大義地把一干產業全都交到非己出的庶子手上,才一個勁兒地往盛紘面前湊,這樣才能留在盛家繼續過著錦衣玉食的日子。

那個時候的林噙霜想得還比較簡單,主母王氏是個銀樣镴槍頭,她嫁過去不會有性命之憂,主君盛紘身邊又沒什麼美貌的通房,以她的容貌輕而易舉就能獲得寵愛,再生個一兒半女的,后半輩子的榮華富貴就有著落了,打定主意的林噙霜很快便懷上了盛紘的孩子,哪怕做個外室,只要盛紘能提供富足的日子就行。

讓林噙霜沒有想到的是,盛紘居然這麼給力,在她生下長楓之后,大老遠找來了林家所剩不多的遠房親戚,幫林噙霜在盛家建立自己的勢力,然后又偷偷摸摸將自己手頭一部分盛老太爺留下的產業過戶給林噙霜傍身,讓林噙霜不用每個月指著月例銀子緊巴巴地過活,生生讓林噙霜過得比王氏還要體面。

更過分的是,盛紘因為自己是庶出,小時候吃過別人管家的苦,趁著王氏給華蘭備嫁的空檔,硬是把中饋交給了林噙霜打理,逼得王氏好長一段時間都只在葳蕤軒算賬,林噙霜一看還有這好事兒呢,就想抓著管家權不放了,要是能一輩子越過主母掌管全家,那她這妾室做得太舒服了吧!

雖然后來因為衛氏的緣故,林噙霜丟了管家權,但其實那會兒盛紘即將升遷到京城,估計林噙霜管家的日子本來就沒剩多少了,否則盛紘會被人戳脊梁骨說他寵妾滅妻的。而這個時候林噙霜則盯上了華蘭的高嫁和陪嫁,一心盼著將來墨蘭也嫁個勛爵人家給自己撐腰,可又不得不面對現實,為墨蘭沒有個好舅家而煩惱。

巧的是沒過多久王家以親戚的名義送了好些東西祝賀盛紘升遷,明眼人會清楚王家所贈禮物貴重是沖著王氏及其兒女去的,盛紘卻將其中一塊上乘的白玉給了墨蘭,說是因為這塊玉的色澤是深深淺淺的墨色,剛好合了墨蘭的名字,當如蘭說起這是她舅舅的一片心意時,墨蘭竟厚顏無恥地表示那也是她的舅舅。

這事兒算是給了林噙霜一個靈感,整天在盛紘面前說什麼墨蘭也是王氏的女兒,王氏的陪嫁就是盛家的東西,明里暗里想讓王氏給墨蘭也出一筆豐厚的嫁妝。其實這個時候的林噙霜就已經背離她當初只想過好日子的初衷了,她讓盛紘捧得不知天高地厚,竟然開始肖想霸占主母的財產,妄想超越正室的地位。

要是盛紘真能寵妾滅妻,林噙霜倒也不算是妄念,但盛紘是一個又當又立的男人,既想在妾室面前展現自己大男子主義,又礙于禮法不敢過于打壓正室的臉面,他把王舅舅送來的玉給了墨蘭之后,便四處托人給如蘭找了一塊頂級芙蓉于彌補,若是動了王氏的陪嫁,盛紘可想不出來能用什麼東西補償了。

至此盛紘對林噙霜母女的偏愛算是到了頭,可林噙霜已經被養肥了胃口,認為盛紘就應該無底線地寵愛她,這才一探就探到了盛紘的底線,把自己給作死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