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柳氏感嘆盛家兒女聰明伶俐,偏自己攤上最傻那兩個

柳氏,在《知否》原著中水晶般玲瓏剔透的存在。她出身世家大族柳家,從小就得到了良好的教育。

可身為柳家嫡女,卻嫁了盛長楓這個庶子,還是個喜歡尋花問柳的庶子,可想而知,柳氏要面臨的問題有多大?

但她沒有失去信心,也沒有一蹶不振,反而踏踏實實,一步一個腳印,用自己的智慧與手段,將長楓收的規規矩矩。

而她,也靠自己的本事收獲了盛家上下的一致好評。

這樣的女人,無論嫁給誰,他都算是撿到寶了。

一、柳氏希望長楓用功進學,將來自己掙下家業

在《知否》原著中,柳氏曾跟自己的嬤嬤感嘆,大哥長柏和大嫂海氏至賢至孝,手段又了得,將來分家,長楓與自己怕是分不到多少。

可后來再轉念一想,只要長楓日后好好努力,將來夫妻倆自己掙下家產,又有誰能輕視了去?

長柏是盛家長子嫡孫,將來盛家的門楣大都要靠長柏撐起來。加上盛老太太被下毒一事,長柏竭力維護盛老太太,又接盛老太太到任上安養,從此天高海闊,不用說,將來盛老太太的古董店鋪,田莊銀子,將來都是長柏的。

加上王氏的體己,海氏的嫁妝,還有分家時那一份,就算柳氏父母給她再多,又怎麼能和大哥那房相比?

因為盛紘更喜歡長楓,于是柳氏只能念著盛紘將來能看在長柏豐裕,長楓艱難的份上,將來能給長楓那房多分些,可再怎麼分,也還有一個長棟呢!

我也不貪心,不該我的,我半點不惦記。老天垂憐,念我姻緣不易,叫相公用功進學,將來咱們自己掙下家業。

不得不說,柳氏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妻子。她不僅能夠處理好盛家的大小事,幫助丈夫成才,還和盛家上下打好關系,扭轉了長楓在盛家和兄妹不和的局勢。

就連梁府二奶奶,這個素來少夸人的,也稱贊柳氏禮數周到很得體。

二、柳氏感嘆盛家兒女多聰明伶俐,偏最傻的那兩個都叫自己攤上

在《知否》原著中,墨蘭婆家梁家鬧分家。

梁家庶長子年輕有為,在外拼了一身功名。原先他指望憑功襲爵的,誰知叫當頭澆了盆冷水,見襲爵無望,又想著幾個兄弟都少些能耐,侯府勢力也不如從前,還不如自立門戶,少些牽連。

于是他向自己的妻子梁大奶奶透露了分家之意。

梁大奶奶聽風就是雨,趕緊在梁府面前提出自己的想法,但奈何這件事本身就沒有思慮周全,結果變成了一場鬧劇。

梁府分家的內幕,只有梁家核心人物才知曉,梁府二奶奶作為墨蘭的嫂嫂,也只私下告訴了墨蘭的嫡親嫂嫂柳氏。

但柳氏見華蘭和明蘭侃侃分析,雖然沒有親自見其中的原委,但竟然和梁二奶奶私底下透露給自己的十有八九,她不由得暗嘆盛家兒女都是聰明伶俐的。

再回想起長楓和嫡親小姑子墨蘭,她又不由感嘆盛家最傻的兩個都叫自己攤上了。

而長楓也就罷了,總算肯聽柳氏的勸,好好讀書,爭取有個好前途,可那嫡親小姑子,真是一言難盡。

最后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饒是柳氏再聰明伶俐,也抵不過有兩個拖后腿的存在。

華蘭、明蘭長袖善舞,洞察人心,如蘭天真爛漫卻也不是個吃素的。長柏年少有為,端莊穩重。

只有與柳氏最親的兩個人,長楓和墨蘭,拎不清事實,又沒有本事,柳氏每每想到這,都一陣頭疼。

其實也怪不得柳氏頭疼,一個不懂得審時度勢的人,只會光顧著當下卻迷茫在未來。

不是沒有人教過長楓和墨蘭,只是他們寧愿把自己困在那方寸之間,也不愿意為自己找一條通天大道。

人一輩子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跳出原地,去看那千姿百態的人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