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梁家不喜歡墨蘭為何還迎她進門?你看盛家抓他家什麼把柄

說起《知否》中的盛四姑娘盛墨蘭,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她和林小娘的各種「綠茶」風的操作。本來一手好牌又被盛竑寵愛,卻非要作繭自縛高攀梁家,最后搭上了林小娘不說,自己后來在梁家也是被一群妾室鬧得不得安生,在一眾美滿幸福的兄弟姐妹里她算是過的最不舒心的了。

可正如盛竑所說,走到這般地步,她也算是求仁得仁罷了,怨不得旁人。與劇里不同,原著中墨蘭與梁晗并非是在明蘭的設計下私會的,也沒有珠胎暗結。墨蘭與梁晗之事完完全全是林小娘和墨蘭兩人設計的,彼時明蘭和老太太尚在宥陽老家,小說里這一段堪稱精彩,林小娘的操作也當真是籌謀甚深,可惜到底目光有限,棋差一招,她到底籌謀了那些那?厭惡墨蘭的梁家又為什麼最后接受了墨蘭進門呢?

林姨娘打上梁家主意的原因大家都知道,一是為著壓華蘭一頭,好好出一口長長她的臉面,日后在盛府也更有話語權;二是原也不必如此冒進的,可盛竑打定主意要將墨蘭嫁給窮酸書生的行為大大刺激了林小娘,眼看都要約著見親家了,沒時間找別人,林小娘不得不抓緊籌謀,伺機行動了。

林小娘的計劃原算不得太過愚蠢,只不過由于信息不對稱太過理想化了。首先,她暗地里給盛竑塞了個貌美的婢女,將盛竑先引入翁中攥住了他的話柄;其次,指使心腹夏顯家的交好梁家下人,摸清了梁家夫人少爺的行蹤去處;最后在老太太不在時間,讓手下人套車的套車、假扮的假扮,成功地讓墨蘭被梁晗所「救」,從上香的地方抱了一路回來,直接是鬧到路人皆知,盛家不得不去提親的地步。

原著中的林小娘沒有劇里那麼「剛」和盛竑撕破臉皮,她始終打的主意都是,這場風波鬧起來老爺自然是要惱了她的,送到莊子上或是關禁閉都有可能。但是女兒高嫁自是有面子有話語權的,還有兒子長楓這個護身符,天長日久墨蘭出嫁事情平息,兒女求情盛竑念著舊情分,不過一年半載自會將她接回去。

況且有大娘子這個「醋精」在,她也不怕盛竑短時間內能有其他更得寵的妾室。至于那個她塞給盛竑的婢女菊香,國孝期間懷孕斷不可能生下孩子,一副打胎藥下去即使命能留住,也很可能不能再有孕了,這樣一個人斷斷不能動搖她的地位的。一切用心之毒算計之深,不可謂不機關算盡。

只可惜她林小娘最大的問題就是,過高地估計自己,把別人都當成棋子和傻子。她的這些手段盛竑是男人想不到;大娘子腦子笨想不明白;海氏看破卻不能置喙。可盛老太太可不是吃素的,她能心慈手軟的屢屢放放過林小娘的主要原因是盛竑。

當時衛小娘之死盛竑就看出林小娘的狠毒心腸,原著中的盛竑心里還是很明白林小娘的手段的與野心,留著她一是為了舊日情分;二是為了子女不勝怨懟。

這次墨蘭與林小娘合謀,口口聲聲「爹爹疼我,便該為我著想!」話里話外就是說若是盛竑沒給她說成這門親事,便是沒有盡力,便是不給她活路。如此之誅心大大寒了盛竑的心,對這個女兒再無往日情分。

再說長楓,林小娘行事不顧及名聲禮數,留她下去長楓必被她連累,日后長楓說媳婦聽說有如此婆婆,對方也必會有不滿,更不用說林小娘還可能故技重施,再鬧出更無法收拾的幺蛾子。

再說盛竑自己,十年過去,林小娘的寵愛到底不復當年。林小娘最對盛竑胃口的就是她的柔弱的美貌和楚楚可憐又頗有風情的性格。常言道色衰而愛馳,再多的風情也抵不過時間的流逝;再者此時已經成為京官的盛竑和當年那個寵妾滅妻的地方官早就不同了,在他心里家族名聲和仕途才是最重的,林小娘害他被同僚指指點點,被外人恥笑累及他的官聲,他還怎能留她。

這樣說來大家勢必都看明白了,林小娘在這一役中其實打掉了手里最后的牌,注定她輸的一敗涂地。壓上全部的她真的給女兒找了個洞天福地的婆家嗎?才不是,從梁家有意求娶明蘭時,老太太就看出其中必有問題,這也是后來梁家愿意接受墨蘭的關鍵,也是墨蘭坎坷婚姻生活的暗雷。

梁家的事還要從梁夫人說起,這位梁夫人生性高傲,對于府里很多事情甚至姨娘一流都不甚上心,然后梁家就出了一個既隱忍又有能力的庶長子,嫡庶混亂、家宅不合就是梁家內宅的寫照。

庶長子一家極有心機,梁夫人庶長子的媳婦娘家來了個遠房表親,也就是春珂小姐,沒多久就和梁晗搭上了還懷了孕。春珂的身份頗為難辦,用老太太的話說就是:

那梁夫人原就不喜歡那表姑娘,巴不得拿捏這把柄送上一碗落胎藥,是那梁晗死活不答應,還緊著要討一房媳婦,好叫那表姑娘端茶進門,免得那孩子沒名沒分。說起來,永昌侯夫人也不容易,這些年來,她那庶長子在軍中著實建了不少功業,人前人后都是夸的,老侯爺也是頂器重他的,如今庶長媳鬧騰起來,也不好弄呀。

梁晗頭腦聰明,梁夫人本來將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可這又是美貌妾室,又是庶長子的,日后的定是清凈不了。又這般內情梁夫人才把主意打到了身份不算高,又是庶女的明蘭身上,書中的明蘭十分美貌,梁夫人希望及借此打壓春珂,拴住梁晗的心,又能有賢妻約束他上進。而且既是高嫁,現有妾再有妻的事盛家也會啞忍。可沒想到,中間出了墨蘭這一檔子事,梁夫人自是心里像吃了蒼蠅一樣膈應,「私會」了的梁晗回頭就渺無音信了。

盛老太太便是留心打聽梁家之事,了解了其中內情。首先,出了這檔子事,梁家少爺也是于禮有失,不娶于名聲是兩敗俱傷;其次,便是疑似國喪有孕,旁人家也就算了,他梁家可是開國輔臣,權爵之家,若張揚了出去,便是斷定不了也得脫層皮;再次也是盛家到底是官宦世家,盛竑、長柏都在朝為官,華蘭的夫君袁文紹還是梁晗的上峰,就算梁大太太厭惡墨蘭,但盛家一門到底是同氣連枝,若是此事做絕壞了盛家名聲,日后兩家的梁子結下,梁晗的丑事被張揚出去,這個她這個最有希望的小兒子仕途也算是交代了。

所以綜上所述,盛老太太連消帶打加上自身勇毅侯獨女得體面,才算是把梁晗的庚帖要到,兩家定了這門親事。可這墨蘭日后的生活,就全憑借自己的本事了,娘家算是得罪的透透的了。

插一句,梁晗還是有意于墨蘭的,墨蘭回門時,梁晗初見明蘭時便被驚艷,瞬間明白他娘為什麼說他見了明蘭,定會后悔自己的作為選擇了,但墨蘭的手段風情也不是一般,到底梁晗還是覺得有她這般風情也算是相抵容貌的差距。

后來的墨蘭手段也算不低,斗過了嬌媚的春珂小娘,只是梁晗風流為籠絡夫君,不得不為他塞了不少美貌妾室,屋子里一時間烏煙瘴氣,妻妾斗爭厲害,她自己也備受連累,被氣得滑胎。后來經過明蘭點撥管束梁晗奮發求功名,籠絡了婆母的心。后來的日子算不上十分舒心,到底也是富貴無憂的,梁晗也說墨蘭作為娘子不算十全十美,也算是個好娘子。墨蘭到底是不是求仁得仁了,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