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知否》:明蘭另立門戶後被長輩刁奴為難,她的做法太受用了

人活在世上,總要受些刁難,縱使你自己不為難自己,別人也見不得你好,總會想方設法地給你使絆子,拖垮你的人生。

明蘭做女兒時,在盛家,上有脾氣不好的嫡母和嫡出姐姐,下有心思歹毒的姨娘和受寵的庶出姐姐,她的日子舉步維艱,處處小心翼翼。

明蘭原本想選擇一個人口簡單的人家,嫁一個沒有多少感情的丈夫,與夫君舉案齊眉,平平安安地度過這一生,卻陰差陽錯地嫁給了權勢熏天的侯府嫡子顧廷燁。

明蘭一開始是抗拒這樁婚事的,她不願意嫁入顧家那個虎狼窩,她害怕自己鬥不過那幫豺狼虎豹,她更害怕自己孤身一人,沒有丈夫給她撐腰,自己會被嚼的骨頭都不剩。

可是顧廷燁為了娶明蘭,給盛家設了死局,明蘭進退兩難,最後被顧廷燁給她開出的條件打動了,明蘭想著,或許這樣過一生,也是不錯的。

顧廷燁為了明蘭,尚未開春就特意求皇后娘娘舉辦了一場馬球會,在馬球會上,兩人進行了一場坦白,顧廷燁問明蘭為什麼不肯嫁給他?明蘭的回答處處讓人心疼:

你們顧府人情複雜,多有矛盾,我一個小門小戶的女兒,又沒見過什麼世面,我鬥不了那麼一大家子人!

此時此刻,明蘭都還不願意嫁給顧廷燁,不是因為沒有感情,在她心裡,自從與小公爺的感情不了了之後,就再也沒有期盼過愛情,只願找個可以過舒心日子的人,平平淡淡過完這一生。

然而顧家是個不安寧的地方,不能讓她過平淡生活,明蘭不是那貪慕虛榮的人,她不會像墨蘭那樣,為了爵位財產,賭上自己一生的幸福。

明蘭之所以答應顧廷燁,是因為顧廷燁給了她一個足夠吸引她的承諾——分府別住,顧廷燁告訴明蘭:

我不敢說你嫁給我有千般好萬般好,就一句話,從此,不再讓你委屈憋悶,我指著天對著地說,從此以後,我在男人堆裡是老幾,你在女人堆裡就是老幾!

顧廷燁再加上一番深情表白:吾傾慕汝已久, 願聘汝為婦, 託付中饋 ,衍嗣綿延 ,終老一生!

明蘭也就不再倔強,原本在她心裡,顧廷燁就不是什麼壞人,況且明蘭心裡也並非是真的想過毫無波瀾的人生,她也渴望自己的人生可以過得更加的輝煌。

雖然婚前明蘭設想過顧家的幾房長輩和那個善于偽裝的婆婆定會刁難她,可是她沒有想到她們居然是如此的難纏,新婚第一日,明蘭就自請跪祠堂,往後的日子肯定不好過。

果然不出明蘭所料,小秦氏的圈套環環相扣,顧廷燁為了不再聽顧家這幫「戲子」唱戲,決定早日搬出侯府,小秦氏給明蘭的第一個局,就是聯合四房五房安放一堆惡僕刁奴到橙園。

面對長輩們給他們布下的局,明蘭不驕不躁,這一招對她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她當年做姑娘就被往屋裡塞過丫鬟,早已經有了對付的手段,不過是難度升了一級而已。

明蘭夫婦另立門戶,小秦氏早已暗中攛掇四房五房挑選難纏的僕人,打算以體恤他們夫婦手下沒有得力之人的名義,將自己的心腹安插進去。

這一群僕人,往橙園裡一站,沒有一點事來伺候人的樣子,反而像是來給明蘭做祖宗的,以為明蘭不過是個小官家的庶女,就想事事都指手畫腳。

這就和子公司剛成立,總公司派了一群幾十年的老油條來幫忙新的管理人熟悉業務一樣,表面上是幫,實際上仗著自己年長,看不清自己的位置,處處指指點點。

電視劇中,明蘭處理老舊奴僕的做法,就和現如今總經理管理一個新成立的公司的老舊員工是一樣的性質,明蘭的做法,即使放到如今,也是非常受用的。

對于這些長輩送來的人,代表的是長輩的臉面,自然和自己買來的僕人不一樣,打不得罵不得,還要恭恭敬敬地端著,不能隨意發買。

但是這樣的做法不是對待僕人,顯然像是對待祖宗,明蘭自然不願意被人掣肘,所以她要做的就是留下可以用的,找理由把不能用的送走。

可若是明蘭隨便找個理由送走,就會被人說她不領長輩的情,把長輩精心挑選給她的忠僕逼走,無論如何,都是明蘭的錯。

所以明蘭要做得第一件事,不是拒絕也不是趕人,而是當著五房夫人的面,登記造冊,把所有僕人的履歷寫清楚,打聽清楚他們的底細,再決定給他們分派什麼任務。

期間,明蘭的掛名婆母小秦氏派來的賴媽媽多次頂明蘭的嘴,明蘭當著五房夫人的面立馬給了賴媽媽一個下馬威,讓賴媽媽一眾人清楚明蘭的身份地位。

同時明蘭還隱喻地對賴媽媽說,要知道誰是橙園裡最尊貴的人,誰是正頭主子,言外之意就是告訴五房:

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她不是明蘭的正頭婆母,不該管的事情不要管,不要顛倒了世家大族的規矩。

明蘭告訴賴媽媽,自己是橙園的當家主母,人非聖賢,但是她即使有錯,下人也不能當面駁斥,可以私下跟她說,不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她的臉,賴媽媽立馬被嚇得慌了神。

五房太太諷刺明蘭,說她小小年紀,伶牙俐齒,好威風,都趕上衙門公堂審案子了,明蘭立馬用當今聖上管制文武百官的方法打壓五房,說依著天子行事,總是錯不了的。

五房被懟得啞口無言,氣衝衝地回到了自己的家,經過這次試探算是知道了明蘭的厲害了,決意以後不願再管大房的這些汙糟事兒,讓她們婆母兒媳自己鬥去。

明蘭把裡裡外外的丫鬟婆子的履歷都登記造冊後,給那些勉強能用的人安排了差事,依舊晾著小秦氏送來的人,試圖以此逼小秦氏攤牌。

原本打算坐在圍牆之外看戲的小秦氏終于也坐不住了,氣勢洶洶地跑到橙園來興師問罪,本打算站起來受明蘭的禮的,結果明蘭一屁股坐下,小秦氏受了個寂寞。

明蘭一向擅長于扮豬吃老虎,小秦氏想追問明蘭為什麼不給賴媽媽和賴媽媽的女兒明月派差事,明蘭以怕派了無足輕重的活怠慢了賴媽媽,就想著有好差事再派給她為理由打發了小秦氏。

兩人話趕話,一向擅長于偽裝的小秦氏沒有在明蘭面前討到半分好處,臨走的時候,被氣得臉的綠了。

明蘭果然用了小秦氏對付顧廷燁的那招對付小秦氏送來的人——捧殺,她把賴媽媽捧得高高在上,還給其他人下令要敬著賴媽媽。

然而賴媽媽仗著自己是侯府出來的,看不起小門小戶的庶女明蘭,在橙園裡幾乎是橫著走的,惹得上上下下丫鬟婆子對她很是不滿。

然而這些還不夠,明蘭自從嫁給顧廷燁,閨中溫順乖巧的名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她忤逆犯上,不尊敬婆母,攛掇丈夫分家等,京城貴眷無一不對明蘭指指點點。

明蘭若是想挽回自己的名聲,必得讓別人看清楚小秦氏和顧家那幫吸血鬼的真面目,于是夫妻倆把沈國舅兄妹倆請到家中做客,讓常嬤嬤去煽動內部戰爭,女使婆子們早就相互看不順眼,找個由頭就打了起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