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以畫弘曆」為生的婉嬪:她只有一擊,贏了衛嬿婉

易理人生 2020/12/14 檢舉 我要評論

婉嬪,畫了一輩子弘曆的畫像。

那一筆一畫,那堆積起來的厚厚的紙,堆滿了她對弘曆的深情厚義。

她對弘曆有多癡呢?

原著裡,她曾經跟如懿這樣帶淚泣血地說過:

臣妾不過是最普通的女子,相貌平平,才德平平。在府邸裡是最不起眼的格格,在宮裡是無人記得的嬪禦。皇上玉樹之姿,臣妾蒲柳之姿,能得到皇帝的一夕照拂,已經是臣妾畢生最榮耀的事。

人人在這深宮之中為了自己,即使情深如如懿,如意歡,亦做不到完全不圖回報。唯有婉嬪對於弘曆的愛,是完全不求回報的,她甚至不敢奢求弘曆的愛,她只要能得到弘曆的一顧,只要弘曆能多瞧她一眼,她就覺得死而無憾了。

這樣用整個生命,全部心意去愛著弘曆的婉嬪,日常只做這兩件事:

其一,日日畫著自己想像中的弘曆。

婉嬪日日畫弘曆,不是為了爭寵,而僅僅是為了表達愛意。而這愛意,還是默默的。

弘曆一直不知道婉嬪對自己是如此癡傻的心意。他甚至經常會忘記自己有這樣的一個嬪妃。

有一次,弘曆不知怎麼翻了婉嬪的侍寢牌子。婉嬪慌得什麼似的,像鋸了嘴的葫蘆不知該說什麼,手腳都沒處放。這時候她才想起自己已經十二年零三個月四天未曾侍寢了。

可即使婉嬪被弘曆遺忘到了如此地步,她依舊癡癡地畫著弘曆的畫像。

海蘭曾經問她:

「這麼多年,你一直畫著皇上的畫像度日,便打算一直如此嗎?」

婉嬪默然掰著枯瘦的手指說:

「是啊,我還能如何呢?我這一輩子都這麼過了,倒也算了。」

終於有一天,弘曆發現了她的這些畫,發現了她的心意,而她所求的竟然是,弘曆能在她面前,讓她好好地畫一面。

她對著弘曆卑微至極

:「皇上,皇上,臣妾自知卑微,能得您一幸是一生中最大的幸事。臣妾一直盼望著,您能回頭看見臣妾,只要一眼,一眼就好。」

其二,守在那些得寵妃子的宮外,想看看被得皇帝寵愛的妃子,都是怎樣起居的。

皇帝最寵愛的女子,是寒香見。

婉嬪就守在了寒香見的宮殿外,她也不進去,只是癡癡地站在那裡看著。

她往來的嬪妃也大多是那些得寵的妃子,並非她趨炎附勢,她一直是這六宮鶯燕裡最沉默安靜的影子。

她對著如懿如此解釋自己的行為:

臣妾喜歡看容貴人,只是因為臣妾好奇,好奇能否從她的一言一行中,看到自己得皇上多看一眼的可能。可是臣妾從她們身上,看到的永遠是不可能。皇后娘娘,您知道麼?臣妾見得最多的,記得最深的是皇上的背影。很多次皇上從臣妾的宮門前進宮,臣妾都盼著,皇上,他或許可以走錯一次,走到臣妾的宮裡。可是,從來沒有過,一次也沒有。他臉色的歡喜臣妾記不清了,因為那從不是對著臣妾的。可他的背影,一直在臣妾心裡,見不到皇上的時候,想一會,心口便暖一些。

婉嬪就這樣癡戀著弘曆,到達了病態的程度。宮裡的妃子看到她這癡傻的樣子,都把她當成一個笑話:無寵、無子、無美貌,無背景,只會做一些傻事。

可她渾然不覺,或者可以說,她愛得太深,只顧了弘曆的一舉一動,旁人的笑話,於她絲毫沒有殺傷力。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