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如懿傳》,讀懂弘曆癡迷寒香見,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易理人生 2020/12/08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懿回憶,那一年寒香見進宮的那一天,紫禁城所有的寡淡和重複,都因為她,戛然而止。

寒香見徐徐步入眾人的眼簾,她雪白的裙袂翩然如煙,像一株雪蓮,清澈純然,綻放在冰雪之巔。

那一瞬間,如懿清晰無誤地聽到整個紫禁城發出一絲沉重的歎息,再明白不過,那是所有後宮女子的自知之明和對未蔔前程的哀歎。

而所有男人的歎息,是在心底的。因為誰都明白,這樣的女子一旦入了皇帝的眼,便再無任何人染指的機會了。

而弘曆,瞠目結舌,是他唯一的神態。唯有喉結的鼓動,暗示著他意外的心動和欲望。

大後閉上眼,輕聲道:「原以為笑得好看才是美人,不承想真美人動怒亦是國色。我見猶憐,何況年輕的女子!」

海蘭淡淡地說:「臣妾活了這一輩子,從未見過這樣的美人。先前淑嘉皇貴妃與舒妃在時,真是一雙麗姝,可比得眼前人,也成了足下泥了。」

這樣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弘曆一見傾心,甚至到了癡情的程度。

在他的心裡,寒香見瑰寶,是上天派來的天使,只有他才有資格擁有。

弘曆對寒香見的癡情是因為愛嗎?不是。

只是因為寒香見,是他第一次征服不了的女人。

寒香見入宮前,有一個未婚夫,叫寒企。雖然他死了,寒香見對他心心念念,她明知道寒企毀了整個寒部。但對他年少那份相知相伴相惜相許的情感,無法改變。

對於寒香見來說,寒企是她的愛人,是草原上的駿馬,天空翱翔的雄鷹,而弘曆只是他的殺夫仇人。

寒香見深愛寒企,對弘曆冷若冰霜,可是她越這樣,越激起弘曆的鬥志,這不是一場情愛的追逐,而是一場具有挑戰的戰鬥。

洞悉世事的海蘭意味深長的說:「對於獵人,不溫馴的獵物才是最有逐獵之趣的。皇上手握天下,什麼女人不巴巴兒自己送上門來,如今見到一個野性難馴的,難免勾起征服之心,不得手誓不甘休。」

弘曆不顧所有人的反對,不顧寒香見的意願 ,強行納入後宮,賜劇承乾宮。

當寒香見得知自己被弘曆納為妃後,發瘋似地號啕大哭,舉起寶劍數度想要衝出承乾宮。

對於弘曆的賞賜和百般計好,她不屑一顧,甚至發怒到把賞賜能碎則碎。

弘曆向來對身邊的女人薄情,但對寒香見卻始終多幾分耐心和熱情。

寒香見不肯換下喪服,每日為寒企祈禱。而弘曆對於寒香見對寒企的心心念念,一點都不嫉妒。

她對寒企越好,弘曆越興奮,想盡一切辦法討好她。

如懿忍不住問:「皇上,這些日子以來,臣妾真是看不明白。為了寒氏,您到底是怎麼了?」

弘曆征了一征道:「如懿,你一定覺得朕昏了頭是不是?朕寵愛寒氏,自己也覺得在發瘋。可朕一點辦法也沒有。完全不受控制,做任何事,就想換她真心一笑。」

因為寒香見,純妃和永璋死了。

永璋是弘曆的長子,因為說話涉及寒得見,弘立當場發怒,把他罵了大半時辰。永璋嚇破膽,一病不起。

純妃為了給永璋求情,跪在雨中,弘曆大罵到「賤婦久在宮闈,還這般不識大體,引起紛擾。若非她挑唆,永璋怎麼擅言宮闈之事,對香見不敬?」

如懿為純妃和永璋說話,弘曆說:「朕對寒氏已經有無限煩惱,可後宮還是不能讓朕有片刻安寧!朕能征服最凶蠻的部族,卻征服不了一個女人的心。」

因為弘曆這份求而不得的煩惱,純妃和永璋含恨而終。可是卻換不來弘曆的一絲憐憫和愧疚。

弘曆依然對寒香見的熱情高漲不斷,征服欲愈強烈。

弘曆一次次對寒香見哄道:

「寒企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男子,而朕是一國之君,萬里江山的主人。朕從來沒有為一個人等那麼久!朕會寵愛你,疼惜你,讓你成為朕最愛的女人。」

可是寒香見依然抵抗,為了讓弘曆放過自己,不惜割傷自己的臉。可是就連毀了容,依然不能斷絕弘曆的對她的狂熱。

為了得到寒香見,弘曆不顧如懿的感受,向她求助,讓她履行皇后的職責,卻說服寒香見接受自己。

他對如懿說:

」朕一直以為自己喜歡的是她的容貌,直到她自毀容顏,朕才明白,朕喜歡的,是她堅持自己的倔強,是她對寒企的堅貞。這些,都是朕沒有的。朕從來沒有得不到的人,做不到的事,香見是唯一一個,你別叫朕留下遺憾,好不好?「

弘曆講這些話時,完全不顧如懿的感受。

其實,弘曆對寒香見的一舉一動,沒有一絲愛,全都是征服的心。他自己做不到,就發動身邊的人,去幫他辦成。

當寒香見終於成了弘曆的容妃之後,征服的欲望就淡了,那股狂熱慢慢地冷下來。之後,依然納新的妃子,依然需要魏嬿婉的柔順,依然需要尋歡作樂。

寒香見成了一個特殊的存在,弘曆雖然已經沒有當初的狂熱,但,依然持續寵愛她。因為寒香見依舊冷淡,依舊得不到她的心,征服的欲望還在,所以寵愛還在。

弘曆像大部分男人一樣,擁有時不懂珍惜,失去後,才覺得的珍貴。

琅嬅和如懿在世時,他對她們只不過爾爾,但是她們去世後,又格外的思念。

對寒香見也是一個道理,她抵死不從時,激起他強烈的征服欲,等得到後,熱情就慢慢冷。

女人,在婚戀中應該保持一份自我,不要毫無保留的把自己給對方,當男人一旦確認全部擁有你時,對你的愛,可能就大不如從前。

正所謂,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