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梁晗即便知道墨蘭所做的一切對她厭惡至極,也不敢休妻

墨蘭背后算計了梁晗不少,梁晗雖然沉迷美色,卻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公子哥。作為永昌伯爵府的嫡子,梁晗實在是沒有太多努力的心思,他一心想要靠著家族過一輩子,因為不是嫡長子,所以家族的重擔落不到他的身上,因為是伯爵府的嫡子,他又可以擁有一輩子都用不完的金錢,對于他而言能有這些就已經足夠了。梁晗算不上優秀,對于墨蘭而言確實一個不錯的夫君人選,為了嫁給梁晗,墨蘭和林噙霜開始就算計之路。

墨蘭一開始是看不上梁晗的,因為比起齊衡梁晗實在是差太多了,梁晗的家世比不上齊衡,他只是伯爵府的公子,還無法繼承爵位,齊衡可是國公府的嫡子,還是唯一的嫡子未來的齊國公。齊衡努力上進,梁晗卻是一副躺平的模樣,只想著怎麼混吃等死,不過和盛纮給墨蘭挑選的窮秀才比起來,梁晗的確好太多了。

墨蘭和梁晗的婚事完全是墨蘭算計來的,梁晗還一直以為墨蘭對他情深有真感情,所以他愿意娶墨蘭為妻,直到墨蘭的真面目曝光,她為了讓梁晗娶自己,放出自己和梁晗的流言,為了除掉自己的對手春舸小娘,用了和她生母一樣的手段,春舸最后雖然平安生下一個女兒,卻永遠不能在有孩子了。用梁晗的話來說,后宅爭斗他也見過不少,但像墨蘭和林噙霜那樣狠毒鬧出人命的,卻是少見。

梁晗已經看清楚墨蘭的真面目,對她的情分自然也就不復存在,對于這樣一個心地惡毒的女人,梁晗十分厭惡,墨蘭在梁家徹底失寵,本來就不得婆婆喜歡,如今丈夫的寵愛也丟了,她在梁家寸步難行,唯一有的只有伯爵娘子這個虛名,不過即便是梁晗厭惡墨蘭,看清了她的真面目,也不敢休了她。

梁晗頂多在梁家對墨蘭不好,卻不會休了她,因為梁晗實在是不敢。作為一個花天酒地的公子哥,梁晗也不是隨心所欲的,他必須要為梁家的將來考慮,只有梁家好好的,她才會有富貴日子。即便墨蘭做了再多的錯事,也是盛家的女兒,這個時候的盛家早就不是曾經那個任人欺負的家族了,長柏仕途順利,和盛家結親的又都是非富即貴,梁晗自然不會休了墨蘭。

墨蘭和梁晗的婚姻不僅關系著他們兩個人,更關乎著兩個家族,兩個家族有了姻親關系,在朝堂上互相扶持一起進步,當時的盛家蒸蒸日上,梁晗自身又是那樣的德行,即便休了墨蘭另娶也不見得能娶一個更好的,還得罪了盛家,毀了盛家女眷名聲,梁晗無論如何都不敢做這樣的事,公然和盛家與所有盛家女眷為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