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女間諜」意歡,也癡情,也矯情,也無情

易理人生 2021/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重陽宮宴,太后將意歡隆重推出,走的是貼合意歡氣質的清簡路線。

意歡回眸間,涼風暗起,身姿空靈,月色之中,依依念出一闋李清照的《醉花陰》,就是那個超有腔調的「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美且風雅,皇帝確實當場就被打動了,眉梢眼角都是舒展的笑意,笑如清亮的陽光,無遮無攔灑下,這是真心的歡喜。

當得知意歡是葉赫那拉氏,皇帝的反應是微微一怔,唇邊的笑意如遇上了寒雨微涼。但也僅此而已,意歡的阿瑪還當著侍郎呢,一個嬌滴滴女孩子家,還能成了精?因此皇帝說:「朕記得,太祖的孝慈高皇后便是葉赫那拉氏,還替太祖生下了太宗,可謂功傳千秋啊。」

太宗誰啊?是現任皇帝爺爺的爺爺皇太極,皇太極的親媽就是葉赫那拉氏。

皇帝當眾講的這句話,是要表示他對葉赫那拉這個姓氏全無芥蒂,並且承認這個姓氏的尊貴。

意歡一出場,就遭了慧貴妃的嫌,當時慧貴妃蹙了蹙眉頭,似是讚歎,似是嫌惡,冷冷道: 「蛾眉玉白,好目曼澤,時睩睩然視,精光騰馳,驚惑人心也。」

簡單概括——紅顏禍水。

又美又有才情的意歡,使慧貴妃忌妒了。

意歡的為人行事,喜歡她的人誇她為至性至情,可所謂至性至情,換個通俗點的講法,是不是凡事只管自己好惡,全不顧及他人感受呢?

當時的重陽宮宴怎麼個情況?除了太后和皇帝,還有皇帝的一堆大小老婆。意歡作為一個新任小老婆,她 對諸人神色都是冷冷的,唯獨對著皇帝時溫柔凝睇,一笑如冰上豔陽,冷清中自有豔光四射。

這個情商,實在不怎麼樣。

當時兼具美貌恩寵與朝堂勢力的慧貴妃說,她的父親從外頭送來各色煙花,且看一看天上的熱鬧吧。

意歡呢,她為皇帝斟了一杯酒,道: 「煙花好看是好看,熱鬧也熱鬧。只是做人若只是熱鬧了這一刻,便要回歸寂寥,還不如清清靜靜,做天上一點星子,雖然是微光,卻永遠明亮。」

這句話固然再次顯示了意歡與眾不同的格調,也再次讓慧貴妃不高興。

站在我們讀者的立場,既可以理解為她的率真,也可以理解為矯情、煞風景。

對于意歡而言,這句話給她帶來的,弊遠遠大于利。

皇帝眼中閃過一絲明亮,這是欣賞意歡的心性,轉頭卻對太后道: 「果然是皇額娘調教出來的人,見識卓然,與眾不同……葉赫那拉氏的心性,倒是和皇額娘親生的兩位公主一樣,讓朕想起遠嫁的大妹妹端淑長公主了。」

這句話其實是在歎息了,這麼一個合心意的女子,可惜是太后的人。太后聽懂了,意歡完全不懂。

因為那年遙遙一見,便傾了心,偏偏皇帝不曾選秀,總算老天憐她癡情,太后瞧中了她,將她養在身邊,悉心點撥她皇上的喜惡,又將她送到皇帝身邊,得了多年寵愛。

于意歡而言,她對皇帝是一片真心,皇帝待她亦是溫情款款,多年來一直包容著她孤冷清高的性子。意歡享受著兩情相悅,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個「女間諜」嗎?培養她的人和她癡愛的人,母子非親生,各有利益點,她夾在中間,真不怕碾成齏粉嗎?或許意歡以為她早做了選擇,她待皇帝的「真心」遠遠多于她對太后的「孝心」。

我們常說,被愛的人有恃無恐,在意歡以為她被皇帝所愛的日子裡,確實也是有恃無恐的,她盡情展現了自己的矯情。

立冬日,各宮都做了餃子,湊成一宴,討皇帝歡心,有尋常的菜餡兒肉餡兒,又有海鮮餡兒酸菜餡兒的。意歡的那一道餃子,逼著皇帝非咬了一口,辣得皇帝眼淚都出來了,又好生敬了一杯酒灌足了,方生笑靨,道: 「這樣的餃子吃過了,皇上往後再吃到什麼餃子,都不會忘了臣妾的了。」

皇帝當時笑得不止,擊掌道:「皇后,你看她那個矯情樣子,比慧貴妃往日如何?」

富察皇后只含笑不語,慧貴妃卻是醋酸而生氣:「皇上不就是喜歡舒嬪這樣的矯情樣子麼?何必拿臣妾來比!」

意歡矯情嗎?真正矯情到討人嫌。在她自己儲秀宮裡,願意同皇帝怎麼調情都行,可這會兒是在皇后的長春宮,當著一眾大小老婆的面,著實不成體統。

意歡對著皇帝嫵媚婉轉,對旁人卻冷冷地不愛理會,滿宮裡她只和同樣戀愛腦的如懿脾性相投。

意歡這樣的所謂「性情中人」,別說在後宮了,就算到了開放包容的現代社會,也是不合群的,只顧自己好惡、無視別人感受這是一種低情商表現,很少有人會喜歡這種性格的人,混職場就更艱難了,怎麼進行團隊合作?

回到原著中,皇帝染疥瘡病重,皇后借機獨自侍疾,別的妃子頂多腹誹,意歡就當面頂撞上司 「皇后娘娘真是好賢慧,一人侍奉皇上,不辭辛苦,臣妾等人想見一面都不得……」,而頂撞並不能讓她見到皇帝,只會讓皇后更討厭她。

富察皇后再度有孕,皇帝非常高興,如懿拉意歡一起去賀一賀。

意歡揚了揚細長清媚的鳳眼,冷淡道:「何必去趕這個熱鬧?皇后有孕與我何干,我既不是真心高興,自然不必假意去道賀!」

這是真性情嗎?是的。也是低情商,更是不敬皇后,不守妃妾之德。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