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知否》:永遠活在愧對前任陰影中的顧堰開,才是最渣的男人

年少時,在我的觀念中,我覺得最渣的人應該是那種到處沾花惹草,今天對這個獻殷勤,明天與那個搞曖昧的人。

成年後才發現,那樣的人其實不是最渣的,因為那樣的感情,你完全可以不選擇,就算選擇了,也可以及時止損。

最可怕的是那種得到時不珍惜,失去後又故作深情的人,受傷的永遠是陪在他身邊的那個人,永遠要和他一起活在另一個人的影子中。

《知否》中有無數的渣男,或背叛前任(盛老太爺),或寵妾滅妻(盛紘),但是我認為這些都不算什麼,至少你還有反擊的餘地。

《知否》中,最渣的男人應該是顧堰開,一個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好男人,實際上卻是心最狠,最自私的一個人。

永遠活在愧對前任的陰影中,把死人當做神仙捧著,把活人當做活死人放在一邊冷落著,卻還理直氣壯地認為自己沒有任何錯處,都是女人無理取鬧,不知足。

這樣的男人,其實才是最可怕的,無論你多優秀,無論你做得多好,他都看不見你為他的付出,更不會把心思放在你身上,不會珍惜你。

1、情投意合的秦大娘子

秦大娘子是顧堰開的結髮妻子,秦家雖然也是大家世族,但相比于有「開國輔臣」的四字丹書鐵券的甯遠侯府,秦家多少有些高攀了。

當時的顧老侯爺和老夫人是不太喜歡這個兒媳的,因為秦大娘子除了出生世族外,基本上不滿足一個當家主母的條件。

古代當家主母,得有手段有心計,不僅要能夠管得住下人,收拾得了通房小妾,還得會理財算帳,而做這些事情,前提必須有個好身體。

先不論秦大娘子是否是個有心計有手段的人,光是身體素質上,她就是個不合格的主母,更何況她要做的不是普通人家的當家主母,而是甯遠侯府的當家主母。

秦大娘子長相可以說是傾國傾城,她美得讓顧堰開愛不釋手,原著中,就連她生的兒子顧廷煜也是一個貌比齊衡的美男子,顧堰開對她情有獨鍾也不是沒有道理。

顧堰開為了討秦大娘子歡心,把屋裡原來的通房丫鬟全部打發乾淨,不納妾,不風流,夫妻整日花前月下,好不快活。

可是秦大娘子身體孱弱,作為侯府長媳,將來的侯夫人,整日只知道傷春悲秋吟風弄月,實在不是個合格的貴族宗婦,老侯爺夫婦不喜歡她也是正常的。

更何況,身在古代,女子第一大任就是為夫家生兒育女,開枝散葉,秦大娘子因為身子弱,不適合生養,卻又整日把丈夫拴在身邊,不讓納妾,這在古代簡直是犯了七出之罪。

奈何顧堰開喜歡,老侯爺夫婦也沒有辦法,可是生活不只是風花雪月,還有柴米油鹽,夫妻間要的是相互扶持,而不是拽著對方的衣角,做一個永遠被保護的人。

顧家因為虧空,欠下了幾十萬兩銀子,一時間,顧家無法填補這筆天大的債務,一向柔弱的秦大娘子,此時更是成為顧家的負擔。

為了保全家族,老侯爺夫婦想出一個好辦法,停妻再娶,讓顧堰開休掉柔弱的秦大娘子,娶富商的女兒白氏。

深愛著大秦氏的顧堰開起初自然不願意,可是當家族和一個女人同時放在一起時,他毅然決然地選擇了犧牲女人保全家族。

原本就病弱的秦大娘子被活活地氣死,顧堰開不情不願地娶了白氏為妻,從此開始扮演苦情男的角色,整日對著秦大娘子的畫像,一看就是半晌。

秦大娘子為了報答丈夫的深情,拼盡全力生下一個兒子顧廷煜,因為她身子不好,孩子也從娘胎裡帶來一身病。

顧廷煜身為侯府嫡子,原本是多麼金貴的一個人物,可是沒了母親的孩子就如同一個孤兒,父親也只是一個擺設,顧廷煜成了一個沒人疼的孩子。

顧堰開對秦大娘子的愛,深挖本質,不過是情欲之愛,他愛的是秦大娘子的柔弱和美貌,他享受著她的美貌,享受著保護秦大娘子的那種成就感。

然而顧堰開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秦大娘子活著時,為了家族利益拋棄她,她死後卻連她拼盡全力生下的兒子都照顧不好,讓他的病越來越重,心中的怨恨越積越深。

若是顧堰開能夠把對大秦氏的愛分一分在顧廷煜身上,顧廷煜不至于活成一個滿心只有仇恨和嫉妒的人,顧廷煜臨死前曾表達過,他渴望得到父親的愛,可父親對他總是冷漠而疏遠。

可見顧堰開對秦大娘子的愛,也不過是流于表面,所謂深情人設,不過是自己給自己畫地為牢,為自己的無擔當找藉口。

2、錢與權的交易之白娘子

白氏對于顧家來說,可以說得上是救顧家上下于水火的大恩人,是顧家的大功臣,按理說顧堰開就算不愛她,也應該相敬如賓地對待她。

可是顧堰開卻不同,他把白氏當做他的恥辱,白氏越好,就越是放大了他的無能,他就更加的暴躁。

對于這個妻子,絲毫不像對待家人,相反像是對待仇人一樣,每日不是刻意地躲著她,就是冷言冷語地對她。

據常嬤嬤說,白家老太爺老太夫人家教極嚴,白家上上下下都被管的規規矩矩的,雖是商賈之家,卻是極有家教的。

白家大小姐也就是後來嫁給顧堰開的白氏,自小跟著母親學習管家理事,拋開出身來說,也是一個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大家小姐。

她懷著滿心的期待嫁給顧堰開,雖然白家于顧家結親是為了脫離商籍,但是白氏對自己的丈夫顧堰開是真心實意的。

她幻想著與丈夫舉案齊眉,夫妻恩愛,她還想著要做一個好後母,把大秦氏的兒子視如己出,好好照顧他長大成人,她也想過要拿出自己閨中學的本事,好好打理顧家。

可是這一切對白氏來說都只是幻想,他的丈夫無視她的存在,甚至是厭惡她的存在,對她沒有一點笑臉,更別提相敬如賓。

大秦氏的孩子不但排斥她,還把她當做仇人,他的姨母小秦式常常來侯府看他,時時提醒他,他的殺母仇人是白氏,白氏連接近這個孩子的機會都沒有。

下人們議論紛紛,都說白家為了把女兒嫁到侯府,生生逼死了先頭夫人,看侯爺顧堰開對白氏態度冷淡,下人們更是輕慢白氏。

整個顧家,白氏就是一座瘟神,所有人都避著她,終于她得知了真相,性子剛烈的她去找顧堰開理論,顧堰開那毫不在意的冷漠態度讓白氏更加的灰心。

激憤之下,即將生產的白氏血崩而亡,一屍兩命,留下孤苦無依的顧廷燁,在深宅大院裡和一幫惡魔鬥戲法。

3、為彌補虧欠續弦小秦氏

別的事情不說,顧堰開續弦的速度倒是挺快的,白氏屍骨未寒,他又續弦前任妻子的妹妹小秦氏。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小秦氏也是這段婚姻的犧牲者,秦家為了保住原來的榮華富貴,想繼續把侯府當做靠山,就把小秦氏送來給喪偶兩次的顧堰開做填房。

顧堰開為了彌補對秦家和大秦氏的虧欠,就八抬大轎地把小秦氏娶進門,可是他的彌補也僅限于娶她進門,給她體面,讓她做侯府的當家主母。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