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知否》,終于明白孫秀才吃死盛家的真正原因

《知否》中流行的婚嫁方式是男高娶女低嫁,其實這樣的婚姻對夫妻雙方都有好處,男的能得到岳家的提攜,女的也能獲得足夠的家庭地位。

優質的鳳凰男就像是盛長柏,雖然仗著海家在翰林院的勢力得到了很多幫助,但打鐵還要自身硬。

他最終靠自己的實力被三次拜相,成了朝堂的中流砥柱,既光耀的盛家門楣,又能封妻蔭子。

中等的鳳凰男應該做到文言敬,窮人中舉,娶了老師的女兒,雖然個人能力有限,但憑借著盛家這個堅固的岳家靠山,又努力上進,也能取得一定的成績。

最低級的鳳凰男是孫秀才這種類型的,吃盛家的,穿盛家的,還沒有感恩之心。對給他提供物質生活的老婆,輕者出言詆毀,重者動手打罵,最終落得人財兩空,顏面掃地的下場。

那麼問題來了,孫秀才從童生考秀才時一直都是盛家在資助他,淑蘭結婚時盛家不但給她購置了婚房,還陪嫁的田地鋪子現銀還有仆人。

按理說以前靠給別人洗衣服掙錢過日子的孫婆母應該對這個財神爺媳婦感恩戴德才對。

可是孫秀才嫌棄淑蘭寡淡無味,孫婆母把婆婆的架子擺得足足的,天天讓淑蘭一天二十四小時形影不離地伺候她的生活起居,這哪里是娶來的媳婦,簡直跟買來的丫頭一樣待遇。

盛家是宥陽首富,當家人盛維又善于交際,再加上京城做官的盛紘無形中的幫襯,即便是宥陽的官員對盛家也是很客氣的。

而且盛家又愛做慈善,捐款施粥從沒斷過,所以在當地也是很有聲望的家族。

可偏偏孫秀才母子能騎在盛家的脖子上喝血,不但欺辱淑蘭,還需要盛家拿錢討好。

明蘭說孫秀才這是軟飯硬吃,其實在孫秀才根本不覺得自己是在吃軟飯,他能把盛家拿捏得死死的,有一定的原因,也有他的本事。

1,別有用心的扶持

盛家在宥陽有錢又有影響力,盛淑蘭從小是捧著蜜罐長大的,孫秀才家那麼窮,父母為什麼要給她找這麼一個婆家呢?

原因還是在于孫秀才的身份地位和未來的前景。

孫志高幼年喪父,母親靠給別人洗衣服換取生活費供他讀書,這孩子腦袋瓜聰明,十二歲便考中了秀才,一時間成為了整個宥陽的天才神童。

出身貧寒又有能力,盛家也是看中了這點才資助孫志高的。

盛家再有錢也是個商賈人家,在那個時候商人雖然有錢,社會地位卻是最低的。

盛維之所以在宥陽能吃得開,不僅是因為他會做生意,懂得為人處世的門道,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堂弟盛紘是個做官的,盛紘的官職雖然在京城是個小官,但比起宥陽的七品縣令來說就是高官了。

有了盛紘這個保護牌,宥陽的官員不但不會為難盛維,還會主動給他行方便。

但在盛維的老婆李氏看來,雖然這一代盛維跟盛紘的關系很好,但他們畢竟是堂兄弟,加上兩個祖母的親密關系,這才得以維系。

如果到了下一代呢,他的兒子跟長柏能處好關系嗎?若是以后出了五福,那宥陽的盛家可能跟京城的盛家只有祖宗祠堂的關系了。

所以守護盛家,保護自己孩子最穩妥的辦法就是自己家能出了文官。

可是自己的兒子根本不是讀書的料,那被封為宥陽神通的孫秀才就成了最好的選擇。

既然兒子成不了才,那就找個能成才的女婿。

她想著以盛家的財力資助孫志高讀書科舉,等以后孫志高中了舉人進士,自己的女兒自然是孫家說一不二的主母大娘子,孫志高跟盛家的關系肯定要比盛紘和長柏更親。

孫氏的這個如意算盤打得很好,如果一切按照這個方向去發展,那無論是盛家還是淑蘭,以后都是風光無限。

可是她算準了路線,卻算不透人心。

孫志高在得到盛家提供的富貴生活后,并沒有繼續發憤圖強,反而開始貪圖享樂。

他不僅沒有帶著盛家走向名利雙收,還把淑蘭推入了深淵。

就在得知女兒被孫家虐待后,孫氏也沒有想第一時間救出女兒,她還想讓淑蘭在孫家熬著過下去,為了那個摸不著的前途,為了盛家的臉面。

即便是淑蘭最終失婚了,卻不再是那個貌美溫柔的盛家大小姐,而是以二婚女人的身份嫁了個村里干農活的漢子。

她后半輩子的生活最終還是受到了影響。

她的悲劇在于遇人不淑,也是母親的貪念所致。

2,孫家母子的手段

都說混官場的人圓滑,那麼混商場的人應該更厲害才對,因為他要面對的不止是商業競爭對手,還要溝通好跟官場的關系。

這麼看來盛維混的能力應該比盛紘還要好。

可是這麼一個有名望,有靠山,有手段的大人物怎麼會被孫家母子咬著脖子喝血卻還要笑臉相迎不敢喊疼呢?

孫家母子難不成還給盛家下了聽話的蠱蟲。

其實孫家母子能夠拿捏盛家,無非是抓住盛家的一個軟肋:臉面重于一切。

還記得劇中有個情節,淑蘭回娘家后,盛家的老管家去孫家商議合離的事情,孫家母子把老管家趕出院子后,就在門口大聲嚷嚷, 叫大家都來看看盛家的好家教,盛淑蘭不敬婆母,不伺候丈夫,躲去娘家耍小性子,還來威脅說要和離

孫秀才更是叫囂,哪個要和離給你們盛家充臉面,她只配我一紙休書。

連周圍的街坊鄰居都看不下去了,笑話孫婆母想想以前給別人洗衣服的日子,老管家也捂著臉趕緊離開,孫婆母站在門口雙手叉腰還準備跟笑話她的鄰居干一架。

有一次盛維找縣令談事情,孫秀才喝醉了酒非要給縣令展示他的書法,弄得盛維事兒沒辦成還下不來臺。

事后孫秀才母子到處吹噓縣令求著孫秀才給他題字,盛維則又花錢又賠笑臉地給他擦屁股。

盛家娶媳婦,孫秀才比小舅子新郎官還積極,一路跟在人家后面指揮。

酒桌上,正經的盛家人都坐在桌前吃菜,孫婆母挨個桌晃蕩應酬,滿臉笑容地招呼大家吃好喝好。

在孫家母子看來,盛家花錢就是給他們充臉面。

當然他們可以享受盛家給的體面,也能帶著盛家一起丟臉。

孫志高在小舅子的婚禮上喝醉了發酒瘋,站在桌子上罵盛家人怠慢他這個秀才相公,孫婆母立馬轉臉就罵淑蘭,說她因為外室有孕的事情惹孫志高生氣了。

不得不說這一招孫家母子算得真實高明,當著盛家大喜的日子,滿院子的賓客時提起這件事情,確實是讓盛家很尷尬。

只聽孫婆母的片面之詞和孫秀才的臨場發揮,不知道的人還真會以為盛淑蘭是個妒婦,自己生不出孩子還容不下外室;盛家仗著自己在宥陽的名聲怠慢孫秀才,孫秀才無處發泄只能借酒澆愁。

如此一來,按照以前盛家常用的息事寧人的處事方式,那個懷了身孕的外室就能進門為妾了,搞不好盛家還要再給孫家點經濟補償。

孫家敢把這件事情放在明面上鬧,就是覺得盛家會為了自己的臉面做出妥協。

有句話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覺得這句話形容孫秀才母子的行為很好,只是他們更無恥一點,應該說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他們就是想拉著盛家一起丟臉,然后盛家為了找回臉面再去跟他妥協。

不得不說,孫秀才母子很無恥,卻很聰明。

3,貶低別人才能抬高自己

前面我們說到孫家母子的衣食住行都是靠淑蘭的嫁妝,淑蘭可以說是孫家的財神爺。

而且還是孫家跟盛家之間聯系的紐帶,只要抓住淑蘭,哪怕孫秀才一輩子都考不上功名,也能過得快活瀟灑。

正常人的思維應該是抱緊淑蘭的大腿百般討好才對,可是孫秀才母子卻對淑蘭百般挑剔,惡語相向,甚至還拳打腳踢。

他們知道盛家會為了臉面不會讓淑蘭成為棄婦,所以才有恃無恐。

更重要的是,他們想通過打壓淑蘭來抬高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價值。

明蘭說得軟飯硬吃,就是這個道理。

孫秀才十三歲就中了秀才,考了十年了還是個秀才,這件事情擱到誰身上都會覺得很沒面子。

可孫秀才把它說成是淑蘭的過錯,連孫婆母都說這是因為淑蘭每日拉著孫秀才廝混,讓他無心讀書的結果。

不能通過科舉來抬高自己的價值,那就只能另辟新徑,畢竟吃軟飯在孫秀才這種讀書人的眼里是件很不光彩的事情。

他把淑蘭說的一無是處,說的連淑蘭自己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個災星,說的像是淑蘭能嫁給他這種天才神童秀才老公是幾世修來的福氣。

淑蘭只能通過盡心伺候婆母,努力滿足他的各種要求來報答孫家。

他們花著淑蘭的錢,卻表現出視金錢為糞土的清高。

淑蘭被婆母刁難,被孫秀才打罵回了娘家,孫秀才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說, 只要淑蘭乖乖回來磕頭請罪,發誓從此做個賢婦,我孫家還是有口飯給她吃的。

這話說得就像是淑蘭這幾年在孫家白吃白喝一樣。

孫家母子的心態就是:

我們家是秀才人家,是文人之家,你盛家再有錢我們也不在乎,你拿錢來巴結我是你自愿的,我又沒求著你過來。

我們家是秀才,宰相根苗,難道是你用錢就能收買的?

最終淑蘭帶去的金錢富貴,不僅沒有讓孫家重視自己,還成為孫家鄙視她,欺辱她的理由。

4,

好的婚姻不一定需要愛情,但一定要會經營。

淑蘭的婚姻是父母之命,沒有愛情可言,可是她婚后一味地委曲求全并沒有換來婆母的疼愛,丈夫的呵護。

溫順善良,本來應該是好的品行,可卻給淑蘭帶來了厄運。

你的善良必須要帶有鋒芒,對于一些不值得的人,不要太過善良,也不要心存幻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