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顧廷燁前岳母余方氏,下場凄慘都是自己作的

都說幸福是通過比較得來的,這話一點沒錯。在嫡庶有別的時代里,嫡女的待遇比庶女好太多了。

《知否》原著里,最明顯的是康家,康姨媽對待兩個嫡女,是心肝肉一般疼愛,而對待庶女,非打即罵,根本不把她們當人看,康兆兒就像一個物件一樣,被康姨媽送到盛明蘭面前,要她不惜傷害自己也要留在候府作妾,康家還有一個蘇姨娘的女兒,如花般的年紀,被黑心爹娘送到七十歲的安王爺那里做妾。

當然也有得寵的庶女,盛墨蘭就是最杰出的代表,還有一個,就是余家大太太余方氏,也就是余嫣然的繼母。

盛墨蘭和余方氏,雖為庶女,命卻極好。盛墨蘭在盛家,除了一個嫡女的身份,吃穿用度都不比如蘭這個嫡女差,加上盛紘的偏愛,墨蘭自身也有才情,她的一生,只要不那麼「精明算計」,為了高嫁甚至堵上盛紘最看重的盛家名聲,到最后,也不至于失去娘家這個依仗。

盛墨蘭本以為高嫁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跟姐姐比,和妹妹爭,到最后發現她才是盛家姐妹里,活得最慘的那個人,只是墨蘭再慘也慘不過余方式。

余方氏雖是庶出,但生母得寵,老爹疼若性命,要什麼有什麼,連嫡出姊妹也不敢跟她爭風頭,這一點,實在是和墨蘭太像了,但余方氏比墨蘭命還好的一點是,父祖輩屢任高位,聲勢煊赫,這才以庶女做了余家的繼長媳。

余大老爺耳根子軟,膽小唯諾,遇事猶豫,心性不堅,更兼辨事不明,余閣老當初之所以放心他外任,是因為余嫣然的生母知書達理,有媳婦在旁看著勸著,縱是政績不顯,也不會闖下大禍,沒想到余嫣然生母福澤淺,早早過世了。

余嫣然的生母過世后,余方氏嫁給余大老爺做填房,跟著余大老爺在外任上十幾年,把丈夫吃得得死死的,說一不二。

知子莫若父,余閣老想著長子再有千般不好,卻沒有胡作妄為一條。只是千算萬算,算不準人性。

余方氏覬覦寧遠候府的權勢,顧廷燁那時候又聲名狼藉,余方氏不舍得嚯嚯自己的親生女兒,就把余嫣然推了出去。曼娘大鬧余家之后,余閣老發現顧廷燁求娶余嫣然背后的隱晦之事,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幫嫣然找了一門親事,讓她遠嫁他鄉。

精心謀劃一場,卻竹籃打水一場空,余方氏怎麼也不甘心,為了攀上這門親事,余方氏攛掇丈夫把親生女兒余嫣紅嫁了過去。余方氏還開開心心的給女兒備了不少嫁妝,想著這回可以安安心心的做顧廷燁丈母娘了,哪成想,女兒余嫣紅不爭氣。

余嫣紅嫁到顧家時,顧廷燁與顧廷煜和小秦氏的關系正處于水深火熱之中,有人勤快的給余嫣紅通傳顧廷燁和曼娘的各種消息,有人背后撐腰,余嫣紅與顧廷燁越鬧越僵,顧廷燁最后干脆離家出走。

顧廷燁出走之后,堂兄顧廷炳覬覦余嫣紅的嫁妝,設計余嫣紅紅杏出墻還懷有身孕,余嫣紅自知背夫偷人有辱家門,不敢聲張,最后被曼娘設計死于非命。

余嫣紅的丑事,余方氏都知道,但她以為顧廷燁不知,因此愚蠢貪婪的拿余嫣紅無子嗣這件事去找盛明蘭的麻煩。

顧廷燁知道后,直接把這件事捅到了余閣老那里,并且還把當時唯一的人證鞏紅綃也送回了余家。

鞏紅綃對于余嫣紅的往事和盤托出,余閣老覺察出余方式是個禍害,于是做主把余方氏休回娘家去了。

余方氏被休后,在娘家還是改不掉頤指氣使的性子,成日里罵罵咧咧,跟嫂子侄媳們吵鬧不休,鬧到最后連娘家都待不下去了,最終被送至京郊白云庵帶發修行。

婆家休棄,娘家嫌棄,余方氏又找上了小秦氏,對于沒有利用價值的人,小秦氏恨不能掃地出門。

原本余方氏可以好好做著余府大太太,有兒有女,夫婿聽話,受了小秦氏的誆騙,落的被休棄的下場。

小秦氏固然可恨,但最大的原因,是余方氏人性里的貪婪所致。

余方氏覺得小秦氏毀了自己的美好生活,于是決定報復,她收集了得疫癥而死之人的衣裳,刮下瘡毒制成粉末,收買府里的下人把小秦氏的孫子孫女給害死了。

余方氏的所作所為,讓我們看到了人性之惡,同時,也更加佩服余閣老的高瞻遠矚,他說:「千里江堤,毀于蟻穴;家門之治,重在子孫,根在家室。」

余方氏這種精明不足,狠辣有余的人,對家族來說,實在是個禍害,她也成為了《知否》全書里,唯一被休棄的正室。

命太好的人,順境時,從未經歷過失去,于是她們覺得一切都好的都該自己得到,把欲望也明晃晃的寫在臉上,然后攻于心計的想要得到一切。

水滿則溢,有什麼好事能讓你一個人全占了呢,大概夢里才會有。

用戶評論